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10节

  雪梨杨说:“你怎么又说这些怪话?暗河虽然在沙洞下面,但是显然在远古之时,沙洞也该是暗河的一部分,只不过水位降低了,往前走一定可以找到水源。”

  大金牙从胖子手上接过另一只水壶,一仰脖儿,“咕咚咕咚”喝下最后几口水,感叹道:“哎哟喂,我这干涸的心灵啊,都被咱社会主义的自来水儿滋润透了,真得说是——如登九霄云里,欢喜不可形容!”

  我寻思这鱼也该烤好了,可怎么闻不到肉香?鼻子里全是腐臭,呛得人透不过气来。

  胖子早已等不及了,见那肥鱼烤得透了,发出“滋滋”的响声,馋得他直吧唧嘴,忙不迭用匕首扯下一条雪白的鱼肉,放在口边,使劲吹了几下,塞进嘴里狼吞虎咽。我凑近了一闻,这洞中腥臭虽重,可在近处还是能闻到烤鱼发出的那一股奇香,禁不住食指大动,也用刀扯下一条鱼肉。一刀下去,外焦里嫩,肥美多汁,味道称得上销魂蚀骨。大金牙饿急了眼,他也不怕烫了嘴,捧起鱼来一通狂啃。

  雪梨杨只吃了几口,就咽不下去了,沙洞中堆积如山的大鱼几乎都死透了,这地方本来就非常闷热,再加上大量死鱼的腥臭,那味道实在让人难以抵挡。

  大金牙也吃不下去了,他又想吃,皱着眉头咽了几口,又吐了出来。

  我同样忍不住要吐,又舍不得那鱼肉鲜嫩,于是找张纸塞进鼻孔,闻不到那臭味儿,再吃鱼就没问题了。大金牙和胖子一看,也赶紧效仿。

  大金牙说:“原来胡爷你还有这高招儿,真令我等胜读十年书啊。跟在您手底下干活儿,得涨多大学问啊,累死也他妈值了!”

  胖子也说:“老胡亏你想得出来,堵住鼻子吃鱼,这也是一大发明啊!”

  我们三个正在那一边吃鱼一边调侃,雪梨杨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站起身。我们赶紧把手中的工兵铲抄起来,在岩盘上居高临下往周围一看,洞中只有弥漫的恶臭,以及堆积成一座座山丘的死鱼,并无其他异状。

  雪梨杨说:“这么多的鱼,在沙洞中死亡,即使都腐烂掉了,也不该没有留下任何痕迹。”

  胖子说:“都让洞神给吃了呗,它倒不嫌臭!”

  大金牙一听胖子这话,不免有几分胆寒,沙洞中的死鱼何止成千上万,那得是多大一个洞神,才能把它们全吃下去?

  3

  我说:“这么多鱼堆积死亡,可能会使腐烂加速,在下一次鱼泉现象出现之前就已经全烂没了,死鱼的腐臭对人不利,咱们赶紧往前走吧。”

  话没落地,忽听这沙洞的洞壁上,传出细碎而又密集的响声,听得众人心中发毛。

  雪梨杨说:“注意!有东西来了!”

  我一手握住工兵铲,另一只手举起狼眼手电筒,狼眼的光束穿过死鱼腐臭形成的雾气,照到洞壁上,只见从流沙中钻出一缕一缕的黑线,从四面八方汇成一片黑潮,又往死鱼堆积之处涌来。

  那堆积如山的大量死鱼,一旦被黑潮吞没,就立即消失了。我们在岩盘上看得毛发直竖,流沙中钻出来的是什么东西?那东西显然个体不大,却成群结队,数量奇多,从远处望去,直如黑色的潮水一般。

  我们在岩盘上往下看,流沙中一条条黑线汇成一大片黑潮,吞没了堆积如山的死鱼。同时发出密集而又刺耳的啃噬声,“嘁哧咔嚓,嘁哧咔嚓,嘁哧咔嚓”。你听到这个声音,便会觉得身上每一根寒毛打战,四个人不约而同冒出了一个念头——这是古庙中的洞神?

