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66章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陈歌仔细翻看柜台上的纸袋,脸色愈发凝重,他用手搓了搓纸袋上的名字,终于发现了问题所在。

  有几个纸袋上的字迹还没完全干透,这上面的名字是刚刚写好的!

  他猛然扭头扫视护士站,没有任何遮挡,不存在藏人的可能。

  “配好药的家伙估计就在附近,它没有走远,只是暂时离开了。”陈歌不确定对方有没有发现自己,他变得更加小心了,翻出护士台,进入了柜台对面的一个病室。

  房门错开一条缝,陈歌站在门口注视着走廊。

  “纸袋上的名字是刚写上去的,药片可能是新配好的,究竟是谁大晚上会去做这样的事情?”陈歌脑海里已经有了几个人选,嫌疑最大的就是畸形脸,他在成为精神病患者以前是医生,而且通过他对自己父亲做过的事情能看得出来,这人报复心极强。

  “会不会是他配好了药,强行喂给被囚禁者吃?”如果真是这样,他完全没有必要在纸袋上写下一个个病人的名字,所以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刚过午夜十二点,现在是情况最不稳定的时候,陈歌宁愿多耽误一些时间,也要弄清楚这些纸袋和药片出现的原因。

  站在门口,陈歌透过门缝盯着昏暗悠长的走廊。

  大概十几分钟后,三楼走廊尽头有一道模糊的黑影出现,离得太远,陈歌也不知道它是从某个病室里出来的,还是从其他楼层跑来的。

  “是那个精神病?”看不见脸,陈歌又不敢开灯,只能握着碎颅锤藏在门后,做好了动手的准备。

  黑影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踉踉跄跄,好像随时都会跌倒一样。

  随着它不断接近,陈歌发现了一个更奇怪的问题。

  这个东西走路没有任何声音!

  “按照它那种踉跄的前行方式,不可能没有脚步声的。”

  一愣神的功夫,黑影靠的更近了,陈歌依稀看到了它身上的衣服。

  白色的护士制服在漆黑的走廊里有些显眼,与遍地散发臭味的被褥格格不入,它好像原本不属于这里。

  “不是畸形脸,似乎是个女人?”陈歌不敢确定,他上半身压在病房门上,眼睛贴在门缝处。眼睛一眨不眨,生怕错过重要的东西。

  “过来了。”

  穿着护士外套的黑影低着头,嘴里似乎念叨着什么,它距离陈歌所在的病室越来越近,陈歌也看的越来越清楚。

  这移动的黑影根本就是一个身穿护士外衣的怪物,腰部弯折,身体各部分极不协调,连手指都有些畸形,整个人就像是被车撞过一样。

  眼前的女护士破灭了陈歌前二十多年对护士的美好幻想,隔着一扇门,他抓着碎颅锤,掌心开始冒汗。

  乱糟糟的黑发向前垂落,遮住了大半张脸,在她经过陈歌藏身的病室门口时,这怪物忽然停了下来。

  那一瞬间,陈歌屏住了呼吸,将碎颅锤慢慢举起。

  女护士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她低垂的头颅慢慢抬起,黑发朝两边滑落,露出了那张很普通的脸。

  “是她?!”

  就是这很普通的脸,让陈歌瞳孔紧缩。

  他见过这张脸,在第二病栋的活动室内,他亲眼在黑白照片里看见了这张脸!

  “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个粗壮的女护士就是多年前死在第三病栋里的那个人,听高医生说,当时警方还参与侦破,认为凶手就在病人当中。

  “死后仍在此地徘徊?”陈歌有些明白女护士走路为何会没有声音了,他一只手摸到了背包里的杀猪刀。

  停顿了大概一两秒钟,女护士费力的转动身体,她身体好像快要摔倒一样,扑向陈歌所在的房门。

  “咚!”

  脑袋撞在病房门上,发出一声闷响。

  陈歌果断抽刀,往后跳去。

  病房门没有上锁,陈歌已经做好了跟这怪物硬拼的准备。

  可就在这时候,楼下某个房间里又响起了门扉晃动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女护士就如同提线木偶般,强行转身,打开护士站柜台旁边的小门,进入其中。

  “怎么回事?”陈歌后背已经湿透,女护士在第三病栋里地位低下,似乎只是一个没有思维,凭借本能行事的残念。指挥她去做这一切的人,才是幕后真凶。

  陈歌不敢有丝毫放松,为了不打草惊蛇,他没有趁此机会在女护士身上试验杀猪刀,而是默默躲在门后注视着她。

  回到护士站,女护士从柜台下面取出一个站满污渍和血迹的笔记本,对照着笔记上的内容,将一袋袋配好的药放在柜台上。

  护士站在陈歌躲藏的病房对面,此时女护士就正对着陈歌,所有动作都被陈歌看的清清楚楚。

  她动作娴熟,很快挑选了十几个纸袋进入楼梯间,好像是去了四楼。

  等女护士走远,陈歌才从病室里出来,他跳进护士站,将护士翻看过的笔记拿了出来。

  笔记很厚,里面夹着大量病例单和诊断报告。

  陈歌随便翻了几页,发现被记录在笔记本上的病人有一个特点,他们全都已经不在人世了。

  所有诊断报告当中,在诊断结果那一栏都被人用红笔涂改,写着四个字确认死亡。

  “躲在病院里的凶手一直在跟踪那些病人?还是说所有在康复中心接受过治疗的病人,去世后又回到了这里?”

  陈歌在病例单中找到了李春燕和张启思的名字,他又看了一眼柜台,那两个写有他们名字的纸袋已经被女护士拿走。

  “四楼有两个假人背后就写着这两个名字,所有去世的病人,都在第三病栋里有了一具对应的假人,每晚还会有‘人’专门去送药,就像是他们生前一样。”康复中心已经荒废了四五年,但第三病栋却仿佛一直在正常运转一样,只不过它们的病人由活人变成了死人。而这一切的变故,很可能和病栋当中那扇门有关。

  “会不会是因为‘门’长时间没有关闭,导致门后的世界和现实世界部分重合在了一起?就像我鬼屋卫生间里的那个隔间。”陈歌没有细看笔记,将其拿起塞进背包,而后进入三楼走廊,他准备趁着女护士没有回来,先去三楼卫生间里看一看。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