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119节

  偶像二度大笑,化妆师们一面捂心口一面跟着笑成一团,随后大家又再度围攻康陈,过来和成跖说话的……一个没有。

  成跖:“……”

  !!!

  这日子还能过不!!至少给个吐槽的镜头好不好啊!!他有一肚子话等着吐槽呢好伐!!

  等等!镜头别走!就说一句!——去你妹的小姑娘!!情侣装他认,这小姑娘绝对不行!!

  这种情况终于在化妆完成后得到了改善,在最后的调整画完,成跖和康陈拿到了自己的服装,因为服装复杂,成跖必须和康陈分开,两个人分头换衣服。

  在这一场被掐死的重头大戏中,红叶的服装一身雪白,肩外套着厚实柔软的狐裘,整个人绝美而空灵,唯美到整个人恍若随时要消失一般。

  成跖换好衣服后,一直精力分散身上分明散发着为什么陪康陈换衣服的不是自己意味的化妆师忽然怔了怔,对着成跖一阵恍惚,片刻后,化妆师才回神道:“……太美了,美到要让女人怀疑人生。”

  成跖哼哼道:“然而我这么好看,你还是更喜欢康陈。”

  化妆师笑道:“那当然,谁让康陈比你更好看,而且还是男的。”

  黑人问号脸成跖:“……???”excuse me?他难道不是男的吗!!

  简陋的帐篷里,成跖看不见自己的扮相,但却对自己有着十足的自信,说康陈能比他更好看成跖虽然嘴上没反驳,但心里却是不服的。成跖快步绕过化妆师走到化妆处,本以为会因为被化妆师缠着而速度减慢的康陈却已经到了,康陈正背对着他,听见脚步声后,缓慢转过身来。

  只一眼,成跖便眉头一皱,绝美的脸蛋一阵抽搐,他的心里只有一句话:——擦!!输了!!

  成跖对于男主第二胜的扮相很熟悉,在和杜水天多次对戏的基础上,他在脑中也曾经构想过第二胜作为天下之王的模样,然而,当康陈用第二胜的模样站在眼前时,成跖所有的构想仿佛都像瞬间褪色一般什么也记不清,他只能看着眼前的康陈,一丝一毫移不开视线。

  所谓王上服,穿上这件衣服的人,便是人上之人,是俯视天下的统治者,可看见康陈穿着这件衣服,成跖却觉得,不是穿上这件衣服的人是王,而是只有王才能配得上这件衣服。

  康陈便是一个能配得上这件繁杂高贵君王礼服的男人,不止是惊艳绝伦的相貌,还有在眉眼之中流露出来的尊贵与威严,他的身躯精壮笔挺,光是站在那里,便外溢着不容小觑的气势。这个模样的第二胜,比起杜水天的第二胜,从扮相上来讲,无法避免的更胜一筹。

  可惜成跖没空心疼一下颜值被碾压的杜水天,很快,他便被周围的呼声包围,显然,化妆师们比他反应更大,刹那被康陈迷得神魂颠倒。

  “超级完美!!帅飞了!!”

  “我感觉我的心脏要撑不住了……”

  眼见着尖叫声要迭起,无数少女心正在升空,帐篷突然被掀起,项彦光小心翼翼的探头进来。

  “我过来送一下剧本,导演说先让康先生琢磨一下,现在可以成跖对对词,要是有哪里不懂就去找他讲戏。”

  导演的交代不能不听,化妆师们不得不依依不舍的散场,看着人走光,项彦光才有些紧张的抬起头告辞。“那我也……康先生,你们先忙。”

  领走前的最后一眼,项彦光才看到康陈和成跖的扮相,他似乎顿了顿,但却和化妆师们不同,对于成跖的反应比康陈更明显些。

  成跖忍不住道:“果然还是我好看吧,你只是占了人数优势。”

  一句没头没尾的吐槽,但康陈却听得十分了然,康陈微笑道:“难道不是因为你的外表太过女性,所以项彦光的反应才稍大些?”

  成跖:“……”

  成跖:“你不说话能死啊。”

  康陈微笑脸,看的成跖十分牙痒痒,现在帐篷里只有他们两个人,他说话不用太过回避,便把刚才就想说的话说出口道:“我怎么觉得你对项彦光温柔的吓人呢,明明对陶语望就反应很大,这么大个腕却压人家小生的热搜。”

  这个问题好像说中了什么点,康陈突然静默了一下,大概有三秒钟的迟疑,康陈才道:“大概是因为,他们的气质不太一样,对我而言没有威胁度吧。”

  懵逼脸成跖:“?”

  成跖一副听不懂的样子,康陈耐心加以解释,“这样说吧,你和项彦光的气质相同,但陶语望和你们两个不一样,如果还听不懂,那就再加上许非,你和项彦光许非的气质一样,但陶语望和你们三个不同。”

  康陈:“懂了吗?”

  成跖:“……”不懂!!!他不懂啊!!

  突然,成跖双手一合,顿悟道:“是因为我们三个都比较美吗!”

  康陈道:“不,是因为你们三个都是受。”

  成跖:“……”

  成跖:“项彦光竟然是受!?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康陈:“……”

  康陈的脸忽然怪异的扭曲了一下,他微妙道:“……小跖,你的关注点真的好迷。”

  康陈:“你果然是外星人吧。”

  成跖:“……”

第133章

  玩笑归玩笑,正事不能耽误, 成跖瞪了康陈一眼, 问道:“《夜风》你以前看过吗,背景需不需要我介绍?”

  成跖虽然并不想和康陈在镜头前有身体接触, 但对于和康陈搭戏的事情不能说不期待, 正如其他人各异的心思一般,成跖也有自己的独特感受——他有点兴奋。

  是的, 在拒绝然又无奈接受现实后,他很快便兴奋起来,作为演员,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