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200节

  左右为难之间,钱露难免想到成跖,而想到成跖,心底里就有一股怨恨浓浓涌上来。

  都怪他,如果不是他,她又怎么会陷入到这种情况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成跖一个男人要比她美那么多,为什么成跖非要和她进一个剧组,为什么总是要挡在她前面!

  钱露愤怒之余,突然和一名学生模样的年轻男人擦肩而过,在分开的瞬间,钱露听见那人便走边骂,骂声中刚好掺杂着成跖的名字。

  钱露忽然止步,叫住那人道:“你莫非认识成跖?”

  那学生转过头,样貌普通,可神情之间充满了怒气和鄙夷,好像还沉浸在怒火之中,而火气的对象无疑就是成跖。

  成风冷笑道:“认识,怎么不认识,刚好还是一个爹呢。”

  钱露的神情骤然一顿,随后一瞬间,一抹笑容在她脸上升起。

  她的长相本就乖巧文静,虽然二十多岁却还带着学生的清纯气,对异性有股天然的吸引力,在成风为她这一笑突然呆滞的时候,她带着浅笑发出邀请。

  “要是现在不忙,和我喝一杯如何?”

第223章

  夜色深沉,时间匆匆流过。

  成跖回到家, 远远看见家里亮着的灯光让他心情愉快。

  按说刚刚有成风闹了那么一出, 他多少应该受点影响,但有了雷殷的插曲, 情绪上被惊讶和八卦冲散, 整个人兴致尚可。

  扑进康陈张开的怀抱之后,成跖忍不住倾诉道:“我刚才撞见一个人, 雷少董,记得吗?”

  康陈的眼睛笑眯眯,半个月没见, 他先把人紧紧抱住, 随后才开始接收成跖的兴奋的情绪, 耐心点头。“怎么了?”

  成跖:“我刚才撞见了。”

  成跖将刚才的事情迅速一说, 虽然隔了一段时间没见, 但见面之后一点没有距离感, 说起事情来仿佛日常闲话,越发显得他和康陈像一对老夫老妻。

  兴致勃勃说完,成跖叹息道:“这应该不是我想歪了吧?能让一个男人做锁屏的对象, 总得有点原因……”突然,察觉到康陈神情淡定,成跖奇怪道:“你怎么一点不惊讶?等等,这事你知道???”

  康陈确实知道,开始的时候不知,可上次被风讯这位雷少董皮过一次后, 康陈就把那点人际关系调查的清清楚楚,而且简直清楚到能请人写个纯爱暗恋类型的小说。

  康陈是什么人?

  他能容忍别人偷偷摸摸他的老虎屁股,可让人摸第二次的机会绝不会有,他揉了揉成跖的头发,本着常年养成的深藏不漏属性淡然道:“知道一点。”

  成跖顿时激动,“他们真认识?”

  康陈想了想,道:“初三做了一年同学,后来雷殷去英国读了高中大学,就没有联系了。”

  “没有联系,那到底是熟还是不熟?”

  成跖有些茫然,康陈补上一句,“怕是一个觉得熟,一个觉得不熟,看资料,初三的时候不止是同学,还是同桌。”

  只要是八卦的话题,无论男女都满意免俗,成跖凭着几个关键词,总感觉自己脑补出一个非常充实的故事。

  他正要继续问,康陈却忽然将他推倒在沙发上,笑着道:“现在哪有空关心别人的事,你自己正事还没办。”

  视线骤然变化,仰望着洁白的天花板,成跖一时没有缓过神,等到康陈撑着身子压在他身前,眉眼带的望着他,他忽然有种被颜值晃眼的目眩感,嘴上不由接道:“我有什么事?”

  康陈轻轻一笑,道:“哄我。”

  话音落下,伴随着男人一个温柔和侵略兼并的吻,成跖推了他两下,分神道:“等会儿,没说完呢,雷殷到底怎么回事,你说他帮钱露的事,项彦光知道吗?”

  一个吻过后,成跖竟然还有心思八卦,康陈叹了口气,再接再厉,他解开成跖的扣子,在爱人胸口上落下炽热温度。

  成跖原本还想继续推康陈几下把八卦八完,可康陈的眼神死死勾着他,他挣扎了两下,很快就随着康陈的引导,缓缓闭上眼睛。

  温度越来越高,成跖的身子突然颤抖,他抱住康陈的头回以亲吻,亲密相拥,空气滚动着热火的情欲。

  感觉越来越好,成跖正待深入,康陈忽然在亲吻中退出,微笑道:“我们还是继续聊雷殷吧。”

  成跖:“……”

  裤子都脱了谁和你聊雷殷……

  成跖咬牙切齿:“康陈,你这人真烦死了……”

  一个大男人还这么小肚鸡肠。

  康陈继续微笑脸,成跖猛然呸他一口,随后翻身把康陈压住,烦躁道:“聊什么聊,办正事办正事。”

第224章

  情深意浓,夜色翻滚, 回家先纵欲的结果是入夜后饥肠辘辘, 成跖再黏糊也不得不从床上爬起来去找饭吃。

  康陈对这个情况仿佛早有预料,他一副经验十足的投喂模样, “我回家就给你做好了, 厨房餐桌上放着,你热一下。”

  “你不吃?”

  “不吃了, 饱了。”

  ‘饱了’两个字被他说的意有所指,成跖听在耳中总觉得腰腿都特别配合的无力一下,要多给康陈面子就有多给他面子。

  不过康陈虽不吃, 却日常陪同, 成跖忙着填补肚子时, 他就在餐桌对面轻轻敲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

  康陈除了正式场合, 日常服装都比较休闲, 现在休息在家, 只穿着一身睡衣,衣领微敞,踏着一双布拖鞋, 看上去独具一股慵懒范。

  然而气质看上去如此慵懒,康陈敲电脑的神态却极其认真,成跖觅食结束凑到他身后一看,发现他的页面正停在邮件中,邮件的发送对象,正是刚才还在讨论中心的那位雷少董。

  康陈竟然在联系那个雷殷?

  ……为什么?

  “这是干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