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13节

  ——是我:很漂亮。

  这次没有撤回,方方正正的四句话牢牢印在手机界面里。

  深夜被吵醒看到这么一系列变化最后被一个男人夸了自己漂亮的成跖:“……”妈的智障!

  成跖烦躁的拿过手机,迅速打下回复。

  ——有病!

  ——烦人!

  撇下手机,成跖迅速的合上了眼睛,过了一会儿,他忽的一个激灵冷不丁醒了过来,脑子里才僵硬转过来刚才的事情。

  Wait!他刚才干什么了?

  他刚才——骂了自己老板!?

  成跖震惊的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办了这么蠢的事,他赶紧把手机捡回来,拿开微信,撤回!撤回!

  【你的信息已超过两分钟,无法撤回。】

  成跖:“……”

  卧槽!

  盯着微信空荡荡的界面,成跖舔了舔嘴唇,迅速打道。

  ——不好意思。

  ——发错了。

  微信过了一分钟才响起了起来。

  ——是我:哦。

  ——是我:我不信。

  成跖:“……”

  你爱信不信!

  虽然这么想,但意识到对方是自己老板的成跖一下子在言语上怂了起来,他斟酌了一下,回道。

  ——您老……能不能当做没看到?

  对方很快回复。

  ——能。

  成跖嘴角勾起的瞬间,康陈又把这条信息撤了回去。

  ——是我:不好意思。

  ——是我:发错了。

  成跖:“……”

  妈的老子不信!

  短短几分钟时间,成跖的情绪经历大起大落,他冷静了一下,打字道。

  ——您还没睡呢?

  还这么闲大半夜来找我发神经。

  对方这一句的回复有点慢,成跖不太懂这么简单的问题为什么还要长时间的思考,不过他还是撑着昏昏欲睡的眼皮,盯着手机。

  ——是我:饿。

  作为一个情商高的人,成跖当即应该回道:大佬你想吃什么,下回见面赏光我请您吃饭……但他就不!他假装自己没有看到这情商高的回答选项,回复道——我也饿了。

  微信亮了起来。

  ——是我:是吗。

  ——是我:那我

  ——是我:请你吃饭。

  被对方反套路了一把的成跖:“……”

  ——不用不用!不敢劳烦。

  ——是我:不劳烦。

  ——是我:晚安。

  一大堆推托之词已经打进手机发送框的成跖:“……”

  ——晚……安。

  敲完最后一个安字,成跖进入了懵逼状态,他刚才,和那个堵在厕所要微信号的男人约饭了,他竟然……和一个只见过三面的陌生人约饭了。

  而且还不是美女,是个闪瞎狗眼的型男。what the fuck?

  瞬间失去了睡意的成跖因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交流能力被对方碾压而受到了深深的打击,他一面重新拿起剧本背台词,一面为大佬这句没有约定时间地点的未知饭局糟心不已。

  除却这一个只有成跖自己十分在意的小插曲,《凤栖梧》的拍摄依旧如火如荼进行中。

  时间迈进九月中旬,拍摄终于告一段落,前后时间共四个多月的拍摄总算完成,《凤栖梧》——杀青了。

  确定好最后一段戏完美落幕的姚海起身鼓掌,几位主演激动不已,工作人员集体欢呼,成跖也在这样激动的气氛中和陶语望抱团蹦了好久,然后,他眼角一瞥,发现自己又被侯君眉编剧拍照了。

  “庆祝杀青,今天晚上导演请客!大家放开了吃,放开了吃昂!”

  成跖收回落在侯君眉身上的眼神,虽然心里嘀咕不停被偷拍的事实,但更在意今天的晚饭,他已经吃盒饭吃到味觉退散,急需一顿山珍海味来唤醒灵魂。

  《凤栖梧》的杀青宴人凑得十分全,不仅仅有岑笑陶语望方蕾项彦光,连一直因没有戏份相关的男二尤俊也端端正正坐在姚海身边,大家举杯庆祝,敬酒之又分成小帮坐在一起闲聊。

  这四个多月下来,成跖混的最熟的便是陶语望和岑笑,他顺便拉上钱露凑成一小帮,大家一起吃吃喝喝。

  钱露和其他人不太熟,因为她的角色是方蕾的丫鬟,始终也只和方蕾有过接触,在酒桌上难免有些放不开,不过她始终记着成跖之前为她挡酒胃出血的事,自动担任起监督一职。

  “小跖,我们这一行表面光鲜,实际上苦的很,偏偏苦都不能说,一个个只能往肚子里咽。”

  除了成跖没有喝几口酒,其他人都已经有些微醺,脸色微红的岑笑敲着桌面,和成跖道:“演员这一行,没有什么熬出头一说,你站得再高,时刻也能被人拉下来。不管什么时候,都要保持清醒,你现在刚起步,每一步都战战兢兢,这就对了。”

  这几句话岑笑说的真挚窝心,她对成跖从认识开始就表现出了亲切和好感,“听笑姐的话,你就这样保持下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