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135节

  谁也不懂我的感受!!你们这群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洗手间里的人迅速清空,而扎进厕所的成跖却一无所知,他进来了之后发现这一间的门无法上锁,这才明白难怪敲了个遍只有这一间没人。

  不过都是男人,不用讲究那么多,成跖索性用背顶住门,开始换衣服。旗袍是后面的拉链,成跖拉起来有些不方便,他试了两下未成功,便掏出长裤先套裤子,两条荡在空气里的腿接触到面料的感觉让人舒心,提好裤子正在拉拉链,门突然被人一推,成跖向前晃了一下。

  这一下来得巧,成跖顿时感觉下体一阵激痛直冲脑门,疼得他美颜的面孔瞬间扭曲,喉咙深处滚出了一声至深至痛的吼声。

  “我擦—————”

  TM的是谁推门!!!他夹着肉了啊!!!!

  提到男人痛中之痛,绝对是蛋痛最痛。

  成跖当即向前一缩蹲了下去,两只手颤抖的去碰裤子拉链,小心翼翼的解放出被夹到的地方,同时嘴里呻吟不减,语调哀戚恍若离歌。

  有这功夫,门已经被推开,狭小的空间里,一个高大的男人挤了进来,他的动作又轻又快,很快就像成跖刚才那样,用背顶住了门。

  熟悉的长裤,熟悉的皮鞋,熟悉的低笑声,哪怕是没抬头看对方的脸也能猜出对方的身份,成跖痛的捂着下身降低哀嚎,一面骂道:“康陈!!你是要死吧!!”

  来人忽然笑起来,身子一低将成跖拖起扶在马桶上,带着笑意的脸露在成跖眼前,那副俊逸的脸,可不正是康陈。

  康陈笑道:“你怎么了?”

  成跖的动作已经明显成这样,这句话分明是明知故问,成跖牙都要咬碎了,根本顾不上问康陈为什么会在这里,只能先从心所想,骂道:“还不是怪你,疼死我了!”

  “哪儿疼?”

  还是笑意盈盈,听得成跖肺都要气炸,“你说哪儿疼!!我TM……”

  话没说完,康陈便温柔道:“不疼了,我给你揉揉。”

  ???

  揉揉??

  他蛋疼,康陈要给揉揉???

  成跖大脑放空时,康陈的手已经直抓他要害,动作突如其来吓得成跖向后一缩,成功被康陈另一只手拽住了裤子,往下一扯。

  成跖:“……”

  疼到现在已经比不上生气了,成跖气过了头,比起骂人,反倒是滚出了一声笑声。

  刚刚穿上的裤子被人给拽了下去,两条细长的腿重新接触到空气,这要是还不知道康陈在想些什么,成跖可能就要把‘好色起来自己都怕’的名头让人了。

  “厕所PLAY?你还挺有情调。”

  明明是一句冷嘲热讽,到了康陈这里,却被当成赞美照单全收,康陈微笑道:“哪有,我就是来看看你穿旗袍的样子。”

  嘴上说着是看,但抓着成跖要害的手却没有放开,那抓着的动作当真切换成了揉,缠绵又暧昧。“还疼吗?”

  就这种揉法,神仙也熬不住,成跖急忙双手按住康陈的手禁锢康陈的动作,身体都随着颤了颤。

  “靠,别动!”

  康陈笑了起来,眼睛也随着弯了弯,成跖现在坐在马桶上,而康陈半蹲,两个人的脸距离很近,这个笑容勾起时,康陈的眼睛近在咫尺,因为太近,里面闪耀的温柔仿佛在一瞬间将成跖淹没,成跖恍神时,康陈吻在他唇上。

  那个感觉,轻柔,甜美。

  好像会醉。

  成跖闭上眼睛,两个人静静的接吻,时间沉淀,缓慢和酥麻感使得成跖的心都颤了一下。

  然而要害还是被抓着,没有一点要放开的意思。

  康陈轻轻放开了他,两个人拉开距离时,康陈的唇上印了一片朱红。

  “呵,你的嘴……”成跖顿了顿,停止了继续说下去的念头,他静静的打量着康陈,渐渐有点不爽的微妙感。

  这是一张和他不同的刚正男人脸,是一副和他完全相反怎么看都是男人的俊朗模样,可为什么这一抹唇色印在他的嘴上不见一丝突兀,反而有种异样的性感。

  成跖咂了咂嘴,不爽道:“那口红怎么就请了我和陶语望做广告,要是请你,还不得卖疯了。”

  康陈神色温和道:“怎么,好看?”

  成跖顿了一下,直爽道:“好看。”

  康陈声音低哑道:“那就再给我一点……”

  富有魔力的双唇再度贴近,这一次的触感却直线升温,两个人吻着吻着便抱在了一起,气氛好到空气都燥热起来。康陈的手沿着成跖的旗袍开叉处一路向上,那个动作使得成跖微微出神。

  “轻点,衣服是从公司借的。”

  康陈的语调因为亲吻而显得有些黏糊,“别怕,公司都是我的。”

  这倒是提醒了成跖,两个人在窄小的空间里猛然间变换动作,成跖翻身站起将康陈推坐在马桶上,而后整个人向着康陈的腿坐了上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