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牛夫|第7章

  那时奶奶很伤心,办完後事不久,陡地想起当年立过的重誓,一直自责至今。

  “你可别不信,对菩萨说过的话,菩萨都会记下,所谓‘不是不报,只是时机未到。’是真的。”高黄雀半垂眼,心头沉甸甸的,忍不住又娓娓谈起往事,“当年你铁爷爷来奶奶家的武术馆学武,你曾祖父很中意这个徒弟,一心想把武术馆交给你舅公和你铁爷爷一同管理……”

  “结果和铁爷爷私定终身。”高咏春吃吃地笑,“奶奶,你也太犀利了!”这段故事她听了很多次,但每次都觉得奶奶好酷,那时代别说私定终身,嫁人之前连丈夫的脸都没见过的,比比皆是。

  “那有什麽用?最後还不是没在一起。”高黄雀淡道。

  这事,她早看开了!她挂心的是当年在菩萨面前立下的重誓引发的後续效应。

  “当年我和师兄可是非卿不娶、非君不嫁,我个性刚强,怕师兄移情遂约他到菩萨面前立下重誓,说要是谁先背叛这段情先娶先嫁,绝没好结果,子孙穷到底,下一代长成,上一代就归西。”

  每每听到这段毒誓,高咏春都忍不住心头发毛,“奶奶,也没必要立下这麽毒的誓吧!”

  “由此你就可知,我年轻的时候个性多刚烈,还好这一点你不大像我。”

  这算是称赞吗?她啼笑皆非。

  “之後,你曾祖父知晓了我和师兄的事,幸亏没反对,也觉得是到了该提亲的时候,便催促我师兄请家人上门来提亲,谁知他母亲对我很有意见,觉得我个性太强,在名字上又吃定了师兄,坚决反对这桩婚事。”

  “名字?奶奶你没提过铁爷爷的名字。”她只知道铁爷爷是奶奶的大师兄。

  “这也没什麽好说的,师兄的母亲只是不喜欢儿子娶太刚烈的媳妇,所以就在名字上作文章。”高黄雀啜一口茶,淡笑道:“你铁爷爷的名字叫铁堂郎,我叫高黄雀,不是有句话叫——‘螳螂捕蝉,黄雀在後。’他母亲认定我会一辈子把他吃得死死的,拒绝让我进铁家门。”

  “原来是这样呀。”高咏春了然一笑,“那,奶奶你有没有把铁爷爷吃得死死的?”

  “当然有!大师兄那火爆脾气可不是谁能惹得起的,但我只要斜眼一瞧,他就乖得像只猫。”

  她噗哧笑道:“可是乖猫最後还是没有听你的话……”捂嘴及时打住不该说出的无礼之语。

  孙女想说未说的话,高黄雀心知肚明,但不以为意。

  “大师兄脾气是火爆,但他是个出了名的孝子,他答应母亲会重新物色其他女子,也答应母亲离开武术馆回家种田,但他要我等他,还坚定的说一定会娶我,可一个月後,我却听媒人说大师兄和隔壁村的大脚兰在交往,他母亲中意得很。因为大脚兰很勤劳,人高马大的她做起农事可不输男人,媒人说他母亲已经委托她,过两天要到大脚兰家提亲。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