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完美牛夫|第73章

  一来,是住绿能屋可以省房租;二来,或许她以为两人还有一点点“在一起”的可能,虽然离家那晚她生气又心寒,很潇洒地将离婚协议书给签了,但第二天在绿能屋醒来,她就後悔了,觉得自己太冲动。

  她都能包容破丝袜事件,为什麽不能包容他们去吃晚餐?双人座又如何,他和朱秘书两人当然是订双人座,是她自己後来突然跑去的不是吗?

  对着镜中的自己重重叹了声,“高咏春,你可以再没骨气一点。”她不敢找小可,因小可若知情,一定会这麽骂她!

  只是她不懂,她跟小可去吃宵夜,他干麽气呼呼地,会不会是他以为她又要跟小可去摆摊,所以……

  算了,想那些都没用,他摆明选择朱秘书不要她,也是,她什麽都帮不了他,连缝个扣子都抢输朱秘书,她高咏春还真是多余之人。

  也是,她本来就和他不同路,是她硬生生闯进他的车内、闯进他的婚姻,若她没突然杀进来搅局,也许、也许他和朱秘书已经修成正果。

  那,她还死赖在绿能屋做啥?

  前天晚上睡觉前,她“宽容”的想,如果他隔天亲自来向她磕头道歉,或许她会考虑不离婚,但他没来;昨晚睡觉前,她退一步,心想只要今天他来找她,若他有一点点诚意,她会愿意不离婚外加原谅他,前提是他得保证不再让破丝袜事件上演。

  但……唉,这会他说不定快活地庆祝恢复自由,哪会想到她在这眼巴巴盼着他来?

  是说,他好像也不知她在这儿就是。

  要不要打电话告诉他一声?不行,她最後一丁点骨气要保留住,万一他说他已在协议书上签了名,要她马上滚出绿能屋,那她高咏春不就成了一个大笑话?

  不,是他会变成别人的笑柄,若他不来道歉,他的喜宴上就没有新娘子,铁家的脸就丢大了……等等,若他带朱秘书回加拿大,那他一样有新娘子!

  气死她了,为什麽任何事总是他赢,她输?!

  爱情他赢了、面子他也赢,所有好处都由他一手捞,手大了不起呀!

  真气人,不想他了,她还是想想早餐吃什麽填饱肚子比较实际,如果可以,给她来盘炭烤牛掌吧,把他的巨掌吃了,看他还能用什麽来捞好处!

  现实上,当然没有牛掌可吃。昨天阿福伯送了一袋鸡蛋给她,打算煮鸡蛋粥当早餐的高咏春进厨房前先去打开大门,可门一开,她却陡地被屋外多出来的一堆东西吓得往後弹三步。

  谁在恶作剧!

  门口处怎会有用黑色小石头串起的一大片门帘,该不会是村里的小鬼们以为没人住在这儿,又跑来恶作剧。高咏春定睛细看,门帘做得有模有样,不像恶作剧,黑色石头上似乎有刻字……

  战战兢兢往前走两步,隔着纱门一看,石头上刻有“铁沙掌”和“高咏春”,两人的名字用爱心框起——看到这,她当然知道这是谁的杰作。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