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117节

  康陈斩钉截铁道:“你现在是外星人吧。”

  成跖:“……”

  简直是气到头疼,气到晕眩!成跖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双手捂脸。

  康陈无辜脸道:“你没事吧?”

  成跖:“滚!”

  成跖:“再和我说话我砍死你!”

  这倒是很像成跖平时的样子了,康陈一下子便从诧异脸破功,没忍住笑了一声。成跖气的咬牙切齿,“你个死基佬,故意的吧!”

  康陈摇摇头,又摇摇头,很快将成跖从地上扯起来,两个人一起倒在了床上。

  床榻很软,康陈抱住成跖,两巨躯体触碰,额头轻轻相贴,康陈微笑道:“我还以为我做梦呢,你这么反常,我头都晕了。”

  头晕的人又岂止是康陈,成跖才是那个头脑最晕眩的人,从今天见到康陈的第一眼,他的感情和思绪就已经不受控制。

  大概是因为一直以来所处的位置不同,成跖从来没有好好客观的感受过康陈的优秀,他一直从别人的嘴里听说,甚至是从康陈的嘴里听说,而他自己,从来没有好好注意过。

  今天,当他站在远处看见康陈被围簇在人群里时,康陈对他温柔一笑,那个瞬间,他忽然意识到他和康陈的距离,其实非常遥远。

  不止是隔着这一个人群,还有其他很多的东西。

  看见康陈被前呼后拥,看见其他人对他溢于言表的憧憬与爱慕,成跖心里有一种微妙的感觉萌芽了,原来他一直没有亲身察觉到他现在所拥有的东西有多么神奇和不可思议,眼前这个被全世界所爱的男人,竟然是属于他的,而他在之前的不知不觉中,其实一直在享受着很多人可望而可不求的东西。

  康陈,一条本来本该和他永远保持平行的线,可他们偏偏相交了,就在此刻,他们的感情是相互的,成跖能感觉到他的心热了起来,恍若被烈火灼烧。

  意识到一个问题只要一瞬,这一瞬之后,周围的一切相关仿佛都变得敏锐而容易感知,所以成跖难以想象的吃了杜水天的飞醋,又几乎隐藏不住自己的开心一路飞奔而来,当他们接吻,成跖便终于情难自禁。

  算一下被全世界所爱的男人是他的,那成跖这一弯,好像也没吃太大的亏。

  成跖想着想着就笑了,他的笑声传进康陈的耳朵里,使得康陈再度受到了惊吓。“……小跖,你没事吧。”

  成跖道:“我能有个屁事,我精神着呢。”说着,成跖向前顶了一下,两个人的长腿一接触,大佬的表情凝固了。

  康陈沉重道:“……你可能不信。”

  康陈:“但就算是我,遇见外星人……也有点怕。”

  成跖:“……”

  别骂人!别骂人!!

  成跖气到好半天才缓过来,他简直没法想象,两个相隔好久才有机会见面的大男人,两情相悦,干柴烈火,竟然就这么躺着,什么也不做!

  这TM的!!说出去能被人笑死!成跖是个男人,真真切切的男人,就算长得再如花似玉,他也是个年轻力壮且最近初尝禁果的小年轻!

  没错!他已经觉醒了,直男脸皮也不要了,怎么可能一直是康陈单方面想睡他,他现在就想睡康陈!立刻!马上!

  “你再叨叨一句,我就掐死你!”成跖从床上爬起来,一下子坐到康陈身上,恶狠狠道:“我包养你了,你就是我的,伺候人会不会?”

  说着,成跖甩掉自己的防寒服,又脱掉自己的套头毛衣,他生了一副女人相,可脱衣服的方式却是男人样,这种反差放在别人身上必然会显得怪异十足,可这个人换成成跖,就只剩下扑面而来的诱惑与美貌。

  受到成跖女王技能的影响,康陈的眼神闪了一下,他像是终于缓过神,恢复起一直以来那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他缓慢且暧昧道:“伺候人不太会,伺候你倒是乐意效劳。”

  康陈直起身来,成跖便向后倒,一双有力的手将他接住,两个人霎时贴在一起。“别怕,我动作会很轻。”

  都这个时候了,屁的轻不轻,成跖迷糊道:“不轻也没事……”

  康陈笑道:“那可别,我怕你夹疼我。”

  成跖:“……”

  ………………

  做、做你个大头鬼!!不做了!老子不做了!!

  成跖怒而奋起,然而一只手将他拖了回去,两个人的身影随即重叠,夜晚,才刚刚开始……

第130章

  一夜劳累,成跖睁开眼睛时大脑一片空白。宾馆房间里简单而舒适, 侧头看见康陈近在咫尺的睡颜, 大量的记忆如同潮水一般重新灌进脑中,成跖突然可耻的体会到了羞耻感。

  这种感觉来的有点晚, 因为昨夜他奋勇杀敌的时候……可一点都没感觉到。

  不可告人的后知后觉让成跖急匆匆下床扎进浴室, 淋浴拍打在地面上的水声隐藏住他内心躁动的心跳,度过昨夜的激动与兴奋, 现在的他心里充满了微妙的疑惑感,这种感觉简单来说,就是大脑能理解自己所处的状况, 情绪和心态却跟不上去, 结论:对现实无法相信。

  成跖不相信的并不是他重生或已经和康陈在一起的事实, 而是他在半年之前完全不敢想象的感情上的转变。

  说实话, 成跖曾经实打实的以为, 他这一生的爱慕永远会属于俆月一个, 可遇见康陈,他心里一直以来放不下的单恋竟然就这么轻易的断掉了。

  这一点最不可思议。先不提康陈和俆月没有一点相似,最根本的, 康陈还是个男人!不过,这并不代表成跖对俆月的感情消失,即便是现在,想起俆月,她的头上还是罩着天使光环,美的一尘不染。

  可区别确实存在, 成跖能真真切切感觉到自己萌生了新的感情,这种认知很奇怪,但是也很美好……成跖被‘美好’这个词恶心了一下,他很快抖了抖,从自己的脑回路里清醒,裹上浴巾。

  已经习惯的新身体头发很长,湿哒哒的垂在肩上,成跖将手指插进发丝里向后拢去,露出白净的额头,卸去一切妆容的他在镜子中投映出精致干净的五官,当成跖对着镜子里勾了勾唇角,镜子里的美人便跟着盈盈一笑,清丽可人。

  哎……他咋能这么好看。

  成跖已经擦干头发准备出去,可擦掉镜子下方的水雾之后,他出去的脚步立刻止住,刚才只顾着看自己的脸,直到现在才察觉出有哪里不对劲,他的浴巾只围了下半身,而上半身,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