褐衣男子|第三十二章

  (回复安妮的叙述)

  我在苏珊妮那里遇到了大难题。她在争辩、恳求,甚至落泪后才肯让我执行我的计划。无论如何,最后我还是照我的计划进行。她答应照我的吩咐执行联络方面的事,而且要送我到车站向我挥泪道别。

  第二天一大早,我便抵达目的地。一个我从没见过,留着黑短须的荷兰人去接我。他有一部车子在那里等着,我们上车出发。远处有奇怪的隆隆声,我问他那是什么。“大炮,”他简明地回答。原来约翰尼斯堡在进行着战斗。

  我猜想我们的目的地是在市郊某个地方。我们绕了很久,迂回转弯才抵达那里,而炮声越来越近。那真是一段够刺激的路程。我们最后在一幢有些摇摇欲坠的建筑物前停了下来。一个土黑人小男孩出来开门,我的保镖作手势要我进去。我犹豫不决地站在昏暗的方形大厅中。那个人走过我身边,打开一道门。

  “有位年轻的女士要见哈瑞-雷本先生,”他说完大笑起来。

  如此宣达之后,我走了进去。屋子里没什么装饰,而且有一股廉价烟草的味道。在一张办公桌后面,一个男人坐在那里写字。他抬起头来,扬扬他的眉头。

  “天啊,”他说,“这可不是贝汀菲尔小姐!”

  “我一定眼花了,”我道歉地说,“这是契切斯特先生,还是佩蒂格鲁小姐?他们两个太象了。”

  “现在两个人都暂时不是了。我已脱下了衬裙——还有教士服。坐下来,好吗?”

  我镇静地坐了下来。

  “看起来,”我说,“似乎我找错了地方。”

  “从你的观点来看,我想也是。真是的,贝汀菲尔小姐,再度跌入陷阶里!”

  “我不太聪明,”我温和地承认说。我的态度令他困惑不解。

  “你似乎一点也不担忧,”他干涩地说。

  “如果我夸大点说,对你有没有什么影响?”我问。

  “那当然没有。”

  “我的婶婆珍妮总是说,真正的淑女对任何可能发生的事,都是既不震惊,也不讶异。”

  我从契切斯特——佩蒂格鲁先生的脸上,清清楚楚地看出了他的想法,因此我连忙继续说下去。

  “你的化装术真是太奇妙了,”我大方地说,“你化装成佩蒂格鲁小姐时,我一直没认出是你来——甚至在你看到我在开普敦跳上火车时,弄断了铅笔的时候,我也没认出。”

  这时他用手中的铅笔轻拍着桌面。

  “很好,但是我们必须回到正事上。或许,贝汀菲尔小姐,你猜得到为什么我们要你来这里?”

  “请你原谅,”我说,“但是除了头子之外,我从不跟任何人谈正事。”

  我是从放款者的招揽信里学来这句话的,而且我觉得很管用。这句话显然对契切斯特——佩蒂格鲁先生发生了摧毁性的作用。他张大嘴巴然后又合了起来。我高兴地向他微笑。

  “那是我叔祖父乔治的格言,”我装出好象后来才想到似地加上一句,“我婶婆珍妮的丈夫,你知道。他制造铜床的把手。”

  我怀疑契切斯特——佩蒂格鲁是否曾经如此难堪过。他一点也不喜欢。

  “我想你最好放聪明点,改改你的口气,年轻的女士。”

  没有回答,但是打着哈欠——一个微妙的小哈欠,暗示着强烈的厌烦。

  “你——”他开始大声地说。

  我打断他的话。

  “我告诉你,对我叫嚣是没有用的。我们在这里只是浪费时间而已。我没兴趣跟小喽罗讲话。你最好省省力气和时间,直接带我去见尤斯特士-彼得勒爵士。”

  “去——”

  他一副惊愕的样子。

  “是的,”我说,“尤斯特士-彼特勒爵士。”

  “我——我——失陪一下——”

  他象只兔子般地急忙跳出去。我悠然地利用这段时间打开皮包,在鼻子上加扑一些粉。同时整理整理我帽子的角度。然后耐心地坐着等待我的敌人回来。

  他带着一种微妙的被惩戒过的表情出现。

  “贝汀菲尔小姐,这边走,好吗?”

  “我跟在他背后上了楼梯。他敲敲一个房间的门,里面传来一声轻快的“进来”,他打开门,要我进去。

  尤斯特士-彼得勒爵士跳起来,亲切而微笑地迎接我。“好,好,安妮小姐。”他热情地握我的手。“我很高兴见到你。来,坐下。旅途不累吧?那好。”

  他面对着我坐下来,仍然愉快地微笑着。这使得我有点茫然,他的态度是如此地自然而毫不造作。

  “你坚持直接来见我很对,”他继续说,“敏可士是个傻蛋。一个聪明的演员——但却是个傻蛋。你在楼下见到的是敏可士。”

  “哦,真的,”我声音微弱地说。

  “现在,”尤斯特士爵士愉快地说,“让我们来谈谈正事。你知道我是那‘上校’已有多久了?”

  “从彼吉特先生告诉我,他在马罗见到你,而你应该是在坎内那时开始。”

  尤斯特士爵士懊悔地点点头。

  “是的,我告诉那笨蛋说他把我的事给砸了,当然,他不知道我的意思。他的整个脑子都在想着我是否认出了他。他似乎从没怀疑过,我到那里去干什么。那是我的运气不好,我一切都安排得那么周密,把他送去佛罗伦斯,告诉饭店的人说我将去尼斯过一两夜。如此,等谋杀案被发现的时候,我已经回到坎内了,没有人会想到我曾经离开过里维耶拉。”

  他仍然以相当平静自然的声调讲话,我必须很专心地去了解这都是真的——这个在我面前的人真的就是那罪大恶极的“上校”。我在脑海里回想。

  “那么,是你想在吉尔摩登堡号上把我推到海里,”我慢慢地说,“彼吉特那天晚上跟踪到甲板上的人也是你?”

  他耸耸肩。

  “我向你道歉,我亲爱的孩子,我真心地道歉。我一直喜欢着你——但是你是如此深深地妨碍着我的事。我不能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