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牛夫|第34章

  她的话还未飙完,高咏春已经出来,不是怕她报警,而是……“你,头有没有肿起来?”她带着歉意问他。

  铁沙掌的手按住後脑,感觉撞到之处的确有肿胀,但因撞得很大力,他痛得一时还没办法说话,倒是朱欣蕊以护草使者姿态将矮她半个头的高咏春给隔离。

  “走开!你别再骚扰我们总经理。”两手各端一杯咖啡的朱欣蕊,索性将手中的咖啡递给她,“送给你。”转身後,边说边扶着铁沙掌,“总经理,我送你去医皖。”

  朱欣蕊要扶他进後座,却发现座位上有个大皮箱,一脸不敢置信的回头问。

  “那个皮箱是你的?”

  “对,是我的。”手中无故多了两杯咖啡,高咏春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

  “你也太夸张了!”朱欣蕊语气轻蔑,动作迅速的将皮箱丢出来。

  高咏春猜想着,对方该不会以为她是拎着皮箱跟定铁沙掌,等於跟人跑的意思吧?“呃,你……”

  回过神想解释,只见秘书已坐进驾驶座,坐在後座的铁沙掌按下车窗,似乎有话想跟她说但还来不及开口,车子已经开走了。

  举高端着咖啡的手,高咏春心头满怀愧疚之余,又添了点倜怅。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老公被别的女人载走,心头还真不是普通的……酸涩。

  又酸又气又无奈……咦,难道人妻症候群又上她身了?

  是说,他干麽不跟他的秘书说她是他老婆?而她又为什麽不挺身道明她是“总经理夫人”,才被误会是想拎着行李跟人家跑。

  心头一惊,原来她在意他没跟“众人”宣布他已婚而她是他妻子的事。这一中午送便当被秘书“打枪”时,自己才会那么生气。

  她干嘛要生气?明明是假结婚,也是她对他表明他想搞外遇,请便!

  那现在是怎麽回事,自己干麽生闷气?

  端着两杯咖啡,皮箱躺在脚尖前,她杵在原地,肚里的气不停翻滚……

  抿嘴,却亿起方才两人嘴对嘴的画面,又羞又气,脸颊瞬间双倍涨红。

  她懂了,她应该是在气“那个”——在接收她圣洁无比的初吻後,他竟然头也不回丢下她跟别的女人走了,真是令人生气的家伙!

  第6章(1)

  坐在铁沙掌的黄色敞篷跑车内,高咏春刻意把头偏向外边,尽量不看他。

  三天前,他把她丢在路边,虽然他急着去看医生情有可原,可是,她就是很生气,再怎麽说她也是他老婆……一个大男人这样对待自己的老婆,就算现在把他拖到她面前大卸八块都不能消她的气!

  她原本已经打算和他冷战到底,如果他没向她说一句道歉,她这辈子都不会再和他说话。

  谁知奶奶突然决定出院後要到乡下静养,而铁爷爷知道大笨牛在一个小渔村有一间“绿能实验屋”,觉得那儿适合奶奶静养,但久未居住,於是派遣两人当先锋队,先下乡去打扫一番。

  所以说,不是她高咏春没志气先低头,她是为了奶奶,一切都是因为她太孝顺了,为了尽孝,她只好咬牙和讨人厌的大笨牛同车前往。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