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7节

  大金牙说:“反正我也快完了,你让我再往前走,还不如让风沙埋了我……”

  胖子说:“你要不想活了,我给你这金牙掰走,往后我想你了,时不时拿出来把玩一番。”

  大金牙吃了一惊:“使不得!给哥们儿留一囫囵尸首成不成?”

  胖子说:“不是真要你的,等我玩腻了,还给你家里人,放板儿上供起来!”说话撸胳膊挽袖子,上前来掰他的牙。

  大金牙知道胖子真下得去手,忙说:“千万别动手!不瞒你说,我这心里边儿,实在放不下北京的冰镇桂花酸梅汤,用冰块镇得直冒凉气,下火的天儿,来上这么一大碗,没谁了!死了可喝不上了,与其跟这儿当干尸,那还是得回去!”

  一行人只好掉过头往回走,运气好的话,兴许真能回到坎儿沟西夏贵族墓葬群躲避风沙。走了没几步,胖子又不走了,直勾勾往天上看。我说:“你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非要等到刮起大风沙,两条腿才拉得开栓?不快走还往天上看什么?”

  胖子往上一指:“你们看见没有,那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按他指的方向看过去,高空是有一个小小的黑点,悬在天上一动不动。

  大金牙往上一看,他也张开了口合不上,不明飞行物?赶上那几年飞碟热,我们听说过不明飞行物叫UFO,没想到会在沙漠中遭遇,而早在六七十年代,这类情况也不少,那会儿不叫不明飞行物,通常以为是敌方侦察机。沙漠中一些古老的岩画,居然也描绘了此类怪事。古代称之为星槎,槎是渡海的筏子,星槎是天上的船,那不是UFO是什么?

  第七章 西夏妖女

  1

  毛乌素沙漠,蒙古语意为“坏死的水”,近几百年来,人迹罕至,但也从来没听说有人在这地方见过UFO!

  纵是飞鸟或飞机,它也不会悬于高空一动不动,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我和胖子、大金牙三人大惊小怪,瞪大了眼往天上看,想看个究竟,但相距太远,怎么看都是一个动都不动的小黑点。

  雪梨杨带了望远镜,她从背包中掏出来,调整焦距往天上看:“是……鹰!”

  我接过望远镜看过去,真是一头苍鹰,钉在天上似的悬于高空。

  胖子说:“吓了我一跳,鹰在上边干什么?逮兔子?”

  我说:“这地方哪儿有兔子,连耗子都没有。”

  大金牙好奇:“别说没耗子了,草都没有一根。那这鹰吃什么?”

  我说:“吃死人呗。”

  大金牙说:“那是秃鹰,吃死尸,问题是哪儿有什么死人?它是不是想等咱哥儿几个晒死了下来搓一顿?”

  胖子骂道:“这他妈扁毛畜牲,可惜离得太远,不然一枪给它崩下来,看看谁吃谁!”

  我说:“可以让大金牙躺在地上装死,把鹰引下来。”

  大金牙顺势往地上一躺说:“还用装吗?我大金牙如今跟死人还有什么两样?再晒下去,我都快被烤成人干了我!”

  雪梨杨手举望远镜说:“不是吃死人的秃鹰,你瞧它身上好像有东西。”

  我接过望远镜又再次看了看,高空上的飞鹰金光闪闪,原来在鹰爪上戴了金距。只有猎人放的猎鹰才会有金距,给猎鹰的鹰爪上佩戴金距是古代贵族进行鹰猎时的习惯,当年蒙古人征服中亚时就有“一匹好马也难换一只好鹰”的说法,一只上好的猎鹰还要配上一对金爪,那可不是一般猎人用得起的。凶悍的猎鹰带上金距,遇到野狐、劲狼、黄羊之时,从高空呼啸而下,可以轻易撕开它们的皮毛。如今这年头鹰猎已极其罕见,何况是给鹰爪佩上金距?在这一望无际的大沙漠上,这只猎鹰究竟是什么人放的?

  胖子怀疑:“那是有猎人来沙漠里打黄羊?”

  我说:“可这么荒凉的地方,早没黄羊了!倒有可能是去西夏地宫取宝的盗墓贼。”

  胖子说:“高档啊,倒斗的都配上鹰了,再来只王八,那就海陆空一体了!”

  雪梨杨说:“盗墓贼利用猎鹰跟踪我们,只怕来者不善!”

  我心想那准是冲着我们手中的西夏金书来的,进了沙漠十有八九会碰上盗墓贼,躲是躲不过去,但是我们势单力孤,应当尽量避免与对方展开正面冲突,而且大风沙就要来了,再不走可就要被埋在这儿了!

  沙漠中无遮无拦,一旦风移沙动,极有可能被埋在下面,凭你有多大本领也难逃活命,所以一定要找一个可以避风的地方,但是四周尽是漫漫黄沙,根本没有可以避风的去处。

  雪梨杨用望远镜往周围观察,手指着西南面:“你看那是什么?”

  我接过望远镜一看,远处似有一道沙山,犹如一道黄线,逾出地平线,齐齐整整的,横亘在沙海尽头,我心中大奇:“那是个什么东西?”

  我还没看清是什么,蓝天和黄沙的边际已经模糊起来,风沙从西北方向汹涌而来,如同一条卷起妖雾的黄色巨龙。

  雪梨杨说:“风沙来得好快!”

  我冲他们一招手,说:“别看了!赶紧走!到那边的沙山下边躲一躲!”

  大金牙摇摇晃晃地跟在最后:“胡爷,我实在就走不动了,现在这两条腿,就跟灌了铅绑了铁似的,拉不开栓了,风沙这不还在天边儿么?离得这么远,我看且刮不到咱这儿呐,您瞧这太阳,不还明晃晃的吗,歇会儿再走不成吗?”

  我吓唬他说:“歇什么,再歇命都没了!”

  胖子骂道:“大金牙这孙子,跟他妈缩地王八似的,一提要走就趴窝!”

  大金牙说:“王八还有个壳呢,我可就这层人皮,挡不了风也挡不了太阳。”

  胖子说:“你那层皮厚得跟城墙拐角儿似的,拿锉刀都锉不下来,你还怕风吹日晒?”

  大金牙见胖子背了背包真要走,还把他的水壶也揣了进去,忙求胖子说:“胖爷,你念在咱们哥们儿弟兄一场,背上我一起走吧,我也为党国立过战功啊,你横不忍心看我在这儿成了干尸了,以后放博物馆里给人参观吧?”

  胖子说:“好兄弟,讲义气,借钱没有,帮事儿不去,拜拜了您呐!”

  大金牙继续求道:“胖爷,您背我这一回,您就是我的再生父母,救命恩人,赶明儿个回了北京,我给您当牛做马,上香敬茶!”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