摸金校尉之九幽将军(出书版)|第22节

  我会觉得女王没死,是因为死亡一样冰冷的黄金面具?还是在我接触到黄金面具的一瞬间,黄金面具下的脸动了一下?我感到一阵战栗,可又不得不告诉自己,死人脸上的黄金面具没有动,一定是我太紧张了,我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竟没胆子揭下女王脸上的面具,可也太说不过去了。

  我将心一横,揭下了女尸的黄金覆面,不仅是我,我身后的胖子,还有雪梨杨和大金牙,见到黄金面具下的这张脸,都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但见黄金椁中的女尸,玉脸削长,额宽鼻高,二目微闭,额前有一道红痕。我们以往开棺取宝,棺中女尸可见过不少,有时候也会说,打开棺材之后看见一个女尸栩栩如生,但终究还是死人,脸上有一层死气。棺材中的尸身保存得再好,那也和活人不一样,而黄金椁中的女王,除了一动不动,几乎和活人没有两样。另外一个让我出乎意料的,是这女尸并非半人半鬼,想来也是,世上怎么会有半边脸是人半边脸是鬼的妖女。

  大金牙在后面说:“真没想到,还是个僵尸美人儿!”

  雪梨杨却说:“你们当心,僵尸在动!”

  我和胖子瞪大了眼,正在看黄金椁中的僵尸,冷不丁听雪梨杨说了这么一句,二人皆是一惊,立即往后退了两步,再看女王尸身仍是一动不动地立在黄金椁中。

  我心想:“八成是凑得太近了,我们喘上一口大气,女尸的头发也会动上一动。不过雪梨杨可不是大金牙那等一惊一乍的胆小之人,她可不该看走眼。”想到这儿,我和胖子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看了看后面的雪梨杨。

  雪梨杨一脸凝重,金刚伞已经握在手中,目光盯住黄金椁中的女尸,如临大敌一般。我心知非同小可,忙将头转了回去,再一看,黄金椁中的女尸居然张开了二目。我和胖子吓了一跳,要说粽子突然睁眼,那种情况虽然可怕,却并不是没有,有时在开棺之际,尸身皮肉迅速萎缩,猛一看还以为是死人在动。不过别的死人睁眼,跟我们面前的这位可不一样,人死如灯灭,翻开死人的眼皮子,你也绝对看不到目中有光。而黄金椁中的女尸没有眼白,二目如同两个黑洞,在金碧辉煌的大殿中射出两道金光。

  我见情况有变,低声对胖子说:“黑驴蹄子!”

  胖子出手如风,要将黑驴蹄子塞进女尸口中。谁也没想到,女尸脸上浮现出一抹怪异的笑容!死了几千年的女尸还笑得出来,那不是有了道行又是什么?胖子胆大包天,他可不在乎这个,抬手将黑驴蹄子往尸魔口中塞去。僵尸忽地抬起手臂,张开指爪,怎么说是指爪?那指甲足有一尺多长,有如五根金钩,蓦地掐住了胖子的脖子。女王身形又高又细,一伸出手爪已成压顶之势,而且怪力无边,当时就将胖子掐得翻了白眼,手中的工兵铲和黑驴蹄子都掉到了地上。

  我见胖子势危,当即挥出工兵铲,正劈在僵尸抓住胖子的手臂上,而僵尸身穿金丝殓袍,挡住了铲刃。我这一铲子下去,虽然没削去僵尸半截手臂,但也给了胖子喘息之机。他一脚蹬在僵尸身上,借力往后一挣,挣脱了掐住他脖子的指爪,身子落地,向后滚了开来。

  只挨了这么一下,足以让他半天起不了身。我一看这粽子太厉害了,不过即使几千年的僵尸,吃了黑驴蹄子也得灰飞烟灭。又看僵尸对我一爪挠了下来,当即闪身避开,捡起胖子掉落在地上的黑驴蹄子,想塞进僵尸口中。

  那僵尸不仅身形细长,两只手臂也是又细又长,使人近身不得。我往前一冲,非但没有将黑驴蹄子塞进对方口中,水火衣反被它挠出几道口子,我见僵尸来势汹汹,正面相抗绝无取胜之机,只能全力与之周旋。于是避开它这一扑之势,转向僵尸美人身后。

