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343章 往后看

  陈歌刚把手机收起来,高汝雪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估计是鹤山通知了她。

  “这么着急?”

  陈歌接通电话,还没开口,话筒那边就传来了高汝雪特意压低的声音:“我没戴耳机,室友就在外面的走廊上,你别大声说话。”

  高汝雪现在的情况似乎不是太好,能从她的语气中听出一丝紧张和不安。

  “我刚才听鹤山说你的室友被鬼上身了?”

  “应该要比鬼上身还要恐怖,我感觉她就像是彻底换了一个人。”

  “是行为习惯上出现了改变吗?”

  “她表现的和平时一样,但我能感觉的出来,那不是她!”高汝雪十分肯定:“你听我说,这件事也跟我们学校的一个传说有关。”

  “老教学楼的地下室里有一座眼睛会流血的石膏雕像,传说只要在晚上十二点找到它,就可以问它一个问题。”

  “我的室友有两个,一个叫马颖,一个叫刘娴娴,那天晚上她俩是一起出去的。”

  “她俩为什么要去找雕像?就因为好奇?”陈歌小声插了一句。

  “刘娴娴喜欢上了一个她不该喜欢的男人,她一直在纠结,该不该和对方交往。”

  “她是个单亲家庭的孩子,特别没有安全感,谁对她好一点,她就会觉得那个人特别好,我们都劝过她,可她就是不死心。”

  “她很固执的认为那个男人也深爱着她,只是因为种种原因才不能和她在一起,她想要下定决心,但是又害怕胆怯,所以想要找到雕像,问一下那个男人是不是真心爱她。”

  陈歌在情感方面是一片空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那另一个女孩为什么也要找雕塑?”

  “马颖有一个姐姐,五年前也考入了九江医科大学,可是在上到大二的时候,她姐姐在返校途中失踪了,一直到现在都没有找到。”

  “她想要弄清楚自己姐姐去了哪里,这已经成了她们一家的执念,在听到这个传说后,就产生了试一试的想法。”

  高汝雪说到一半,走廊上突然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似乎是在催促她。

  匆匆应了一声,高汝雪加快了语速:“这两个人非要去试试,她俩胆子又都很小,结果就拉上了我一起。”

  “我们是一星期前过去的,晚上十一点多进入老教学楼地下室,那里堆积了很多废品,想要找到雕塑很难。”

  “第一天,我们搜查了大部分区域,什么都没有发现。”

  “到了第二天晚上,我以为她俩会死心,结果谁知道她们又拉着我过去。”

  “同寝室这么久,我没忍心拒绝她们,就第二次和她们一起进入地下室。”

  “这回和上次不太一样,刚进去没走出多远,我就听到有人在笑。”

  “我询问两个室友有没有听到笑声,但是她俩都说没有听到,我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强行把两人拽了出去。”

  “这事我本来以为到此就会结束,可我没想到她们第三天晚上竟然还要去。”

  “那是我第一次发觉两位室友出现了问题,我警告她们如果再去的话,我会把这件事告诉宿管和学校保安。”

  “她们见我不是在开玩笑,这才回到自己床上。”

  “让我真正感到一丝害怕的事情发生在第四天清晨,我睁开眼的时候,两个室友都已经醒了,她俩躺在床上,看着我,脸上带着笑容。”

  “第四天晚上的时候,两个室友并没有再出去,但我一直觉得很不安,早早的躺在床上,假装睡着。”

  “凌晨两点多的时候,两个室友同时起身,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轻手轻脚的离开了寝室。”

  “我没敢追出去,等到凌晨三点半,她们才回来。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躺在自己床上。”

  “第五天晚上和第六天晚上也是这样,一直到昨天晚上。”

  “她们又是凌晨两点多偷偷离开,大概凌晨三点半的时候,室友回来了,但让我感到害怕的是,回来不是两个人,而是三个!”

  “寝室里没有开灯,我看不清楚,感觉它们三个穿的都差不多。”

  “三人走到床边,躺在三张床上,最让我觉得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寝室里一共只有三张床,其中有一个人好像是爬到了我的床上。”

  “我一晚上都没敢翻身,手藏在被子里拨打电话,下面我说的这些你可能不相信,但确实是事实。”

  “我给所有人发送短信,收到的回信都是往后看,唯有给你留言的时候,收到的是系统的正常回复。”

  “那多出来的一个人应该就躺在我身后,我那个时候只能给你发信息、打电话,可是你的手机却打不通。”

  “整整一个晚上,天亮以后我才敢往身后看,我的床上什么都没有。”

  “一个小时前,我的室友从床上醒来,她们表现的都和平常一样,喊我一直吃早餐、上课,但是……”

  “你还没好吗?”

  电话里传出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厕所的门似乎也被推开了。

  “没事,跟朋友聊天呢。”高汝雪声音瞬间发生改变,她非常冷静。

  “你平时跟我们都少说话的,这可不像你性格啊?是男朋友吧?”另外一个女生笑了起来:“别光顾着聊天,今天的解剖课还挺重要。”

  “行。”高汝雪对着电话又说了一句:“有时间晚上可以过来吃个饭,我这可是第一次邀请别人,你想清楚再拒绝。”

  “你赶紧上课去吧,我晚上会过去的。”陈歌的声音很有磁性,透着一丝成熟和自信。

  挂断电话,陈歌表情立刻发生了变化:“高汝雪让我晚上过去面谈,看来昨晚的事情确实把她吓的不轻。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只有我手机的电话和留言功能可以正常使用?”

  他将两个手机都拿在手中,实在想不明白这个问题。

  “雕塑、多出来的人、电话短信……”陈歌其实很想问问高汝雪,那个所谓的地下室和地下尸库有没有联系。

  “十号背着一具尸体,那具尸体会不会和九江医学院的地下尸库有关?”

  陈歌在脑中将所有的线索过了一遍,看似杂乱的线索隐约串联在了一起。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