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69章 门!

  “我对这个孩子的一切都感到好奇,但是隐隐又有一丝担心,他就像是一个泥潭一样,靠得越近,就越危险。”

  “孩子的母亲患有双相障碍,只有在看见自己孩子的时候,才会不那么紧张。为了方便治疗,我们这里的医生总会带着孩子去看她,主要是为了缓解她的病情。”

  “孩子对母亲有种天生的依赖,他那么小一点,就已经可以辨认出自己的母亲。”

  “可是让我觉得奇怪的是,这孩子张口说出的第一个字,不是妈妈,也不是自己的姓名,而是‘门’。”

  “我一开始以为是自己听错了,或者那是孩子在无意识间发出的声音,可能当护士抱起孩子离开的时候,他用那粉嫩的小手指向关着自己母亲的房门,嘴里反复说着同一个字门。”

  “他似乎在向我们表达自己的意思,他想要靠近那扇门。”

  “这是最让我不安的地方,我盘问过病院里的所有人,没有一个人教他说过这个字!”

  “没有人教,他却念出了这个字,并且还清楚这个字的意思。这些是谁告诉他的?难道我的办公室里还有其他东西存在?”

  “后来发生的事情更加恐怖了,抱着孩子的护士和我进入三号病房看望他母亲时,这孩子看着走廊尽头,双手摆动,好像是在和谁打招呼。”

  “当时我看的清清楚楚,走廊里除了我们外并没有其他人存在。”

  “如果仅仅只是这样,我也不会太过担心。”

  “但是随后,护士也发觉不对劲,就问他在干什么?跟谁在打招呼?”

  “这孩子当时结结巴巴的说了三个字何亚军。”

  “护士不明白这三个字的含义,以为孩子只是咿咿呀呀随便喊喊,她没有放在心上,抱着孩子进入走廊深处。”

  “其实当时我很想拦住她,因为何亚军确有其人。在第三病栋建成之前,有一位工人出了意外,那个人的名字就叫做何亚军。”

  “这件事连病院里的医生、护士都不知道,他怎么会偏偏念出何亚军的名字?”

  “我站在病室门口,看着护士抱着孩子走远,当她走上楼梯的时候,小男孩再次朝护士身边无人的角落摆手。”

  “说实话,我见过那么多患有诡异病症的疯子,从来没有害怕过,但是那天在走廊上,我头一次感受到了恐惧。”

  “经历这件事后,我对他更加留意了。”

  第一封信到此结束,直到最后院长都没有说这封信要寄给谁,陈歌全部看完,只在信的开头找到了陈医生三个字。

  “姓陈?难道是我父亲?可他一个开鬼屋的和医生这职业八竿子打不着啊!”陈歌满心欢喜以为找到了自己父母遗留下的线索,现在来看,是自己太乐观了一点。

  打开第二封信,里面的内容更加诡异了。

  “陈医生,我们有必要见一面,事情已经有些失控了。”

  “孩子刚刚学会爬的时候,就会去主动寻找自己的母亲,第三病栋里没人清楚这孩子是怎么离开办公室,自己跑到三号病房外面的。”

  “其他护士和医生也发觉这孩子身上的问题了,他很少哭,总是对着某些地方笑,越到晚上越开心,表现的根本不像是一个孩子。”

  “他学习能力极强,说话也变得流畅,可以准确说出一个一个的词语,但是他说出的那些东西总能让人感觉恐惧。”

  “可能是孩子眼中的世界和我们不同,他把服用镇定、安眠类药物的病人叫做玩具,看着他们就像是看着死物一般。”

  “他还会对着失去理智的病人挥拳、拍手,面朝病人,目光却盯着病人的肩膀,仿佛病人肩膀上有什么东西。”

  “最令人不解的是,他很喜欢跑到三号病房外面,也不进去,就直直的盯着房门,能一个人看一下午。”

  “有医生和护士建议我将这个孩子弄走,交给福利机构抚养,他们也被这孩子整害怕了。”

  “送走孩子可能会对母亲的治疗产生影响,我们用了快一年的时间才把他母亲的病稳定下来,不能半途而废。”

  “我否决了医生的建议,大概又过了几个月,警方那里传来了好消息,他们以那辆套牌车为线索,在南方找到了孩子的亲生父亲。”

  “此时孩子母亲的病情已经基本稳定,我们委托律师将孩子父亲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住院、治疗产生的费用,同时也要求他给孩子母亲一个名分。”

  “官司胜诉,孩子父亲不知是害怕坐牢,还是心存悔意,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

  “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孩子母亲也逐渐走出疾病困扰,这个年轻的母亲在自己孩子面前,显得格外坚强。”

  “后续治疗又持续了半年时间,孩子母亲的疾病已经完全得到控制,她没有什么亲人,离开那天除了少数几个医生外,并没有引起太大的波澜。”

  “孩子跟随母亲一起离开,但是在精神病院的这三年已经对他的成长造成了不可逆的影响,直到离开的前一天夜里,这孩子还偷偷跑到走廊上,对着门板说些谁也听不懂的话。”

  “母子两个离开后,我本以为尘埃落定,一切到此终止,但谁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一个完全失控的地步。”

  “仅仅过了一年,在那孩子四岁的时候,他又被自己的父亲送了回来!”

  “据他父亲说,孩子的母亲在家中遇害,而孩子本人目击了整个过程。”

  “再次见到这个孩子,他变化了很多,唯一的支柱倒塌了,他此时的状态就和他母亲刚到病院时一样。”

  “鉴于这孩子以前的种种表现,我们病院没有接收他,让他父亲带他去大医院就诊。”

  “也就在我们拒绝他的当天晚上,午夜十二点过后的第一分钟,刷着白漆的第三病栋三号病房门开始向外渗血。”

  “大概持续了一分钟的时间才停止,这件事等我知道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星期以后了。在这段时间内,病栋里开始出现各种匪夷所思的事情。”

  第二封信戛然而止,陈歌看着信件里的文字,对应着院长的描述,他想起了一个拥有同样经历的人。

  迫不及待打开第三封信,信封里放着一张女人和孩子的合影,在看到这张照片的瞬间,陈歌的脑海里掀起狂澜。

  他看过这张照片,就在海明公寓帮助门楠整理东西的时候!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