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367章 门前的布偶

  陈歌眼中露出危险的光,怪谈协会会长带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正因为如此,他才更加迫切的想要将那个人找出。

  “五起凶杀好像是在进行某个仪式,怪谈协会准备了那么久,在成功将我诱出鬼屋后,估计就已经开始行动了。”

  怪谈协会害怕陈歌暗中搞破坏影响仪式,陈歌又何尝不担心自己的性命,毕竟那个时候许音还未苏醒,他能用的只有一些看起来很凶,实际上并没有多少战斗力的员工。

  不过现在情况不同了,许音已经苏醒,虽说状态比较奇怪,但陈歌也有了一战的底气。

  “许音和闫大年配合,只要能拖住对方的红衣,那我就有把握废掉那个暗中搞鬼的家伙。”

  想到这里,陈歌走到颜队身边:“颜队,我鬼屋那边有点急事。”

  “在凶手落网之前,你最好不要乱跑,别忘了,你也是他们的目标之一。”颜队没有同意陈歌离开,他拿着对讲机和手机,正忙着指挥。

  重新坐回椅子上,陈歌目光扫过颜队和屋内的另外两名警察。

  从第一次见颜队开始,陈歌就没有怀疑过这个充满正义感的警察,但这回他稍有一丝动摇。

  两个小时前,是颜队亲自打电话让陈歌去市分局。

  颜队给出的理由很充分,无可挑剔,也确实有保护陈歌的意思,但那个时机太巧了,正好是怪谈协会想要打鬼屋主意的时候。

  再往前推,怪谈协会想要夺取活棺村的门,他们准备的非常充分,不管是对江铃还是对活棺村都很了解,可是这些信息他们是从哪里获取到的?

  活棺村隐藏在大山深处,与世隔绝。

  那些外逃的人躲在林官村里,也很少和外界接触。

  一直到半年前,因为江铃父母投毒被杀,这个偏僻的小村子才引起警方重视,而当时负责投毒案的人正是颜队。

  深入调查过林官村的是颜队,照顾江铃的人也是颜队的手下,这一点是事实,不管如何辩解都没有用。

  芳华苑小区陈歌救顾飞宇时颜队在场,第三病栋的案子从头到尾也是颜队在跟进,这么想的话,颜队确实有很大的嫌疑。

  当然,也仅仅只是有嫌疑,在陈歌看来,颜队长并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可能这一切只是个巧合。

  “今夜韩宝儿落网后,怪谈协会就只剩下那个隐藏最深的会长了。”

  陈歌看着颜队的背影,悄悄走出屋子,打车赶往新世纪乐园。

  晚上十一点,陈歌回到新世纪乐园,一下车他就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空气中隐藏着一种很淡很淡的臭味,那气味和第三病栋,还有海明公寓里飘散的气味很像,只不过要淡上许多。

  “又是这种气味。”当初在海明公寓,陈歌就闻到过,那个时候他还询问过高医生,结果他发现只有自己能闻到这种奇特的臭味。

  和看门大爷打了个招呼,陈歌进入乐园当中。

  越往里走他就越觉得不对,周围的娱乐设施明明和平时一样,但看着给人的感觉却有点破旧,好像落了一层灰。

  按下复读机的开关,陈歌从背包里取出碎颅锤,他慢慢靠近自家鬼屋。

  深夜的游乐园有些阴森,陈歌走的很慢:“有点不太对,难道怪谈协会的最后一名成员还没有离开?”

  当他靠近恐怖屋三十米的时候,远处的树丛突然晃动起来,陈歌眯起双眼,将碎颅锤横在胸前。

  过了几秒钟,树叶被挤开,一只白猫探出自己小巧的脑袋。

  异色双眸在黑夜中格外显眼,白猫看见陈歌后,蹭一下窜了出来,跳到了他肩膀上,似乎只有这里比较安全。

  “有外人进鬼屋,你好歹象征性的抵抗一下啊,光知道逃跑。”陈歌摸着白猫的小脑袋,它好像是被吓坏了。

  继续向前走,陈歌停在鬼屋防护栏旁边:“门锁完好,对方应该不是从正门进去的。”

  绕着鬼屋走了一圈,陈歌最后停在鬼屋卫生间窗户那里,之前因为镜鬼的事情,他把这扇窗户封死,可是现在窗户又被打开了。

  “果然是奔着血‘门’来的。”

  陈歌将窗户彻底打开,然后把白猫放在了窗台上,见白猫没有什么反应后,这才翻窗跳进卫生间里。

  “似乎有人在这里动手。”

  墙角的拖把、扫帚散落一地,卫生间刚换好的房门被撞坏,墙壁上的镜子布满细密的裂痕,厕所隔间上的木板也全部被拆下。

  “张雅在我的影子里沉睡,许音也一直和我在一起,除了她俩鬼屋里还有谁能跟怪谈协会的人对抗?”

  此次怪谈协会孤注一掷,肯定是带着红衣一起来的,陈歌并不认为自己鬼屋里有能跟红衣交手的存在。

  “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陈歌打开卫生间的灯,一点点清理地上的垃圾,搬开所有木板后终于有所发现。

  在隔间那扇血门前面,躺着一个残破的布偶。

  “是她?”

  这一幕似曾相识,陈歌第一次去做噩梦级别任务时,也是这个布偶挡在了镜子前面,没有让镜鬼出来。

  双手将布偶抱起,陈歌的父母失踪后,警方只在那附近找到了两件东西,黑色手机和这个陈歌小时候制作的第一个布偶。

  完成第三件噩梦级别日常任务后,陈歌也弄清楚了布偶的身份,这个守护着鬼屋和新世纪乐园的可爱灵魂,正是罗董事的女儿。

  掌心的布偶身上有多处划伤,后背更是有一道半指长的裂口,里面的棉絮都被扯了出来。

  陈歌把棉絮放回布偶身体,他轻轻将布偶放在洗漱台上。

  做完这一切后,陈歌看向隔间的门,布偶堵在门前,这说明怪谈协会应该没有得手。

  他们的目的就是这扇门,但是仅仅从外表来看的话,血门好像并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陈歌有些不放心,他将门打开,就在拉开门板的一瞬间,他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低头看去,门后面画着一个奇怪的恶鬼图案,它呲牙咧嘴,背着各种刑具,更恐怖的是这怪物身上长着十个眼睛,而此时所有的眼睛好像都在盯着陈歌。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