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牛夫|第20章

  但医生帮奶奶打了止痛针後,似乎又已无大碍,她向奶奶告知铁爷爷正赶来医院一事,奶奶又惊喜又生气,气她隐瞒已见过铁爷爷的事,也怪她干麽选在她住院气色最糟糕的时候叫铁爷爷过来和她相见!

  女人不管几岁都是爱漂亮的,即使已经六十多岁的奶奶也一样。

  “大师兄,你老了,头发都白了。”

  “我是老了,不过你还年轻,还是很漂亮。”

  “大师兄,你就会哄我……”

  听这对师兄妹打情骂俏,高咏春忍不住在心中窃笑。看来,即使是在医院和铁爷爷重逢,奶奶还是高兴比生气多一些。

  抬头,带笑的眼睛对上站在病床另一边的铁沙掌时,笑意顿时僵住,她迅速别开眼。其实她也没生他什麽气,反倒应该感谢他愿意载铁爷爷过来,要不铁爷爷自己一个人,恐怕找半天还找不到医院在哪儿。

  她会别眼,只是、只是惯性吧?谁教他每回见面,只会惹她生气!

  铁沙掌两手环胸,浓眉紧蹙的看着对面的女人。他是哪里又惹到她了,干麽一对上他,笑脸马上转怒?

  仔细的打量她,他想起她还是婴儿时还挺可爱的,他依稀还记得刚长出两颗牙齿的她,笑得很开心的样子,怎麽现在变得恰北北,还老爱对他摆臭脸?

  小俩口互看不对眼,老俩口倒是相见欢,相隔近二十年不见,再重逢,话匣子一开,说也说不完。

  “……走了,阿兰她走了,半年前走的,临走前还笑着说,她这一生的富贵是好运捡来的,要我继续找你,一定要确定你们一家过得好才行。”再相见,人事已非,铁堂郎轻叹,“我把阿兰的骨灰坛抱回台湾,後来也决定回来,三个月前才搬回台湾想着找你,可惜那些老邻居搬的搬、走的走,留下的有些人还犯痴呆,连我都不认得……”

  “我们搬家的次数多得我自己都不记得了,那些老朋友断断续续失了联络,也就这样了。”

  “对了,怎不见你儿子媳妇,现在做什麽事业?”

  “人都不在了,还能做什么事业……”高黄雀重重的喟叹一声。

  “不、不在了?”想起当年师妹起的毒誓,不由得心一惊。“怎麽会……”

  “铁爷爷,我爸妈他们……”担忧奶奶身体虚弱说太多话撑不住,高咏春遂介入,将事情始末说了一遍。

  “唉!”铁堂郎虽不愿相信这和当年的毒誓有所关联,但夫妻皆殁是不争的事实。“师妹,已经发生的事就别再想它,现在师兄我回来了,任何事都会帮你的。眼前最重要的,就是你要赶快好起来。瞧瞧你,比大师兄年轻好几岁,怎麽可以躺在病床上?没规没炬、没大没小,跟我们家小牛一个样!”

  铁堂郎的一番话,惹得高黄雀和高咏春祖孙俩发噱,但小牛本人可就笑不出来了,干麽没事提他!

  “大师兄,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教训人。”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