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衣男子|第二十五章

  我缓慢而痛苦地恢复了知觉。我感到头痛,当我想移动身子时,感到左手臂像中了枪弹一样疼痛,而一切都好像是梦境一般地不真实。噩梦的景象一幕幕在我眼前飘浮着,我感到自己又再度下跌——下跌。一度哈瑞-雷本的脸,似乎从雾中出现,我几乎想像成是真的,然后他的脸又嘲笑着我而消失。我记得曾经有人把杯子凑近我嘴唇,而我把杯子里的东西喝了下去。一张黑脸对着我咧嘴笑着——恶魔的脸,我想,因而尖叫了起来。然后又是梦境——冗长不安的梦,在梦里我徒劳无功地追寻着哈瑞-雷本,想警告他——警告他什么?我自己也不清楚。但是有某种危机——某种大危机——而只有我能解救他。然后又是一片黑暗,凄惨的黑暗,以及真正的入睡。

  我最后又自己醒转过来,长长的噩梦已经过去。我十分清楚地记得发生了什么事;我急急地从饭店飞奔出来见哈瑞,那躲在阴影里的男子,以及那跌落山底的恐怖时刻……

  由于某种奇迹,我的小命还保住,我全身虚软,到处都是发痛的伤痕,但是我还活着。然而我是在哪里?我艰难地移动我的头部向四周看。我是在一间有着粗木墙的小房间里,墙上挂着各种兽皮和象牙。我躺在一张粗糙的床上,身上盖着兽皮,而我的左手被绷带扎得紧紧的很不舒服。起初,我以为只有我一个人,后来我看到一个男人坐在我跟灯火之间,他的脸面对着窗子。他静静地坐在那儿,好像一尊木雕像一样。他那尖窄的黑头颅我有点熟悉,但是我不敢让我的想像力走失了方向。他突然转过头来,我倒抽了一口气。那是哈瑞-雷本,有血有肉实实在在的哈瑞-雷本。

  他起身走过来。

  “好点了吗?”他有点尴尬地说。

  我无法回答,泪水已爬满了我的脸庞。我仍然软弱无力,但是我握住他的双手,我真希望我能这样死去,当他站在那儿,用一种崭新的眼光俯视着我时。

  “不要哭,安妮,请不要哭。你现在安全了,没有人会伤害你。”

  他走过去倒了一杯饮料给我。

  “喝一点这种牛奶。”

  我听话地喝了下去。他以一种对付小孩的低柔哄骗的声音继续说话。

  “现在什么都不要问,继续睡觉。你会渐渐恢复过来的。如果你喜欢,我可以走开。”

  “不,”我急急地说,“不,不。”

  “那我留下来。”

  他搬过一张小板凳坐在我旁边。他用手轻轻地拍着我,抚慰着我,我又渐渐地入睡。

  那时一定已是傍晚时分,但是当我再度醒过来时,已是烈日当空了。我自己一个人在屋子里,但是当我动动身子时,一个土著老妇人跑了进来。她像犯人一般的丑恶,但是却善意地露齿向我笑着。她端来了一盆水,帮我洗脸和手。然后又端来了一大碗汤,我把它喝得精光!我问了她几个问题,但是她只是对着我咧嘴笑,点点头,以一种多喉者的语言对答着,因此我推断她不懂英语。

  当哈瑞-雷本进来时,她突然站起来,敬畏地退后,他点头示意要她离开,她走了出去,留下我们单独在一起。他对我微笑。

  “你今天好多了!”

  “是的,真的,但是仍然十分茫然,我现在在那里?”

  “你现在在三比西河中的一个小岛上,离瀑布区大约四哩。”

  “我的朋友知——知不知道我在这里?”

  他摇摇头。

  “我必须送口信给他们。”

  “当然,你是想这样做,但是如果我是你,我会等到我好一点再说。”

  “为什么?”

  他没有马上回答,因此我继续问:

  “我在这里多久了?”

  他的回答令我吃了一惊。

  “将近一个月。”

  “什么!”我叫了起来,“我必须送口信给苏珊妮,她一定担心死了。”

  “苏珊妮是谁?”

  “布莱儿夫人。我跟她跟尤斯特士爵士、瑞斯上校一起住在饭店里——但是这你已经知道了,不是吗?”

  他摇摇头。

  “我什么都不知道,除了我发现你挂在校杈上,昏迷不醒人事,而且手臂扭伤得很厉害。”

  “什么地方的树?”

  “在峡谷里,要不是树枝勾住了你的衣服,你早就跌得粉身碎骨了。”

  我耸耸肩,然后一个念头出现。

  “你说你不知道我在那里,那么那张便条呢?”

  “什么便条?”

  “你给我的便条,要我到空地上见你。”

  他注视着我。

  “我并没有叫人送便条给你。”

  我感到羞得无地自容,幸好他似乎没注意到。

  “你怎么那样凑巧到那个地点的?”我尽力以一种天真无邪的态度问。“还有,你到底在这里干什么?”

  “我住在这里,”他简单地说。

  “在这岛上?”

  “是的,我在战后来到这里。有时候我用我的小船载饭店的观光客出来,赚点外快,但是我的生活费很低,大部分时间我都做我自己喜欢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