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1节

书香门第【白鹰魅影】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

书名: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

作者:天下霸唱

编辑推荐:

《摸金校尉》是天下霸唱全新代表作,可与《鬼吹灯》并驾齐驱的探险传奇!

内容推荐:

上世纪80年代,摸金校尉“三人组”决定金盆洗手,做点正当的生意。不料三人一次去西安收古董文物之时,被一个叫马老娃子的主陷害,差点丢了性命。无意之中进了秦王玄宫,死里逃生,从墓里带出一只鎏金铁盒。鎏金铁盒是一部金书,乃西夏镇国之宝,过去几千年也不会损毁。此物一出,各路人马纷纷涌动。摸金三人组发现流传千年的惊天秘密。他们再次出发,准备进入“亡者的世界”,迎接他们的将是一场扑朔迷离的冥界之旅!

作者简介:

天下霸唱是中国极具想象力的作家,其创作的《鬼吹灯》系列风靡华语世界,是继金庸等人的武侠作品以来,在华人中传播极广的小说。天下霸唱的创作将东方神秘文化与世界流行文化元素融为一体,为类型小说打上了深深的中国烙印。他的探险小说所关注的,永远是人在充满未知韵环境中的思考与行动。跌宕起伏的故事,古老的传承,神秘的遗迹,兄弟间的情谊,生死无常,加之幽默精练的语言、丰富多彩的民间文化,使他的文字构建出了另外一处“江湖”。鸿篇巨制《摸金符》系列,作者正在创作中,敬请期待。

媒体评论:

在本书写下第一个字之前,我抢先购得影视改编版权,在看完本书最后一个字后,我庆幸当初的判断!我想再加一个字,值!

——“金牌”监制陈国富

天下霸唱作品里的每一个人物都非常鲜活、非常有生命力。摸金校尉们有情有义有勇有谋,在阴阳两界中出生入死、来去自如。天下霸唱用他天才的想象力,创造了一个可以在现实世界与奇幻世界之间穿越的自由空间。

——著名导演乌尔善

天下霸唱一直是我认可的作家,他的想象力,他驾驭故事的能力,他的语言风格,都是我个人喜欢和欣赏的。

——著名演员陈坤

我们的电影靠的是高颜值,而天下霸唱的书靠的是精彩故事,其实也是另一种“高颜值”。

——著名演员黄渤

=================

  第一章 崔老道射天狗

  1

  老早以前,还有皇上的时候,北京城九座城门各有一个镇物。阜成门的镇物,是个刻在瓮城门洞左壁上的梅花。因为阜成门运煤的多,城下住的全是煤黑子,很多拉骆驼的苦力也在那儿住,没几处像样儿的屋子,净是“篱笆灯”。篱笆灯可不是灯,穷人住不起砖瓦房,竖几根木头柱子,搭上大梁,挑起个架子,屋顶铺草席子,秫秸杆儿涂上白灰当墙,人住在里边,这叫“篱笆灯”。

  穷苦力住的“篱笆灯”当中,有个摆卦摊儿的。算卦的先生三十出头,本是传了多少代的财主,积祖开下三个当铺,一个当古董字画、一个当金珠宝玉、一个当绫罗绸缎,可是传到他这儿落败了,万贯家财散尽,携儿带女在京城卖卦,凭胸中见识对付口饭吃。

  在他对面,是个补靴的皮匠,三十上下的年岁,脸上是虎相,老家在山西,拉了一屁股两肋都是饥荒,迫不得已到北京城搬煤,连带缝鞋补靴,成天起早贪黑,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打算存几个钱,给老婆孩子捎回去。算卦的心眼儿好,见皮匠无依无靠,赶上阴天下雨摆不了摊儿,总让皮匠到他家中吃饭过夜,一来二去,两个人有了交情。

  有这么一天,皮匠从他老乡手中得了一件宝物。他那位老乡是个掏坟扒墓的贼,前不久掏出一个翠玉扳指,溜光碧绿。清朝王公贵族骑马射箭,手上都有扳指,一般人可用不起。东西是好东西,又急等用钱,有几个钱好出逃,可是天子脚下,王法当前,谁不怕吃官司?一时找不到买主,只好来问同乡。皮匠以为有机可乘,拿出辛辛苦苦攒了三年的血汗钱,换了这个扳指。他也不摆摊儿了,一路跑来找算卦的。关上大门,他让算卦的点上灯烛,从怀中掏出个布包,里外裹了三层,一层一层揭开,一边揭开布包一边说:“我一个臭皮匠,在北京城举目无亲,多亏老兄你看得起我,一向没少关照,正不知如何报答,天让我撞上大运,从盗墓贼手上得了一个扳指。这个东西了不得,清朝十大珍宝之一,老罕王统率八旗军进关,一马三箭定天下,扣弦用的扳指!”

  算卦的吓了一跳:“从墓中盗出当朝王公的陪葬珍宝非同小可,须知皮肉有情,王法无情,北京城中做公的最多,万一让眼明手快的拿住,那可是全家抄斩灭祖坟的罪过!”不过在烛光底下,往打开的布包中看了一看,他倒放心了,对皮匠说:“你啊,赶紧出去买块冰,镇上它!”

  皮匠直纳闷儿:“怎么个意思,要冰干什么?”

  算卦的说:“买打眼了,冰糖做的,不拿冰镇上,不怕化了?”

  北京城到处是“撂跤货”,纵然是活神仙,你也保不齐看走了眼,以为捡个便宜,到头来只是吃亏上当。皮匠挣了三年的钱全没了,他为人心窄,一时想不开,出去跳了护城河。

  算卦的追上去,找人借来挠钩,将他拽上河,好说歹说一通劝,又拿了几个钱给他,罢了他寻死的念头。转眼进了腊月,皮匠拜别算卦的,回老家过年。再说算卦的买卖也不好做,听说山西的布又结实又便宜,想去趸一批布,趁年底下多挣几个钱,打定主意,他也带上盘缠去了山西。

  岂料赶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