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9节

  旋风吹开黄沙,夯土堆下的圆拱形门洞露出一小半。四个人走投无路,见有个地方可以躲避风沙,当即鱼贯而入。

  雪梨杨拿出一枚信号火炬,拉下拉环,“哧”的一声响,白色的烟火,照得面前一片雪亮。原来这拱形门洞下,是一条延伸向下的甬道。我冒出一个念头:“这是一座古墓?”但是又一想,绝不会有古墓造在城中。众人往前走了几步,见甬道中有许多带有浓重宗教色彩的浮雕,看来这是一座庙宇。

  大金牙担心玉面狐狸手下的盗墓贼追上来,走一步回头看一下。正不知前面是个什么去处,真是前行有狼,后行有虎。各人想起在城主大屋中的一场恶战,以及尕奴鬼魅一样的长鞭、豹子一样敏捷的身手,均觉胆寒。狂风连她同木梁一起吹到半空,又落了下来,那也未必摔得死她。

  大金牙拽住我商量:“胡爷,玉面狐狸不就是想要那个西夏金书吗?她为了这玩意儿跟疯狗似的逮谁咬谁,咱爷们儿可不能跟她一般见识。依我之见,干脆咱就把西夏金书赏给她,那她还不得对咱感恩戴德?说到底都是吃一碗饭的,凡事以和为贵嘛。”

  我说:“大金牙你真是个怂货,哪儿还没到哪儿,你就有心写降书纳顺表?你没听玉面狐狸说吗,西夏金书到手之后,要一刀一个把咱们全宰了!我手上的西夏金书,是咱们目前仅有的优势。咱们跟他们双方是敌我关系,势成水火,所以你要趁早放弃和谈的指望,必须铁了心跟他们周旋到底。再说咱们哥儿几个是什么人,那都是顶风尿十丈的主儿,不跟她分个高低,她还真不认识老子是谁!”

  大金牙说:“可是人家都武装到了牙齿了,咱哥儿几个连铲子都做不到人手一把,拿什么跟人家玩儿命啊!人家那可全是洋枪洋炮,别忘了庚子年义和团是怎么失败的!”

  我说:“对历史教训我们谁也不会忘记,但是作为一个指挥员,必须善于随时随地判断情况、分析情况,听我给你们分析分析,怎样才可能够化劣势为优势,化被动为主动?这就要求我们的两条腿儿拉得更长,跑得更快,要告诉同志们不要怕逃跑,一边逃跑一边发动群众,让对方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胖子说:“你这也是屁话,说来说去还不就是一个字——逃!”

  雪梨杨说:“我们面临最大的危险并不是那些全副武装的廓尔喀人,而是这场大风沙,如果逃出圆沙古城,我们这几个人会立刻让风沙埋入。而风沙一旦停下来,圆沙古城也会被埋住。出不出去都是死路一条。”

  我略一沉吟,对众人说:“你们猜我突然想起了什么?”

  胖子说:“你的脑袋长在你身上,我知道你想什么?”

  大金牙说:“胡爷必有高见,赶紧说吧!”

  我说:“我想到了……鱼!”

  胖子说:“什么鱼?西湖醋鱼还是红烧塌目鱼?”

  大金牙说:“在这儿提起来,肯定是城主大屋中那条烤鱼,不过想顶什么用,光想也当不了吃啊!”

  胖子说:“要是说到鱼啊,那还得说是平鱼,一平二净三塌目!”

  大金牙说:“别说一平二净三塌目了,这会儿您就给我一条吃屎长大的胖头鱼,我都能管您叫亲爹!”

  我发现跟胖子和大金牙在一块,基本上说不了一句正经话:“怎么连胖头鱼都出来了,长得跟他妈胖头鱼似的!”

  胖子说:“不是你先提的鱼吗?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说:“我是说,谁吃鱼?”

  胖子说:“你是不是让风把你脑袋给刮坏了,谁吃鱼都不知道,猫吃鱼啊!”

  大金牙插口说:“嘿,真让您说着了,我们家那猫就不吃鱼,要说我们家那猫,那可真不是一般的猫,我们家那猫,说是狼又是虎,蹿山跳涧它都不粘土,提了到潘家园儿,有人给了五百五,我都没舍得卖。”

  胖子说:“嚯,那得多少钱呐?”

  我无可奈何地说:“没法儿跟你们俩说话,说了半天,没他娘一句有用的,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的!”我一想,也别跟他们胡扯了,转头要问雪梨杨,没等开口,雪梨杨就对我说:“对了,圆沙古城中那些陶罐玉盘上,不是也有鱼纹作为装饰吗?”

  我说:“是啊,这地方的人肯定经常吃鱼,可在沙漠深处,哪儿来的鱼啊?”

  胖子说:“呦,合着咱说的不是一件事儿啊?这话儿怎么说的,怎么想岔了?”

  4

  雪梨杨没理胖子,继续对我说:“毛乌素沙漠当年也曾有很多水草丰美的绿洲,或许在千年之前,这里有湖泊河流,如果没有足够的水源,绝对无法支撑规模这么大的城池。”

  我说:“我看这座古城的形制结构,周围应该没有河流,因为一旦发生战争,敌军围住城池,城里的人只有坐以待毙,没了水源,一城军民都得活活渴死。所以凡是这种规模的古城,主要水源一定在城中。”

  雪梨杨说:“城中的水源当然来自水井。”

  大金牙说:“井里会有那么大条的鱼吗?”

  雪梨杨说:“可能水井直通暗河,那正是咱们所要找的九条河流之一,只要从水井进入暗河,既可以避过风沙和那些盗墓贼,而且可以穿过暗河,直达西夏地宫!”

  众人说到这里,精神均是一振,找到暗河,不仅意味着可以摆脱追兵,更重要的是可以补充饮水。但是古城已被黄沙埋了那么多年,又没有这圆沙古城的地图,如何确定水井的位置?

  我说:“这坟丘一般的大土台,位于圆沙古城正中,显得十分重要,这条甬道又一直向下,如果我所料不错,这下面一定直通暗河。”

  一行人加快了脚步,以信号火炬的光亮开路,行至甬道深处,似乎进入了一座拱顶庙宇之中,至少有一个足球场大小。信号火炬的白色磷光虽然明亮刺目,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