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175章 最后一张底牌

  陈歌一直被动躲闪,险象环生,很快被怪物逼入死角,他似乎已经没有退路了。

  “等等!我同意和你玩那个游戏!”

  在死亡面前,陈歌“服软”了,他把手机装入口袋,看着伸长的人头:“就按照你的规则来玩。”

  陈歌前后态度转变有些快,畸形脸心存疑惑,不过那个怪物倒是表现的十分兴奋。

  “想玩游戏可以,先把手里的刀扔了。”陈歌是第一次从畸形脸嘴里听到完整的话,这个人声音有些特别,嗓子好像做过手术,听起来尖锐刺耳。

  “如果游戏我赢了,你们要保证我可以安全离开。”

  陈歌的眼神里充满了不信任,见到他流露出这样的目光,畸形脸心里的担心反而少了一些:“从门那离开,把刀扔了,等你赢了游戏,我会告诉你出去的路。”

  这个游戏玩家必输,如果陈歌真的玩了这个游戏,那等待他的将是噩梦般的精神病院生活。

  “好,我同意,下面需要我做什么?”陈歌将杀猪刀扔在身前,刀柄对着自己的方向,双手插进口袋当中。

  “站在原地别动就行了。”畸形脸往前走了一步,他和陈歌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两米以内:“从我这句话说完开始,无论你听到什么、看到什么都不能开口说话,否则就算你输。”

  他紧盯着陈歌,后背的怪物还在伸长,那张面容普通的脸倒悬在陈歌眼前。

  “这都不说话,那就再来点更刺激的。”畸形脸坐在上,弯下腰,怪物的躯体从他后背完整爬出。

  怪物身高三米多,双腿不到一米,头和脚都跟正常人一样,唯有中间的身体,好像是许多人拼接在了一起。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怪物上身太长,下肢不稳,离开畸形脸的身体后,摇摇晃晃朝陈歌走来。

  他们之间只有两米的距离,那怪物上半身悬停在陈歌面前,下半身慢慢靠近。

  怪物似乎是害怕陈歌反悔,枯瘦的手抓着他的肩膀,防止他逃跑。

  被这样一个怪物靠近,陈歌也有些紧张,他在脑海里将之前计划好的动作重复了几遍,双眼看着怪物的双腿。

  当那双腿走到和杀猪刀并排的时候,陈歌放在口袋里的手突然抽出,他身上还有一件东西百分百能对鬼怪造成伤害!

  尖锐的笔尖刺入怪物眼眶,因为用力过猛,被透明胶带包裹了五六层的笔杆直接碎开。

  “啊!”

  半根笔没入怪物眼眶,它的身体如蛇般弹动,显然受到了不小的伤害。

  海明公寓陈歌无意间用小小砸向镜鬼,硬是从镜鬼身上撕下一块肉,那个时候陈歌就明白了一件事,鬼怪自己就是对付鬼怪最直接有效的方法。

  使用笔仙藏身的圆珠笔是他早就计划好的事情,在怪物失控的时候,陈歌拔出圆珠笔,向前扑倒。

  他主动出手,占据先机,等畸形脸反应过来,陈歌已经抓住了身前的刀。

  他扔刀的时候其实就想好了一切,刀柄对准自己,在漆黑的走廊里,畸形脸很难注意到这些细节。

  反手握刀,陈歌对准怪物最脆弱的双腿就砍了下去。

  今夜他神经一直紧绷,所有的负面情绪都在这一刻宣泄出来。

  每一刀下去,怪物的身体都会消减一丝。

  “杀猪刀效果太弱,没办法直接废掉这怪物,等它缓过神来,局势仍旧对我不利。”陈歌迅速冷静下来:“杀猪刀废不了怪物,但是可以废掉背负怪物的人。”

  他手持杀猪刀,扭头看向站在两米外的畸形脸。

  “这是什么眼神?”畸形脸不对称的脸颊挤出一个难看的表情,他感觉历史要再一次重演了。

  “就是你!”陈歌举刀冲来的时候,畸形脸已经转身蹬地一气呵成,扭头朝楼梯跑去。

  畸形脸玩命逃跑,陈歌拿着杀猪刀一脸杀气疯狂追赶,那个眼睛被笔仙戳瞎的怪物跟在最后面,好像蛇类一样在地上爬动,速度也很快。

  三人形成了一种诡异的平衡,从一楼跑到四楼。

  进入四楼走廊后,陈歌稍稍放慢了速度,畸形脸似乎是有目的想要把他往这个方向引。

  经过其他几个楼层的时候,畸形脸都没有转弯,很明显是直奔四楼而来。

  “他是想要从那扇铁门逃到其他病栋?不可能啊,这家伙似乎只有在第三病栋里才能驱使怪物。”陈歌心里清楚,第三病栋对于这几个精神病来说是一个非常特殊的地方,从各方面来说都是这样,他们应该不会主动离开才对。

  速度再次放缓,在快要跑出第三病栋的时候,畸形脸终于停下了脚步,他大声叫喊,整张脸都变了形。

  听到畸形脸的声音,两边的病房里爬出两个男人,他俩身上有伤,正是许童和患有幻肢症的病人。

  三人聚在一起,陈歌也不是太害怕,关键是许童和另外那个病人,他们的后背上也都有一个怪物正在慢慢向外舒展身体。

  “第三病栋的每一个病人都被怪物附了身?他们之间的关系,比当初的张鹏和镜鬼融洽许多,这可不是个好兆头。”第三病栋里有九个病人,去掉王声龙外,今夜陈歌很有可能要面对八个类似的怪物,甚至还可能存在比这种怪物更恐怖的东西。

  瘦长的身体从病人后背钻出,陈歌被三个怪物围在中间。

  “别怕,很快你就会变得和我们一样了。”畸形脸拖着另外两个病人,跑出第三病栋,他把第二病栋和第三病栋中间的那扇铁门锁住,断绝了陈歌的后路。

  站在四楼走廊中央,陈歌似乎已经没有了翻盘的希望,三个怪物堵住了所有出口,它们一点点逼近,连自杀的机会都不会留给他。

  “三星恐怖场景对我来说还是太勉强了一点。”陈歌靠在墙壁上,从贴身的口袋里取出一枚哭泣的糖果:“这是我的最后一张底牌了。”

  张口将哭泣的糖果吞入嘴中,陈歌能感受到无穷的怨念和阴冷的气息传遍全身,就好像被人从背后拥抱。

  黑色的长发如同浪潮拍打墙壁,极度邪恶的气息在苏醒,她身穿红衣从陈歌的影子里走出。

  “张雅!” .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