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4节

  我们上了宝台,举高手中火把,直照到上方的穹顶,才看到伞盖形斗拱藻井之中,浮雕一条口衔宝珠的金龙,忽明忽暗的火光之中,倒悬于头顶的金龙呼之欲出。

  大金牙抬头往上看,吃一惊道:“呀嚇!好一条五爪金龙!”

  胖子说:“你什么眼神儿,分明只有四个爪子。”

  大金牙说:“金龙四肢上各有五爪,如同人手,这叫五爪金龙!”

  胖子说:“几个爪子也值得大惊小怪?”

  大金牙说:“胖爷有所不知,龙爪上的讲究可大了去了,自古以来,皇上用的龙才是五爪金龙,别的龙没有这么多爪子,爪子不够不是真龙,金龙所衔宝珠叫轩辕镜。”

  我说:“秦王玄宫不仅形势大,又用了五爪金龙,入土之后还妄想当皇帝?”

  胖子说:“皇帝没当成,当个粽子还要这么大排场,这可全是民脂民膏!”他是聋子不怕惊雷响,死猪不怕开水烫,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见了玉皇大帝也敢耍王八蛋,说话要上前开棺。

  可是明器再好,带不出去那还是死人的东西,正殿到此已至尽头,秦王玄宫深埋在大山腹中,周围山壁之厚,难以想象,你有多大的能耐,可以穿山而出?

  第四章 阎王灯笼

  1

  倒斗的擅长钻土窑儿,会探山中十八孔,进得来也该出得去,而这出路不在别处,十有八九在秦王棺椁之中。因为故老相传,龙脉必有龙穴。龙穴即金井,一条龙脉只有这么一个金井。金井一般不会太大,一寸土值一寸金,所以叫金井。什么是寻龙点穴?真正会看风水的高人,走到一处往下一指,挖下去必有五色土,那就是落棺之处。棺椁下凿穿一个孔,直通水口,称为金井。按风水形势而言,古代大墓中的金井,多在棺椁正下方。水为生气,墓主要乘生气而葬。当年的摸金校尉,擅长避实就虚,避过明楼宝顶、巨石暗券,从金井直接钻进墓中取宝。如果没有这手绝活儿,两三个人如何挖得开帝王陵墓?

  金井乃十八孔之一,但是穿过金井,必须在水脉枯竭之后,有水的时候进不去。况且根据形势不同,金井有大有小,小的仅有拳头般大,你会缩骨法也挤不进去。秦王玄宫规模宏大,棺椁下的金井应该不小。玉皇殿龙脉已被当年盗墓的闯军挖毁,山岭崩裂,水脉枯竭,金井中或许可以脱身。

  我让胖子捡起宫女的人头,给人家放回去,又把这个计划给大金牙和胖子说了一遍,金井之下,可能会是一条生路。

  大金牙听罢一挑大拇指:“胡爷你真高,简直有七个脑袋!”

  我说:“你这话该去跟电线杆子说,电线杆子可比我高多了。”

  大金牙说:“电线杆子再高,杵在那儿永远是死木头一根儿,怎么能跟胡爷你比?不是我大金牙捧你,因为我真是服啊,过去是有这么一说,皇亲贵胄的棺底,并非一整块棺板,往往嵌有一大块玉璧,那是为了接通金井,合称金井玉葬。摸金校尉讲究玩绝的,打上边下来叫天鹅下蛋,打下边进来叫海底捞月!”

  我说:“那也得按规矩来,一座墓中仅取一件东西。”

  大金牙说:“那是胡爷讲究,能讲究的绝不将就!”

  胖子说:“你们俩穷讲究半天,掏明器还不是得我上?我上是可以,问题只取一件明器,那还不挑花了眼?你要让我说,一个羊是赶,俩羊也是放,倒不如看上什么掏什么,如今这个年头,要脸面没有用,脸皮厚,吃个够;眼皮薄,往上瞧!”

  我说:“一座墓中取一件东西是为了易于脱身,你有能耐把秦王玄宫端走,我也不拦你。”

  大金牙说:“掏什么明器你们得听我的,我要连这个都干不成,我还长个脑袋干什么?”

  我点了点头,让胖子先到东南角点上一根蜡烛,准备打开棺椁,找出金井。秦王玄宫是南北走向,面南背北。我们三个人打南边进来,尽头在北,宝台上的棺椁则是横置。以墓主人来说,头朝西,脚朝东。东南方位,相当于墓主人的脚旁。

  胖子过去点蜡烛,脚下碰到一个东西,但听“啪嚓”一声响,他举火把往下照,却是一个陶土童子,已经长了土锈,色彩斑驳,俑头没有脸,似乎被人刮掉了,又让胖子撞得倒在地上,摔掉了半个头。椁室中空空荡荡,仅有五个陪葬的陶俑,列在宝台四周,面前都摆了一碗饭,胖子撞倒的是其中之一。

  2

  大金牙说:“土俑不值钱,陪葬讲究真东西,没有真东西才摆放替代品。比如古墓中土鸡瓦犬,皆为陶土捏成。秦王玄宫中的陶俑,应该是多子多福,万世延续之意。”

  我说:“秦王玄宫中的土俑不止一个,面目被人刮掉了,摆方的位置也不合葬制,可能不是陪葬的土俑,保不齐有鬼!”

  胖子说:“装神弄鬼吓唬人不是?我可不信这一套,那要按你这么说,摆在这儿的陶土童子还不得成了精?”说完他干笑了两声,好给自己壮胆儿,可是秦王玄宫幽深空旷,传来的回声比鬼叫还难听。

  大金牙听到这个响动,头发根子直往上竖,低下头一看,见到裂开的陶土中有白乎乎一个小脸儿,已经长出了尸蜡,才知不光是陶土捏造,还封了肉身,这口怨气吐不出去,岂不成了冤魂?他脸上变色,生怕惹上小鬼儿,忙点了三支烟,双手捏住,望四下里拜了几拜,口中念叨:“我等无意冒犯,惊扰勿怪!冤各有头,债各有主,你们要恨也该恨宝台上那位才对!”

  据说汉代以来,帝王墓中有一种活俑,是将活人封在陶土中,烧造成土俑,血肉均与陶土化为一体,里边仅余黑灰,到了元明两朝,也有将童男童女烧成陶俑的,以陶土闷死的可不多见。在民间传说中,活殉之人怨气重,往往阴魂不散。人鬼殊途,皆因尘世相隔,鬼看不见人,如同人看不见鬼。特定情况下可以看见,比如古墓中阴气重,活人阳气低落之时,容易让鬼看见,那也非常模糊,不过不分你是谁,只要让鬼看见你,定会当你是生前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