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3节

  

  第三章 秦王玄宫

  1

  西北悬崖绝壁上有种岩羊,当地称为悬羊,个头不大,十分罕见。悬羊血非常值钱,一头悬羊放不到三碗血,接到碗中放上半天,上边会浮起一层清油,那可是一宝!不仅有起死回生之效,还可以壮阳,太监吃下去都能娶媳妇儿。一旦听说什么地方出了一头悬羊,立刻会有几十上百个人在崖下盯着,别的野兽也吃它,所以是越打越少。余下的悬羊都被打惊了吓怕了,轻易不敢现身,很难见到,可遇而不可求。如若赶上时运,打到一头悬羊,那也是不小的横财。至于披毛煞,则是说的人多,见的人少。

  马老娃子让愣娃马栓背了他,带我们从小路上到高处,望见对面一座山岭,过去称为“玉皇殿”,俗称皇帝台子,正是秦王玄宫所在的位置,绝壁巍峙,奇险无比。我们脚下这座山等于玄宫前的供案,唤作“供台山”。供台对应宝殿,可谓天造地设,又有藏纳之形。在山下看不出什么,非得上了供台山,才可以观望玉皇殿,地势由南自北,逐步升高,后有苍山起伏,可为依托。这么大的形势,埋得下万乘之尊!

  在过去来说,王侯将相坟上的封土堆多高,那也有规矩,高出半尺也有罪,秦王玄宫在规模上或许不及皇帝陵寝,龙脉形势却不逊色。明朝山陵,尤其讲究形势布局。门廊前堂、明楼宝城、寝殿祭宫,坐落在一条中轴线上,面南背北,自下而上,前后有序。前后呈龟蛇之形,左右列龙虎之状。整个陵寝按远山近水分布,层次分明,气势森严,有如构成了一幅画卷,令人叹为观止。按《十六字风水阴阳秘术》中的记载,秦王墓山上的宫殿,应该也是这般形势。曾几何时,山上苍松偃柏覆盖,珍禽异兽出没,但是经历了数百年沧桑,宫殿和树木荡然无存,仅余下一个大坑。那是起义军盗挖秦王玄宫,生生挖出来的,如同将大山掏去了一部分,当中荆棘丛生,荒草凄迷,乱石陈横。玉皇殿风水形势全让这条沟破了,而今成了一座荒山。

  一行人绕上半山,见这大坑又深又阔,当地虽然干旱,可也不是不下雨,致使坑底泥石混杂,荒草长得比人还高,走进去寸步难行。大金牙走不惯山路,累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和胖子架上他,一路拨草前行。愣娃带我们走到一处,乱草中倒了一尊石俑,他扒开下边一个洞口,比画着说是这个地方了。胖子打起手电筒,往里边张望了一阵,说是看不到底。

  我看这个位置应当是秦王玄宫的尽头,可以见到墓砖,砖缝也都长了蒿草,不知这下边为何有个窟窿,上头还用石俑挡住了。我寻思马凛下洞之后去向不明,那也不奇怪,洞中晦气沉积,走到深处会把人呛死。正当此时,刮起了大风,风起云涌,播土扬尘,刮得众人灰头土脸,一个个好似刚打土地庙出来,又见阴云低沉,似要变天。

  马老娃子迷信,怕是惊动了鬼神,况且天色黑了,要下去也该等到白天。

  我却不这么想,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天,倒斗遇上风雨,可谓得了天时,风雨交加,洞中晦气去得快,不至于将人闷死。

  马老娃子说:“黑天半夜钻土窑儿?不怕撞了煞?”

  2

  大金牙说:“我们胡爷当过连长,一身是胆!”

  马老娃子说:“连长连长,半个皇上,大炮一响,黄金万两!”

  我说:“我哪儿来的黄金万两?穷得老鼠啃房梁,那倒是真的。”

  马老娃子说:“原来是咱穷人的队伍,可把你们给盼来了!”

  沉住气等到半夜,狂风过后,天上雷声隆隆,黄豆大的雨点子,噼噼啪啪打下来。漆黑的雨幕裹住了一切,偶有一道闪电划过,刹那间映得人脸一片惨白。

  马老娃子跛了一条腿,钻不了土窑儿,他让马栓跟我下去,多捡几件明器。愣娃马栓可也没有那个胆子,几个闷雷打下来,已吓得他面如土色。常言道“一树之枣,有酸有甜;一母之子,有愚有贤”。何况马凛和马栓这哥儿俩,全是马老娃子捡来的,又不是亲哥儿俩,脾气秉性全然不同。

  我对马老娃子说:“我瞧不出下边是不是土窑儿,带个愣娃下去,等于多个累赘,还不如让他在上头给我拽绳子。”于是让大金牙在上边等,我和胖子一齐动手,放下一条绳子。我在身上挂了纸皮灯笼,撑开金刚伞,当先下到洞中,深倒没有多深,但觉脚下凹凸不平,用纸皮灯笼往下照,尽是砖石土块,苔痕斑驳,四周看不到尽头,摸不到边缘,一阵阵阴风掠过,灯烛忽明忽暗,但也没有灭掉。我打开手电筒,往上转了几圈。上边的胖子看到光亮晃动,当即顺长绳下来。

  胖子下到洞中,点上一根火把,面前明亮了许多。二人仗起胆子往深处走,摸到边缘石壁,但觉腐晦扑鼻。我举起手电筒来看,墙壁以砖石砌成,皆为40斤一块的巨砖,又用三合土抹灰,异常坚固。我们置身之处,似乎是秦王玄宫的一处墓室,里边空空荡荡的,当年闯军盗毁玄宫,可能没挖开大殿尽头的后室。墓室坚固,别无出路,石壁下摆了两个供箱,檀木打造,以铜饰裹边,朱漆脱落,木板腐朽,里边本该放置五供,但是没东西。再往旁边看,有一具死尸倚在石壁下,腰上拴了红裤带子,全身干枯发黑,旁边扔了条麻袋,打扮同马栓一样,不用问也知道,这是下来捡宝的马凛。

  胖子说:“放羊娃子怎么死在这儿了?他捡了什么好东西?”说话他去看扔在地上的麻袋,里边是秦王玄宫中的金器、银器、玉器,不下十七八件。

  我刚要捡起麻袋,忽听两声蛇嘶,石壁裂痕中探出一个扁平三角脑袋,鳞片让手电筒的光束一照,色彩斑斓。关中有这种蛇,俗称“烙铁头”,咬上人没有不死的。胖子手疾眼快,手中火把往前一挥,吓走了烙铁头。我见烙铁头不止一条,头顶上又有碎石崩落,担心墓室会塌,立即用绳子捆上马凛尸首,胖子捡了那条麻袋,二人拽上尸首,迅速退了出去。

  我先拎了麻袋上去,风雨交加,山上黑灯瞎火的,面对面看不见脸。我对马老娃子说了下边的情形,马凛让烙铁头咬了一口,毒发身亡,他捡的东西全在这儿了。说罢,我又让大金牙和马栓过来,再扔一条绳子下去,绑上个布兜子,好将尸首吊上来。

  马老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