  但听咬噬之声由远而近,转眼到了我们立足的岩盘之下,大金牙魂不附体,抱头抖成了一团。雪梨杨又取出一枚照明火炬,扯掉拉环,扔下岩盘,刺目的光亮之中,但见沙洞底部已被黑色的潮水覆盖,一大团黑潮迅速升上岩盘,离我们越来越近。

  雪梨杨将另一枚照明火炬插在岩盘上,我和胖子已将树枝捆成三个火把,扔给雪梨杨一个,三个人面朝三个方向,此时一只黑漆漆的大沙蝼当先爬上岩盘,足有一寸多长,腭牙攒动。胖子眼疾手快,手中火把往下一戳,直接将沙蝼摁在沙盘上。沙蝼是栖息在流沙之中的食腐甲虫,身体呈梭行,前方有两个扒沙的掘足,长满了锯齿,两个后足节粗而有力,背甲坚硬,虽不会飞,却有一对透明膜翅,在流沙下集群出没,生命力十分顽强。此时让火把烧到,居然发出“滋,滋”的尖叫之声。

  我们三个人均知生死系于一线之间,困在这岩盘上真是插翅难逃,不过也多亏到了岩盘上来吃烤鱼,否则此时尚未走出死鱼堆积的沙洞。如果在下边遇上,那难以计数的沙蝼蜂拥而上,会在一瞬间将我们这几个人啃的连骨头都剩不了。流沙下的沙蝼以食腐为主,按说不会攻击活人。但我们在死鱼堆中走了半天,从头到脚都是死鱼的腐臭,沙蝼多半是将我们当成死鱼了!

  三个人从之前隆起的火堆中抽出树枝,在岩盘周围结成一个火圈,凡是虫蛇,没有不怕火的,可是那岩盘太大,区区几根树枝形成的火圈,根本无法阻挡成群结队的沙蝼。我和胖子只好抡起工兵铲,将从火圈间隙爬出来的沙蝼一一拍死。被工兵铲拍扁的沙蝼,肢壳中流出奶白色的黏液,比那些死鱼的腐气还要腥臭。

  我们三个人用火把和工兵铲拼命阻挡,但是仍有几只沙蝼爬到了大金牙身上。大金牙上蹿下跳,双手在自己身上乱拨,接连打掉几只沙蝼,却仍有一只钻进了他的口中。我和胖子、雪梨杨也只是勉强自保,此时此刻谁也腾不出手去救他。我心中一寒,大金牙要归位了!

  可我忽视了一个人求生的欲望,眼看着沙蝼就要从大金牙的口中爬进他的肚子里。大金牙也是狗急了跳墙,人急了拼命,在这千钧一发的紧要关头,他居然张口一咬,在沙蝼从他口中钻进去的一刹那,用牙咬住了那只大沙蝼,但听“咔”的一声响,已将大沙蝼咬成两个半个,只见那沙蝼一时并未死绝,两条后足仍在大金牙的嘴边乱蹬,奶白色的黏液从大金牙口中淌出。我在旁边见一眼看见,实在忍不住,“哇”的一声,将之前吃的鱼全吐了出来。

  4

  胖子用工兵铲拍死面前的两只沙蝼,手忙脚乱之余还不忘了幸灾乐祸,对大金牙说:“这可全是高蛋白啊!大补!”

  沙蝼虽然无毒,却毕竟是食腐之虫,大金牙张口吐出那半截虫子,整条舌头乌黑,嘴唇肿起老高,一个字儿也说不出来。

  此时,拥上岩盘的沙蝼已经多得数不清了,我们四周用树枝组成的火圈,有的即将熄灭,有的已被蜂拥而来的沙蝼压灭。胖子做困兽之斗,将背包里的几盒火油全泼了出去,这才勉强将沙蝼挡在火圈之外。我想起当年祖师爷传下的话——“摸金校尉合则生,分则死”,大概也没料到有此一劫,雪梨杨从背包中掏出一捆炸药,那是之前马老娃子落下的。我明白她的用意,宁愿炸成碎片,也不想被大群沙蝼吞噬。我立即掏出她之前送给我的一个Zippo打火机,随时准备点火。我看看雪梨杨,又看看胖子,最后的时刻已经到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