  此时,大金牙已经吓得双手抱头趴在地上,三魂不见了七魄,几乎尿了裤子。雪梨杨拿过他的步枪,拉开枪栓,对准僵尸就要射击。怎知那僵尸美人快如鬼魅,身形一晃,已经到了雪梨杨面前。手爪一挥,雪梨杨手中的步枪便被打掉了。紧接着又是一爪,挠向雪梨杨面门。雪梨杨身手敏捷,对方手爪落下虽快,她也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避开。但如果她往旁边闪开,身后的大金牙势必死于非命,只好用金刚伞往前一挡,僵尸金钩也似的双爪,挠在金刚伞上,那响动听得人寒毛直竖。再说我转到僵尸身后,心想:“黑驴蹄子只有塞到粽子口中才有用,我从后边绕过来,先拍它一铲子再说,趁它转过头来,正好让它吃下黑驴蹄子!”

  打定主意,抡开手中的工兵铲狠狠拍向它的后脑勺。

  与此同时,僵尸美人身后披散下来的那一头长发,忽然从中分开,它后面居然还有另外一张脸。这一张脸长得好似枯树皮一般,双目深陷,怪口如同黑洞,我一看之下,大吃了一惊。黄金椁中的僵尸美人,前边这张脸十分美貌,与活人无异,没想到她这一个头长了两张脸,后面这张脸却似埋了几千年的僵尸,看上一眼都能把人吓个半死。

  原来西夏地宫壁画中那个半人半怪的妖女并不是半张脸是人,半张脸是鬼,而是一头双面,前面是美女,后边却是个僵尸。我心中虽然吃惊,可手中的工兵铲还是拍了下去。怎知僵尸全身“咯咯”作响,原本朝前的手脚瞬间扭到了后面,反过来的爪子接住了我的工兵铲,只往旁边一甩,我整个人就横向飞了出去。我一闭眼,心说:“完了蛋了,老子今天要归位!这一头撞在黄金台阶上,真得把脑袋撞进腔子!”

  2

  我被一股怪力甩出,眼看脑袋就要撞在黄金台阶上。往好了估计,脑袋撞进腔子,我还能留个全尸,否则也得撞得脑浆崩裂。原以为我这条小命儿,今天就得扔在这儿了。这时胖子刚从地上爬起来,一看我往这边飞过来了,急忙使出全力,往我身上一推,抵消了我这一撞之势。我摔在地上,浑身上下几乎摔散了架,好歹保住了这条命。

  僵尸四肢转到身后,枯树皮一般的那张脸往上抬起,披散的长发如同一条大爬龙,绕过黄金椁又爬了回来。我强忍身上疼痛,咬牙从地上起来,手中的黑驴蹄子还在,这一次不敢再往前去了。对准僵尸那个黑洞洞的大口,奋力将黑驴蹄子扔了出去。僵尸大口一张,一口将那黑驴蹄子吞了下去。

  我和雪梨杨、胖子三个人相顾失色。相传僵尸之祖乃天女魃,天女魃本为轩辕黄帝之女,因为中了蚩尤咒,变成了僵尸,见之则主大旱,所到之处,赤地千里,以地脉中的龙气为生,吞云吸雨,所以才会造成干旱。僵尸吃活人心肝,皆因人是万物之灵,人又以心以为灵,按迷信的说法,人的心上有窍,傻子是一窍不通,窍越多,这个人就越有灵性。传说当年的商纣丞相比干,有九窍玲珑心。僵尸埋在地下千年,吸尽地脉中的龙气,即成尸魃,吃人心肝吃多了,几时能够驾上风,那就成了飞僵。飞僵目中有光,来去如风,可以杀龙吞云,甚至口出人言,出没于白昼。用过去的话来说,这是成魔了。古墓中的粽子,最可怕的也不过于此。尸魔再厉害,让黑驴蹄子打一下,就得打掉一千年的道行;吞下黑驴蹄子,则灰飞烟灭,化为黑血。

  想不到黄金椁中的僵尸美人,一前一后长了两张脸,而且一口吞下黑驴蹄子之后,居然若无其事。应该不是黑驴蹄子没用,而是黄金椁中的女子,比尸魔还要恐怖。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