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牛夫|第66章

  第10章(1)

  铁沙掌出院後,爱情本该因小别而增温的夫妻俩,却各自因心结未解,相敬如宾。

  高咏春以赶工制作手工皇冠为由,三天来都窝在书房不曾进入主卧房,而他以为她察觉“小盒子”的秘密生他的气,他心头吃送她小盒子的家伙的醋,却因不想让她知道这东西和那个人的存在而有怒不能说,导致自己也闷闷不乐。

  “黄课长,麻烦请你妻子向‘戴安娜的纯手工饰’的卖家说,社区舞蹈表演日期要延後,请她慢慢做,不用连夜赶工。”站在主卧房的阳台,铁沙掌板着脸和公司黄课长通话中。

  他一心想着要有帮妻运,让她的网拍生意蒸蒸日上,遂请黄课长让他妻子去下标一百顶水晶皇冠,末料,现在她整日以此为由,不和他回房睡觉。

  “那,总经理,请问要延多久?”

  “一百天好了。”一天做一顶,时间应该很充裕。

  “一百天?”

  “不,半年。”他改口,这样她更有时间陪他。

  “半、半年?”

  “怀疑呀!”

  “没、没有,我马上请我老婆上网去留言。”

  挂了电话,他心情还是很闷,回头怒瞪着矮几上的小盒子,心头一把火瞬间狂燃,恨不得放火把它烧了!

  在她从绿能屋回来的前一天,朱秘书到家里帮他拿换洗衣物,刚好遇上快递送来这个小盒子,收件人是“高妮妮”,她不在,朱秘书当然拿给他。

  他在病房内打开盒子一看,里头有个蝴蝶形状的红宝石别针,还有一张卡片,上面写了几行充满爱意的字眼,最後的署名是“在台湾某处的我”。

  “孬种,有种就把名字写出来!”当时他在病房内瞪着卡片咆哮,一副想和卡片单挑的火爆样。

  他请人去查,发现寄件人的名字和地址全是鬼扯一通,那是一间久未有人居住的房子,房子主人的姓氏和寄件人压根不同。

  他光用膝盖想也知,这是她前男友送给她的生日礼物,因为前一天他才托朱秘书买她的生日礼物,隔天他就送来这小包裹。是想和他较劲吗?哼,一个小别针也想和他比!

  但,会不会她早已知道她的前男友有送包裹给她?那个不敢写上真名的孬种,写着“在台湾某处的我”,不就代表他已回国,说不定也和她通过电话……

  低首思忖片刻,他恍然大悟。对,没错,他们可能已通过电话,所以她知道快递有送来她的生日礼物,她却没有收到,怀疑他将它藏了起来,才会对他说:“我希望你行得正、坐得直。”表面上是在说朱秘书的事,实则暗喻他偷藏她的礼物,所以当她看到他藏在枕头後的小盒子却不归还她,自此和他呕气到现在,宁愿窝在书房也不回主卧房。

  盯着小盒子,他恨不得将它吞了一了百了,要他将这礼物捧到她面前“归还”给她,就活像将她送到她前男友面前一样,不如杀了他比较快!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