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14节

  这声音音量不大,可也不小,成跖确定暗处的两个人肯定听见了这句呼唤,因为那里立刻响起了拉扯衣服的声音。

  成跖咂了咂嘴,忙向前走了两步把侯君眉带远了些。

  叫他的人正是这位粉丝甚多的网络大手,虽然他撞见了钱露妹子和项彦光的恋情,但心里却下意识替他们隐瞒,于是侯君眉问话时他果断扯开话题,并借口找厕所让这位编剧去前门等他一会儿。

  支走了侯君眉,钱露很快便来到成跖身边,她的脸色很红,头垂得很低,声音小的像蚊子一般。“成哥……”

  成跖能理解一个女孩子被撞见这种事的尴尬,看着钱露要开口,他果断将食指竖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

  “天气凉了,你也有些冷吧。”成跖脱下了自己的外套,罩在钱露的肩头,打断钱露想要说的话,并露出一个安抚的微笑。“本来有点不放心,不过既然有人陪你,那我也就先走了。”

  成跖只口不提刚才看见的事,只当做偶遇钱露一般自然而然说着毫不相关的客套话,钱露抬头望着他,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谢谢成哥……你真的……是一个好人。”

  成跖咧嘴笑了一下,十分淡定的渐步走开,留给钱露一个潇洒的背影。——然而潇洒的只有背影,成跖的内心实际上十分蛋疼。

  遇见这种事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怪只怪项彦光那个表面上正人君子的后生竟然有这种爱好,这种事留在卧室里做多好!

  再者被说过‘亲哥’宣言之后又被‘暗恋’的人发了一张好人卡,你们能不能照顾一下成跖原主的感受!

  成跖心里吐槽,更多的是有些奇怪,他和项彦光在一起拍戏将近两个月,还以为多少了解了项彦光的性格。

  说实在的,刚才站出来和他说话的是钱露而不是项彦光,成跖当真没有预料到,本来,他已经打算好生调侃项彦光几句了。

  想归想,成跖手脚利落赶去了前门,饭店即将关门的灯光下侯君眉一个人安静的站在那里,黑框眼镜下的眼睛盯着某一点,不知在想些什么。

  “抱歉抱歉,久等了吧。”成跖咧嘴笑起来,侯君眉转过头来看他,他八颗小白牙一露,美貌攻势满点。“侯老师找我有事?麻烦您等我这么久,下回让我请您吃饭补偿一下吧。”

  侯君眉淡淡道:“不用。”

  这种冷淡的回复没有阻挡成跖的笑容,他继续道:“哈哈,侯老师也挺忙的,有什么事您就吩咐,咱义不容辞!”

  侯君眉面无表情,全然没有接话的意思,等成跖把脸上的笑彻底收回,变成一副有点皱眉微怂的样子,她才慢慢开口道:“你看过《夜风》吗?”

  与对成跖抱着隐秘兴趣的侯君眉不同,成跖对侯君眉实在没什么了解,唯一要说的,可能就是在几个月的相处中发现侯君眉这个人——喜欢偷拍别人。

  但除此之外,真的不太清楚。

  成跖斟酌了一下:“……唔,好像……可能……”

  他的眼神和侯君眉对上,瞬间眼角一跳,“对不起,没看过。”

  成跖自己都说不清为什么有点怕她,他的性格即使在很多不爱说话高冷的人面前也能吃得开,但侯君眉这个人总给人一种异样的感觉,让他有点不自禁的发怂。当然,这个时候的他还不知道,世界上有一种神秘的力量——叫做腐。

  侯君眉并不在意他的回答,干脆道:“《夜风》是一部小说,市场非常好,也就是所谓的超级IP,按照计划,它的影视权已经拍定,很快就会定演员开拍。最重要的是,它不是电视剧,而是电影,由万岳传媒出品,票房一定不会低。”

  成跖眼睛一眨,问道:“那这部《夜风》,是您……”

  “嗯,是我的作品。”侯君眉直接回答成跖的问题,一点没有自己夸自己作品的羞涩感,“我希望你能看一下《夜风》,然后给我个回复。”

  成跖的心头突然抽跳一下,他是个在娱乐圈混了七年的老人,自然马上就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这位作品强势优秀的网络大手,又或者称之为正在杀进娱乐圈的未来金牌编剧,正在向他——一个十八线小人物抛出了橄榄枝!

  成跖相信侯君眉的实力,从看到《凤栖梧》的剧本开始,他就知道侯君眉的未来一定不会远离金牌编剧的赞美,即使没看过《夜风》,成跖也能知道这部作品的分量。

  “谢谢你。”成跖由衷的说出这句感谢,正经道:“《夜风》的试镜,我一定会参加。”

  “不。”侯君眉推了一下眼镜,“我不是叫你试镜,是在邀请你出演其中的人物。我希望红叶一角,能够由你出演。”

  一阵激动的心绪刹那间涌动在成跖心间,他微微睁大双眼,姣好的面容在灯光下看上去十分郑重。

  “你的答复是?”

  这个问题,何须多加思考。

  成跖深呼一口气,当即道:“我演!”

  侯君眉露出了满意的表情,她和成跖点点头,有了结束聊天准备要走的架势。

  她的目的已经达到,再在成跖面前面对面看他,她担心自己可能要绷不住脸上的痴汉笑。

  “那个……”成跖将侯君眉叫住,忍不住道:“红叶这个名字……听起来很像女角色呢哈哈哈……”

  他的哈哈哈因侯君眉回答而僵硬在唇边,因为侯君眉淡淡道:“嗯,就是女角色,女二号。”话说的不带一丝起伏,仿佛成跖演女角色是理所应当。

  “嗯……”成跖的脸皱成一团,女神的气质几乎被碾压殆尽,“您难道……就没考虑过让我演个男人吗?”

  侯君眉眼睛都不眨一下:“没有,我不想你勉强。”

  本来就是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演男人会勉强的成跖:“……”妈的请务必让我勉强一下!

  侯君眉像是从一开始就打定了主意,能得到机会就已经受宠若惊的成跖默默将心中的吐糟牢牢咽在喉咙里,他给侯君眉郑重的道了个谢,然后将侯君眉送上出租车。

  这个时间的出租车已经很少,成跖在路边等了许久才等到,这辆车理所当然要给侯君眉坐,他们的目的地不在一个方向,不可能坐同一辆车。

  “那么下次见。”成跖和侯君眉摆了摆手,目光一移突然看见不远处一个穿着黄裙子熟悉的女人身影在不远处上了车,是钱露,依旧一个人。

  成跖不自觉的有些出神,在他看来,这实在不像是项彦光那么认真的人会做的事。

  说不清是不是脑抽,在侯君眉走前,他低头问了一句:“侯老师,你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