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74章 怪物的弱点

  “最年幼的人格?门楠的第三人格隐藏很深,平时极少露面,这件事我不敢保证能做到,你最好提前有个失败的心理准备。”高医生那边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已经急匆匆跑出了家。

  “我遇到的事情只有那个幼年人格清楚,高医生,不管使用什么方法,一定要弄醒他!”门板被撞击,身后不断发出嘭嘭声,高医生在电话那边也听得清清楚楚。

  “我尽力!”他和陈歌是通过高汝雪认识的,一开始他只是把陈歌当做普通的心理学爱好者,后来陈歌出手义务帮助他治疗王欣、门楠,这让他对陈歌的印象大为改观,同时也引起了他的一些疑惑。

  尤其是在海明公寓里,那天晚上他也看到了一些特别的东西,只不过他谁也没说,压在心底,想要自己找出答案。

  电话没有挂断,高医生开车赶往门楠所在的医院,陈歌背靠房门苦苦支撑。

  大约两三分钟后,撞门的声音没有消失,更糟糕的是距离陈歌不远的八号病房传来锁链滑动的声音。

  那扇特别加固过的铁门,慢慢错开了一条缝。

  一张左右不对称的畸形脸往外看了一眼,他脖颈伸长,穿着精神病医生的外套从屋内走出。

  “这家伙藏在病房里。”陈歌尝试过开门,并未成功,仔细想想可能就是畸形脸在里面搞鬼。

  碎颅锤斜顶着三号病房的门,他现在能用的只有杀猪刀。

  “这人只是个精神病,对付起来应该比女护士要简单一点,如果他实力很强,在第二病栋洗衣房的时候也就没有逃走的必要了。”

  陈歌看着畸形脸,考虑要不要把他也关进房门里。

  “不知道活人进入门后的世界会发生什么,如果他敢对我动手,那正好用他来做个试验。”越是危险的时候,陈歌越是冷静,他握紧杀猪刀,调整碎颅锤的位置,形成一个支点。这样就算他身体不再支撑门板,房门也不会立刻被打开。

  午夜十二点过后,畸形脸身上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他的表情更加癫狂,空着一双手,不快不慢的朝陈歌走来。

  “有些不对劲。”陈歌很敏锐的发现问题所在,这家伙在第二病栋的时候,手持斧头还落荒而逃,可进入第三病栋后,他居然敢赤手空拳的靠近拿着刀刃和铁锤的陈歌。

  白猫也炸了毛,刚才和女护士打斗时,它就从陈歌肩膀上跳下,对着畸形脸呲牙露齿。

  面对一人一猫,畸形脸的表现和之前截然不同,他那张好像是动过手术的脸,露出难看的笑容。

  他走的越来越慢,好像背负着很重的东西,双肩下沉,每一步都很艰难。

  “这姿势和王声龙有点像……”

  杀猪刀横在胸前,陈歌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出现了。

  畸形脸的嘴越裂越大,他后背上浮现出了第二个人头。

  那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头颅,恐怖的事情在后面,就好像是蹲在地上的人慢慢站起,一个身高接近两米五的瘦长怪物从畸形脸后背伸出。

  它下半身和畸形脸的后背相连,上半身碰到了天花板,向前弯曲,好像一条人头蟒蛇一样伸向陈歌。

  “这是什么东西?”就算有了心里准备,在看到这怪物的时候,陈歌还是被吓了一跳。

  怪物身体瘦长,套着件用白大褂裁剪缝制的白布,从白布的缺口能够看出,这怪物的身体上还有另外几张麻木沉默的人脸。

  它一开始可能个子不高,不断跳在活人的肩膀上,吃掉了一个个人,最后才长成这样。

  陈歌留意到一点,王声龙曾用一幅画来描述他和怪物的关系。画里他自己站在下面,怪物踩在他的肩膀上。

  而眼前畸形脸和怪物的关系却有点不一般,那怪物是从他后背钻出来的,他的后背和怪物的身体相连接。

  “畸形脸就是怪物本身?还是说他们达成了某种协议共生在了一起?”

  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畸形脸停在距离陈歌两米多远的地方,但他后背上的那个瘦长怪物已经伸到了陈歌头顶。

  怪物的脸极为普通,是那种扔进人群里转眼就会忘记的类型,可谁又能想到,这普普通通的容貌下竟然隐藏着一个如此恐怖的怪物。

  “我们来玩个游戏,你赢了,我就放过你。你输了,就把你的身体给我。”畸形脸和怪物的嘴同时在动,声音直接出现在陈歌的脑海里:“游戏的名字叫做看谁先开口说话。”

  这其实是个玩家必输的游戏,因为没有时间限制,王声龙的遭遇就是前车之鉴。

  答应玩游戏后,怪物会直接跳到玩家肩膀上,慢慢折磨同化他。

  如果忍不住开口,怪物就赢了,一直闭口不言,怪物就一直蹲在肩膀上,游戏也不会终止。

  看着白布缺口处露出的几张人脸,那每一张脸可能就代表一个活人。

  “想玩游戏可以,不过规则需要重新制定一下。”陈歌开口说道,声音十分平静。高医生在赶往医院的路上,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拖延时间。

  怪物停在陈歌头顶,隔着半米远,那张脸微微一窒,它似乎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停顿片刻后,它扭头看向畸形脸,似乎在询问该怎么回答。

  正常人看到这东西不是应该抓狂尖叫吗?

  畸形脸笑容僵在脸上,他认为自己被陈歌戏耍,嘶喊着,伸手指向陈歌的脑袋。

  怪物明白了畸形脸的意思,瘦长的身体向下压去,一双枯瘦的手抓向陈歌的脸,它的身体还在不断伸长。

  陈歌看到自己把怪物逼急,非但不慌,思路比刚才还要清晰:“这怪物有弱点!它进攻我的时候,只动了上半身,下半身还在畸形脸身上,说明它的下半身很可能无法随便移动。”

  “怪不得它会和人玩这个游戏,如果它可以直接跳到别人身上,占据人的身体,根本没有必要打着玩游戏的幌子。”

  陈歌抽刀躲闪,他双眼却十分明亮:“它在移动身体,从一个人身上跳到另一个人身上时,估计就是它最虚弱的时候。”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