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18节

  各人带上携行灯,小心翼翼地走进了通道。在通道巨门前往里面看,会觉得深不可测。走进去之后,这种感受更为强烈,通道仿佛无尽地一直向前延伸,感觉不出脚下有高低起伏,为了避免迷失方向,众人集中到左侧行进,感觉不到时间、感觉不到距离、感觉不到方向,如同在原地踏步一般,一步一步地走在一条没有尽头的路上。我发觉有一个东西,在暗中注视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虽然我看不到对方,但是每一根直立的寒毛都在传递这样一个信息,这绝不会是我的错觉!

  同时,我有一种预感,我们永远都走不出这条通道,因为通道没有尽头。我心中如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明知情况不对,却不得不一直向前,也许下一步就会跌进无底深渊。我暗中寻思,既然玉面狐狸必须带摩尼宝石来到这里,那么摩尼宝石一定是关键所在。之前我问了雪梨杨,她也仅仅知道摩尼宝石可以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我和胖子一边盯住玉面狐狸,一边讨论摩尼宝石中究竟有什么秘密。

  胖子问我:“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是一高词儿。”

  胖子说:“我没问你这词儿高低,我问你是什么意思?”

  我说:“这两句话中的字儿单独拎出来,我个个都认得,连在一块儿,那还真不好说。不过你这么一问,倒给了我一个提示。先前在密咒伏魔殿,咱们不是也想不明白什么叫密咒吗,当时你说,‘密咒就是秘密的咒,不能告诉你,告诉你就不是密咒了’。”

  胖子恍然大悟,他说:“噢,明就是亮,无明就是没有亮,那就是黑了。”

  我说:“正是如此,看不见的东西叫无明!”

  玉面狐狸走在前边,听到我和胖子的话,忽然冷笑了,听她这意思,似乎对我二人的高见颇为不屑。

  胖子说:“你少在前边冷嘲热讽,那谁怎么说的,朝闻道,夕死可矣,你听了我和老胡这道,一会儿毙了你都够本儿了,你可以瞑目了。”

  我心想:“胖子这水平见长,这词儿我都说不出来,又一想,何不趁机从玉面狐狸口中套几句话?所谓‘言多语失’,她始终一言不发,这原本对我们不利。”于是我对胖子使个眼色,让她问玉面狐狸什么叫“无明”。

  玉面狐狸说:“一切生死、轮回、因果之间的业力称为无始无明。你们连这个都不明白,摩尼宝石落在你们手上,真应了一句话——明珠暗投。”

  胖子说:“你别想唬我们,其实从根儿上说,我们悟出来的也是这意思。生死、轮回、因果之间的东西,你看得见吗?所以我们说看不见的东西,叫无明。”

  我原本想从玉面狐狸口中问出摩尼宝石的秘密,可我实在听不明白她说的话,怎么生死轮回因果报应都出来了?我绞尽脑汁想了半天:“生与死,因与果之间有东西吗?好比人生下来,便注定一死,这是可以预见的,但从生到死之间,会经过怎样的一生?对我们来说,那又是看不见的,有无穷的可能,这就叫无明?”

  2

  听了玉面狐狸说的话之后,我反复去想,照破一切无明之众,灭尽一切无明之暗,想得我头都大了两圈儿,仍旧想不出个所以然,又寻思:“摩尼宝石的外壳已经碎裂,光华收敛,没有了光亮,那还照得出什么?”如此一头想一头走,又不知走了多久,我找前面的雪梨杨要来摩尼宝石。其一,我是想看看能否使摩尼宝石中的光芒复原;其二,摩尼宝石揣在我怀中才不担心会有闪失;其三,我将摩尼宝石拿在手中,装作看来看去,会引起玉面狐狸的注意,我才有机会从她口中套出更多的话来。果不其然,玉面狐狸见我用狼眼手电筒在照摩尼宝石,她问道:“你想不想知道摩尼宝石中的秘密?”

  我说:“我固然是想,可从你口中说出来,那我得先掂量掂量可不可信。”

  玉面狐狸说:“我从未起心害你,也不会诓你,此言可指天地。”

  我说:“我真是领了你这份情了。你说这摩尼宝石能治你爷爷被门夹坏的脑袋,这话你还没忘?我可记得一清二楚,你说明月珠又叫上清珠,人若有所忘,以手抚摸此珠,前尘旧事,则历历在目,我这儿都捏出汗了,也没想起我昨天晚上吃了什么。当着老中医,你就别开偏方了!”

  玉面狐狸说:“你不要揪着前面的恩怨念念不忘,我指的是你第二次将我救上暗河之后,不信你尽管问我,你想知道什么?不过在你们放了我之前,你只可以问三个问题,回答你之后,你我从此两不相欠。”

  我说:“你从西夏地宫中带出明月珠是为了做什么?”

  玉面狐狸说:“我要找一个‘宝藏’。”

  我心想:“这已经是一个问题了,这说了简直等于没说,如果我再问宝藏是什么,那显然没有任何意义。下一个问题,我该问什么?宝藏的位置?那不在通道之中,就在通道尽头,这也不必多问。我目前最大的问题,是想尽快走出这条没有尽头的通道。”于是我问玉面狐狸:“通道的尽头是个什么地方?”

  玉面狐狸说:“不知道,不知道也是一种答案,我和你们一样都不知道。”

  我心想:“这个狐狸精太狡猾了,她用只言片语或毫无价值的回答来获取我的信任,我这第三个问题还不如不问,那又把这个机会白白浪费了。不如我让胖子吓唬她一下,不信她不怕!”

  我略一沉吟,用胳膊肘撞了撞胖子和大金牙,装作要继续问玉面狐狸第三个问题,一旁的胖子和大金牙心领神会,突然焦躁起来,耍开浑不吝的架势,说道:“老胡,她是在拿你当猴儿耍啊!不知道也叫一种答案?我放个屁都比这话有分量,你小子在爱情的港湾中脚踏两只船,也不怕来阵大风给你刮水里淹死,你对这个狐狸精一再姑息,还让我替你背黑锅,我看你小子是让她给迷住了,看我今儿个断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