褐衣男子|第十四章

  (回复安妮的叙述)

  那是在化装舞会的那天晚上,我决定该是我找一个可以信赖的人的时候了。到目前为止,我一直独来独往而且自得其乐。现在突然之间,一切都改变了。我开始不信任自己的判断,而且第一次感到一种孤绝感吞噬着我。

  我坐在床缘上,想着目前的情况,身上仍穿着吉普赛服。首先我想到瑞斯上校,他似乎喜欢我。我确信他会待我很好,而且他也不是傻子。然而,当我再仔细想时,我不禁打起冷颤。他是一个具有指挥他人的个性的男子。他会将整桩事从我手中抢过去独自处理。而这是我的秘密!还有其他的理由,虽然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却使得我认为信赖瑞斯上校是不智之举。

  然后我想到布莱儿夫人。她也待我很好。我并非不认为这确实表示什么。或许这只是一时的念头。我还是一样有使她感兴趣的能耐。她是一个历经大部份日常生活感受的女子,我准备提供她一个不寻常的经验!而且我喜欢她;喜欢她那平易的态度,那不受任何感情影响的稳定情绪。

  我已下定决心。我决定马上去找她,她不太可能现在已睡着了。

  我想起了我并不知道她的舱房号码。我的朋友,那夜间女侍,也许知道。

  我掐了铃。过了一会儿,一个男侍应铃而来,他给了我所需要的消息……布莱儿夫人的舱房是七十一号。他为他的迟来向我道歉,但是解释说所有的房间他都要照应。

  “女侍都到那里去了呢?”我问。

  “她们十点就下班了。”

  “不——我是指夜间女侍。”

  “没有夜间女侍,小姐。”

  “但是——但是那天晚上有个女侍来——大约凌晨一点左右。”

  “你大概是作梦,小姐。十点之后就没有女侍了。”

  他告退而去,我被留下来细嚼他的话。

  二十二号那天晚上到我房间来的那个女侍是谁?当我了解到我那不知名对手的狡猾与大胆时,不禁脸色凝重了起来。在恢复镇静之后,我离开舱房去找布莱儿夫人的房间。

  我敲门。“谁?”里面传来她的声音。

  “是我——安妮-贝汀菲尔。”

  “哦,进来,吉普赛女郎。”

  我进去。一大堆衣物散置在里面,而布莱儿夫人本身则穿着一件我所看过最可爱的晨衣,整件衣服上都是金黄、橘黄和黑色,看得我垂涎欲滴。

  “布莱儿夫人,”我突然说,“我想告诉你我的生活故事——那是说,如果时间不会太晚,而你也不会厌烦的话。”

  “一点也不,我总是讨厌上床。”布莱儿夫人说,她的脸现出了愉快的笑容。“而且我一定喜欢你的生活故事,你是个很不平凡的人物,吉普赛女郎。除了你之外,没有别的人会在凌晨一点闯进我的房间,告诉我你的生活故事,尤其是在你把我的天生的好奇心冷落了几个星期之后!我不惯于被冷落。这实在相当新鲜有趣。坐下来,让你的灵魂轻松轻松。”

  我将整个故事告诉她。在我回想所有的细节时,费了不少时间。当我讲完时,她深深地叹了口气,但是却没有说出我期待她说的话。她看着我,笑了笑说:

  “你知道吗?安妮,你是一个非常平凡的女孩!你从来没感到不安过吗?”

  “不安?”我不解地问。

  “是的,不安,不安,不安!独自一个人出外,身上又没多少钱。当你发现自己在异国,钱都花光了,你怎么办?”

  “事前烦恼是没有好处的,我还有足够的钱。佛莱明太太给我的二十五镑尚未动用,而且我昨天赢了一些赌金,那又是十五镑。为什么,我有不少钱,四十英镑!”

  “不少钱!我的天!”布莱儿夫人说,“我办不到,安妮,我自己也很有勇气,但是我没办法高高兴兴地出外,口袋里只带着几十镑,不晓得自己在作什么,要到那里去。”

  “但是,那有什么好笑的,”我站起来叫着,“那能给人一种辉煌的冒险感受。”

  她看着我,点点头,然后笑起来。

  “幸运的安妮!世界上有你这种感受的人不多。”

  “对了,”我不耐地说,“你觉得怎么样,布莱儿夫人?”

  “我觉得这是我所听过的最令人震颤的事!现在,首先,你不要再叫我布莱儿夫人,叫我苏珊妮。”

  “我喜欢这样,苏珊妮。”

  “好女孩,现在让我们言归正传。你说尤斯特士爵士的秘书——不是那个长脸的彼吉特,另外一个——你认得那个被刺伤躲进你房间的男子?”

  我点点头。

  “那给了我们两条连接尤斯特士爵士和那纠缠不清事件之间的线。那女子在他的房子里被谋杀,而他的秘书在神秘的一点钟时被刺。我不怀疑尤斯特士爵士他本人,但是那不可能都是巧合。即使他自己不知道,一定有某种关联。”

  “再来就是那奇怪的女侍的事,”她有所思地继续说:“她像什么样子?”

  “我几乎没注意到她。我当时很紧张——而一个女侍的出现正好解除我的紧张高xdx潮。但是——对了——我确实觉得她有点面熟。当然那也可能是我曾在船上看过她。”

  “你觉得她有点面熟?”苏姗妮说,“能不能确定她不是男的?”

  “她很高,”我承认。

  “嗯,我想,不太可能是尤斯特士爵士或彼吉特——对了!”

  她抓起一张纸,开始急急地画着。她侧首检视她画出来的结果。

  “很像是爱德华-契切斯特教士。”她将纸递给我。“这是不是你看到的女侍?”

  “哇!是的,”我叫了起来,“苏姗妮,你真聪明!”

  她以手势止住我的赞美。

  “我一直在怀疑契切斯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