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来,他成了女装巨巨|第206节

  他像是对成跖的到来并不吃惊,眼神冷漠,神情姿态和嘴脸总是尖酸刻薄的成风一点都不相同。

  这种应对人的态度,几乎条件反射让成跖怀疑起这个家庭的构造。

  因为这样的男人能生下成跖不奇怪,反倒是能生下成风那样的儿子,实在奇怪到宛如基因突变一般。

  楼道里没有人开口,屋子里的中年女声遥遥问道:“是谁来了!”

  甄景夜一顿,可成跖和成宫只顾着对视,谁都没有动,犹豫之下,甄景夜准备开口打破这份宁静,话刚说到一般,成宫突然出声道:“你是谁?”

  “我是小跖的助理,我叫甄……”话还没说完,成宫又问了一遍,“你是谁?”

  甄景夜话音顿住,循着视线看过去,却发现成宫的眼神只望着成跖,这一句你是谁,竟然问的是成跖,问的是……他自己的儿子。

  这个画面,怎么看都是异常诡异,甄景夜不由息声,更加安静的空气里,成跖倏然轻笑,淡然道:“我是成跖,你好啊,爸爸。”

  爸爸两个字从成跖的嘴里说出来,不知为何听上去竟然格外玩味,成宫的神情终于发生变化,他的眉头微皱,看成跖的眼神,全然在看一个陌生人。

  成跖并不做声,心里却微微吃惊,成宫的反应已经说明了一切:他认出了他。

  一眼,只用了一眼。

  成跖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还能有除了康陈以外的第二个人能从第一眼的对视之间看出他的身份,看出来、且瞬间确信一个正常人不会相信的灵魂换人之事实。

  这莫非是为人父母的伟大能力?不,成跖几乎瞬间否定了这个猜想。

  因为眼前的这位父亲看着他的眼神和神情依然淡漠,哪怕察觉眼前的人并不是自己的儿子,也不见一点伤心和气愤。

  就仿佛一点都不在乎,天生缺失感情一般。

  察觉到这一点,成跖的眉头猛地跳了一下,他原本还在想原主当初胃出血死亡后妈和弟弟不管就算了,为什么连亲生父亲都不来,现在见了真人,当初的疑惑总算补全。别说儿子死掉,怕是成宫自己病重,他依旧什么感觉都没有。

  这世上,原来当真有这样的人。

  门口在僵持,屋子里的中年女性却因为问话迟迟没有回应而走出,她没有成宫这么逆天的冻龄技能,和声音一样符合年纪的中年女性模样,相貌普普通通,神情十分不耐烦,身上散发着一种刻薄气。

  “我问了好几遍了!谁呀!”

  视线触及到门口的成跖,成跖对她立刻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个女版成宫的相貌让她神情一顿,立刻咬牙切齿,厌恶之情毫不掩饰。

第229章

  熟悉的配方, 熟悉的味道,这个感觉真的是和成风非常相像了……

  成跖在脑海中搜刮了一下这位后妈的名字,可搜了半天也没想出来, 不过他还没来得及说话,这位中年女性便气愤骂道:“你怎么还有脸回来!兔崽子!你还嫌害成风害的不够!”

  成跖眨眨眼, 神态自若。这个时间段,成风应该在学校,但这会儿却蹲在家里, 原因正是因为成跖的律师行动迅速,不止光顾了钱露,还探望了成风。

  没有起诉,可从学校方面的大惩小戒,足够让便宜弟弟光荣退学。

  “你竟然还有脸回来,白眼狼!”哪怕成宫就在眼前, 当着丈夫的面骂和前妻的儿子她还是一点都不客气。

  果然, 成宫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到一般, 既没有阻拦她骂人, 也没有帮着斥责成跖,身子一转, 头也不回的回屋子里去了。

  他冷漠的态度惹得张慧莲脸色一阵青白, 她顾不上成跖, 先喊自己丈夫道:“你干什么去!”

  成宫回过头,年轻英俊的脸上连神情都懒得做,他应道:“我困了。”话音落下, 便没有停顿的走向自己房间,顺手叩上门,彻底隔绝和外界的关系。

  无论是自己的妻子,还是儿子,抑或是过一会即将发生的更大规模的吵闹,都与他无关,他不在乎,也不会管。

  张慧莲气的发抖,但成宫这个模样又不是一天两天,费尽心思和他结婚到现在二十年,她什么都能忍得下。

  可她忍得下成宫,却忍不下成跖,她横眉竖目,转过头要说话,便看见成跖和身后一个陌生的男人一脚踏进门里,后面的男人负责关门,成跖则直直走进客厅,坐在了沙发上。

  张慧莲的嗓门不小,声音一出,在自己房间里待着的成风自然听得到,他寻声出来,刚好见到成跖,种种情绪冲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