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250章 他说去废校约会

  “带着碎颅锤,果然感觉安心了许多。”

  陈歌背上包,拿着手机离开了恐怖屋。

  荔枝的鬼故事还在继续,她已经讲到了第三个故事。

  这个故事她讲的很细致,就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让听众觉得比较恐怖的是,这个故事的很多细节都和第一个故事映照。

  也就是说,第三个故事里,在午夜开出租的司机就是那个被鬼替换的倒霉蛋。

  “鬼开车,越听越像是怪谈协会他们的风格。”

  陈歌在乐园门口等了很久,终于等到了一辆出租车,这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半了。

  “应该能来得及。”陈歌打开车门,还没进去,就听见里面传出了几年前比较流行的DJ。

  出租车里没有开空调,司机是个中年人,胳膊压在车窗上,跟随节奏轻轻晃动着脑袋。

  “这人怎么有些眼熟。”

  陈歌看着那人的脸,想了好久才想起来,他去西郊私立学院完成张雅的好感度任务时,就是这个司机送的他。

  当时他在取手机的时候不小心把水果刀带了出来,结果司机误以为他是劫车的,还在车顶上广告栏上打出了“我被劫持请报警”这几个字。

  真巧,或许这就是缘分。

  “要去什么地方?”

  陈歌怕对方认出自己后拒载,手挡在鼻下,干脆先坐进车内,关上了车门:“老城区槐花巷,我赶时间,麻烦你快点。”

  “槐花巷?”司机把车内音乐调低,犹豫了一下,好像在纠结什么。

  “有问题吗?去老城区还要再加钱?”

  “那地方虽然离这不远,但听说很邪乎,以前有出租车司机在那撞过邪。”

  “都什么年代了,你还信这些?”陈歌脸不红心不跳:“快开车吧,我赶时间。”

  “有时候真是不得不信,前几个星期我还遇见过一件怪事。”司机发动了车子,他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回忆:“大半夜的有个人让我载他去郊区的废校,天地良心啊,我什么都没想就把他拉过去了,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快到地方了,那人给我说他是去废弃校区里约会的?你知道我当时那种感觉吗?拉着个精神病跑了半夜,我头皮都快要炸开了!”

  司机大叔越说越难受:“第二天我就发烧了,真是邪的出奇,我赶紧让我媳妇去找半仙给我求了些符纸。后来缓了整整一个星期,我才敢继续开夜车。”

  “这么吓人的吗?”陈歌有点不好意思,他感觉自己跟别人经历的是两件完全不同的事情。

  “你别不相信,我说的全是实话,当时那个小伙跟你差不多大,看着干干净净也挺正常的,谁知道……”司机大叔在后视镜里看了陈歌一眼,完后他心里突然产生了种很奇怪的感觉,一股凉气慢慢的从双腿爬上了肩膀。

  素未谋面为何似曾相识?

  他脸上的血色逐渐消退,试探着问了一句:“兄弟,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陈歌估摸着对方认出了自己:“上次去西郊私立学院麻烦你了,我也没想到会给你造成这么大的困惑,抱歉。”

  开着车的司机大叔整张脸都变得僵硬,他将紧贴在内衣上的几张符纸掏出,撕了个粉碎:“其实你上车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刚才是跟你说笑而已,那些话你不要往心里去。”

  “不会的,老哥你怎么称呼啊?我在乐园里工作,以后我们可以交个朋友。”陈歌能两次遇见这位大叔,也算是缘分,他不知道对方欣不欣赏他,反正他是挺欣赏这位大叔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

  司机看着身后黑漆漆、早已空无一人的乐园,喉结颤抖了一下:“我姓张。”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司机大叔还是对陈歌抱有戒心,就好像是食草动物跟狮子关在了一个铁笼里,他抓着方向盘的手上都能看见明显的青筋。

  见此情景陈歌也很是无奈,看来那天晚上给司机大叔留下了太深的心理阴影。

  见司机大叔兴致不高,陈歌也就没有去打扰对方,专心听起了荔枝的鬼故事,他想要从中找出和怪谈协会有关的信息。

  阴森诡异的配乐在车内响起,荔枝的鬼故事正好发生在槐花巷,出事的主人公还都是出租车司机,这让坐在驾驶位上的大叔额头冷汗狂流。

  他强迫自己不去听,专心开车。

  距离午夜凌晨只剩下十九分钟的时候,出租车开入老城区,在距离槐花巷还有几十米远的地方,司机大叔停了车,死活都不愿意再往前开。

  陈歌心里也感觉挺对不住这老哥的,付了车钱,下车离开。

  他这边刚关上车门,出租车就直接掉头提速,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我有那么吓人吗?这老哥胆子也太小了。”陈歌看着远去的出租车,对方大概驶出五六十米后又停了下来,似乎是旁边的另一条巷子里有人在朝他招手。

  没过一会,小巷里有个人窜了出来,打开车门上了车。

  司机大叔不愿意在这里多做停留,等车门关好后,就跟逃命一样离开了。

  “正好有人打车?”陈歌仔细回想从巷子出来那人的每一个动作,距离很远,光线又暗,他刚才看的并不是太清楚。

  “不对,那个从巷子里出来的家伙……”陈歌瞳孔骤缩:“他好像是倒着跑出来的!”

  陈歌把手机装入兜里,此时荔枝开始讲述了第五个跟出租车司机有关的鬼故事。

  他狂奔到小巷外面,那辆出租车已经跑远。

  “必须要找到他!”陈歌冲向马路,也不管经过的出租车里有没有乘客,直接将其拦下:“你们出租车司机应该有内部交流的群,帮我找一个人,快!他现在可能有生命危险!”

  司机被陈歌的样子吓得不轻,按照陈歌的描述,很轻松的联系上了那位张姓司机。

  “老张啊,你现在在哪呢?”

  “绝门了,今夜拉的乘客都很奇怪,刚才有个人要去槐花巷,现在这个上车的又要去九江火葬场附近的公交车站台,说有什么东西忘在那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