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337章 除了我,他们都来了

  江铃牵着范郁的手进入门后世界,陈歌现在也没有其他的选择,比起那个满身是脸的红衣,感觉还是血门后面安全一点。

  空气变得粘稠,鼻尖萦绕着一股血腥味,视线被遮挡,好像身处在大雾当中一样。

  “和第三病栋那扇门后的世界不太一样。”

  这是陈歌第二次进入血门当中,活棺村门后的世界血雾弥漫,能见度只有两三米远。

  “别走丢了,这雾里面可藏着会吃人的家伙。”江铃已经彻底撕去了伪装,她稚嫩的声音中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强势。

  “知道了。”陈歌目光古怪:“真难想象,一个跳起来都打不到我肩膀的小家伙,竟然是个顶级红衣厉鬼。”

  “虽然你救了我,但还是请你说话注意一点,否则我只能等你死后再报答你了。”江铃冷冷的看了陈歌一眼,进入门内后,她的外衣就开始发生变化,大雾中的血丝不断缠绕在她的身上,似乎她就是这里的主人一样。

  陈歌眼皮轻轻跳动,觉得这话有些耳熟,他想起了张雅的那封情书。

  等陈歌进来后,江铃关上了门,当她再次打开的时候,门外场景已经完全改变。

  眼前是一个血红色的村落,大雾遮蔽了天空,笼罩着一切。

  “那个红衣很快就会追过来,这扇门拖延不了太多时间。”

  血雾飘到江铃身边时,会直接融入她的身体,但可能是因为受伤太严重的原因,她并不能主动去吸收那些雾气。

  在江铃的带领下,三人朝着村子一侧走去,身后那扇闭合的血门轻轻颤抖,不断有嘶吼声从门那边传出。

  “你要带我们去哪?”血雾对江铃没有影响,但是却让陈歌和范郁觉得很不舒服,两人就好像陷入了泥潭当中。

  “安静点。”江铃示意两人先躲在旁边的小屋里,等了几秒钟,前面的大雾当中走出了一个畸形怪物。

  身体高大,手臂畸形,五官歪斜狰狞,它穿着粗布外衣,东张西望,好像在寻找什么东西。

  雾气弥漫,这个怪物从江铃他们身边走过,很快消失不见了。

  “那是什么?”陈歌朝怪物离开的方向指了指。

  “村民。”江铃眼中的怨毒根本掩饰不住:“他们就是我脑海中村民的样子。”

  “你脑海中村民的样子?这血红色的世界是根据你的认知构建出来的?”陈歌对于所有和门有关的信息都很重视。

  “我不知道这世界是怎么出现的,只知道这个世界和我曾经做过的一个噩梦很像。在我的噩梦里,所有村民都是像他那样的怪物,畸形丑陋,还一直在寻找我,想要把我抓回去。”江铃没有继续往下说,她换了个方向,朝着村子深处走去。

  门后是一片血红色的世界,但是陈歌直到现在都没有弄清楚,这世界究竟是连在一起的整体,还是一个个独立的个体。

  按照跳楼的侦查员所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扇门,只有在心灵彻底崩溃、最绝望的时候才有可能推开这扇门。

  第三病栋的门是门楠推开的,门后的世界就是门楠印象当中的世界,一个个因为注射镇定药物、好像行尸走肉般的病人,扭曲奇怪的医生,以及因为害怕产生的断手等等。

  活棺村门后的世界被血雾笼罩,到处都是身体畸形想要抓到她的村民,这很符合女鬼生前对村子的印象。

  “难道门后的世界就是人心的映照?是一场真实存在的噩梦?”

  陈歌又想到了自己鬼屋里的那扇门:“可为什么我的鬼屋里会有一扇门?那扇门是谁留下的?”

  血雾蔓延,身后传来了嘶吼和打斗的声音,应该是怪谈协会的红衣和门后世界的村民交手了。

  “让它们打吧,我们去取一个东西。”

  穿过血雾,江铃带着陈歌和范郁来到了村子中心。

  这里的雾气变得稀薄,中间的空地上跪倒着一片村民。

  它们身体畸形,面目丑陋,就算穿着衣服,也很难被称之为人。

  “它们在干什么?”

  “忏悔。”

  这些怪物低垂着头,身体对准祠堂,而在祠堂和村子中间则竖着一副红棺!

  与现实当中不同,门后世界的棺材正好堵在了祠堂门口。

  祠堂是村子里供奉先祖的地方,可是这棺材却丝毫不讲道理的立在正中间。

  “只要打开那副棺材,今夜就没事了。”江铃绕到一边,慢慢靠近祠堂:“千万不要惊动这些怪物。”

  三个活人屏住了呼吸,挪动脚步,一点点靠近祠堂。

  雾气涌动,似乎是察觉到了活人的气息,有些怪物低垂的头轻轻晃动。

  范郁和江铃走在前面,陈歌断后,他看着那些跪倒在地的怪物,觉得有些瘆人。

  四周散落着红色的纸钱,怪物们就好像是在参加一场葬礼,它们被迫低头摆出悲伤的表情,想要挤出几滴眼泪。

  “哭丧?葬礼?”陈歌自进入活棺村后,就发现这村子里有很多和白事有关的东西,包括悬挂在街道上的白灯笼、纸钱和棺材。

  “不管现实当中,还是在门后的世界,这个村子好像都在举行一场葬礼,一场延续到现在仍旧无法结束的葬礼。”

  陈歌摸出黑色手机看了一眼:“我已经进入门后的世界,可手机并没有提示我任务失败,看来在黑色手机的判定当中,无论门内门外,只要不离开村子就行。”

  他翻找到任务信息,活棺村这三个字是他从黑色手机上看到的,一开始他只是觉得这个名字很奇怪,并没有多想。

  可现在结合起他在村子里遇到的种种事情后,陈歌隐约有了一些猜测:“活棺?”

  滑动屏幕,翻到了任务提示那里,陈歌看着手机上的信息。

  “那一天,除了我,他们都来了。”

  这次试炼任务的提示信息很短,陈歌慢慢眯起眼睛,他一直到现在才明白了这句话的含义。

  “那些人是来参加‘我’的葬礼,他们来为‘我’送丧,所以才会出现除了我,他们都来了的情况。这个提示信息是想要告诉我,破局的关键和葬礼有关。”

  陈歌看向祠堂门口,此时江铃已经悄悄跑到了红棺旁边。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