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衣男子|第十五章

  钻石!

  我目瞪口呆地望着床上那一堆玻璃似的东西。我捡起一块,仅就重量来说,相当于一块破瓶子的碎片。

  “你确定吗,苏姗妮?”

  “哦,是的,亲爱的。我看过太多粗钻石了,它们看起来也很漂亮。安妮——其中有些很独特,我敢这么说。这些粗钻石隐含着个故事。”

  “我们今晚听到的故事,”我叫了起来。

  “你是说——?”

  “瑞斯上校说的故事。那不可能是巧合。他说出来是有目的的。”

  “你的意思是说,他想看看故事的反应?”

  我点点头。

  “对尤斯特士爵士的反应?”

  “是的。”

  然而,就在我这么回答的时候,一个疑问涌现我的脑海。那故事到底是为了试探尤斯特士爵士,还是为了试探我?我记起了说故事的前一个晚上,我被巧妙地试探后所得的印象。瑞斯上校为了某种原因在怀疑着。然而他是从哪里介入的?他跟这件事可能有的关联是什么?

  “瑞斯上校是干什么的?”我问道。

  “问得好,”苏姗妮说,“他以身为大狩猎家而知名,还有,如同今晚你听到他说的,他是劳罗斯-厄兹里爵士的一个远亲。实际上,在这趟旅行之前,我并未见过他。他常常往来非洲。一般都认为他身负秘密任务。我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他是一个有点神秘兮兮的人物。”

  “我想他身为劳罗斯-厄兹里的继承人一定得到很多钱?”

  “我亲爱的安妮,他一定是在四处游荡。你知道吗,他跟你配起来实在太棒了。”

  “在你的船上,我无从下手追他,”我大笑说,“哦,你们这些结过婚的女子!”

  “我们是有点意思,”苏姗妮得意地说,“而每个人都知道我对克雷伦丝忠贞不贰——你知道,我的先生。跟一个忠贞的太太谈爱是如此地安全而愉快。”

  “克雷伦丝一定觉得跟你这样的人结婚实在太好了。”

  “哦,跟我生活在一起老得很快!然而,他可以总是逃到外事局去,在那里他可以安安稳稳地戴上眼镜,睡在大摇椅里,不怕我扰他。我们可以拍电报给他,要他告诉我们他所知道的有关瑞斯的资料。我喜欢拍电报,电报使克雷伦丝紧张不安。他总是说,写封信就可以了,用不着拍电报。我不认为他会告诉我们什么,他谨慎多虑得吓人,就是这样很难跟他长相厮守。这些不谈了,让我们回到配对的话题。我相信瑞斯上校对你很着迷,安妮,只要用你那对淘气的眼睛瞄他两眼就成了。船上的每个人都找到了对象,因为没有其他的事可做。”

  “我不想结婚。”

  “你不想?”苏姗妮说,“为什么不想?我喜欢结婚——即使是跟克雷伦丝!”

  我不以为然。

  “我想知道的是,”我坚决地说,“瑞斯上校跟这个有什么关系?他一定有所牵连。”

  “你不认为他说那故事只是随兴所至?”

  “不,我不认为,”我断然地说,“他一直在紧紧监视我们。记不记得,有些钻石追回了,但不是全部。也许这些是失落未追回的钻石——也许——”

  “也许什么?”

  我没直接回答。

  “我想知道,”我说,“另一个年轻人后来怎么了。不是厄兹里而是——他名字是什么?——鲁卡斯!”

  “不管如何,事情已有了点端倪。这些人想找的是钻石。那个‘褐衣男子’一定是为了想得到钻石而杀害了纳蒂娜。”

  “他没有杀她,”我厉声说。

  “当然是他杀了她,不然还会是谁。”

  “我不知道。但是我确信他没杀她。”

  “他在她之后三分钟进入那房子,出来时脸色白得像床单一样。”

  “因为他发现她死了。”

  “但是又没有其他人进去。”

  “那么是凶手早已在房子里,或是他以其他的方式进去。他不需要经过小屋,可能早已翻墙进去。”

  苏姗妮紧紧地盯着我。

  “‘褐衣男子’,”她思索着。“他是谁?我怀疑。不管怎样,他与那地下铁车站的‘医生’相符。他应该有时间除去化装,跟从那女子到马罗去。她和卡统要在那里会面,他们都有着看同一栋房子的证书。如果他们事先小心地巧妙安排,使他们的会面在外人看起来像是巧合一样,那么他们早已怀疑有人在跟踪他们。卡统仍然不晓得跟踪他的人是那‘褐衣男子’。当他认出他时,由于过度震惊,使得他身不由主地后退而跌落到电轨上。你不觉得这一切都很明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