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410章 厉鬼的心

  “还有没有其他的方法?许音只剩下心口的位置没有染红,他这种情况算是比较特殊的吧?”

  在陈歌说话的整个过程中,门楠一直紧盯着他,确定陈歌没有对他产生杀机之后,神色才缓和了许多。

  “办法倒是还有,只不过相比较前两个方法,比较麻烦。”门楠个子也就比陈歌膝盖高一点,但是说话语气却跟大人差不多:“普通厉鬼需要寄托在某件物品上才能保证自己不随着时间消散,但是红衣厉鬼却没有这种顾忌,出现这种不同的根本原因在于,红衣厉鬼拥有了一颗心。”

  “心?”

  “姑且能被称之为心的东西。”门楠有些感慨:“或愤怒、或仇恨、或怨毒,当某种情绪到达极致的时候就会成为厉鬼的心。这颗心将支撑它脱离寄托之物,永远留存于世间。你身后的厉鬼吞食了足够多的鬼怪,但是他还没有找到自己的‘心’,如果他能找到自己的‘心’,那他就可以很轻松的晋升为红衣。”

  他看了许音一眼,稚嫩的脸上稍有一丝茫然:“你身后的这个厉鬼,杂糅了很多种情绪,有绝望、有痛苦、有不甘,还有一丝让我很难理解的渴望,这么多种情绪交织在同一个灵魂身上,非常少见,这也给他成为红衣带来了很大的阻碍。”

  听门楠这么一说,陈歌才发现许音确实跟一般的厉鬼不太一样,这个厉鬼对他言听计从,不求任何报。

  在芳华苑小区的时候,许音更是在身体快要被撕裂的情况,硬是用一条手臂去阻拦怪谈协会的红衣。有时候陈歌也在思考,许音为什么要做到这样的地步?仅仅只是因为自己救了他吗?

  许音就像是在强迫自己去相信陈歌的每一句话,他无条件信任陈歌,似乎是为了证明什么。

  陈歌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看见许音时的样子,那个时候许音只比普通鬼怪强一点,连怪谈协会的瘦长人影都打不过。不过就算是在实力最弱的时候,只要陈歌下令,他依旧会不计后果的冲出去,感觉就像是在寻死一样。

  “越是感到疼痛,力量就越强,或许是我一直低估了许音吧。”陈歌觉得自己有必要和许音好好聊聊,但不是在这里,门楠主人格很聪明,在他加入恐怖屋之前,陈歌不想在他面前暴露太多底牌。

  “越是纯粹的情绪,越容易成为红衣,同样的道理,当某种负面情绪达到极致的时候,他很可能就会成为推门人。”门楠觉得自己今晚已经说的够多了,他朝陈歌摆了摆手:“我还有事情要做,就不送你了,见。”

  “我好不容易来一次,你这态度未免有些太冷淡了吧?怎么说我已经也救了你一命。”陈歌领着许音靠近门楠。

  “你想干什么?”门楠瞬间警惕了起来。

  “别紧张,我只是想要做个对比。”陈歌指了指自己的影子:“我影子当中还有一个红衣厉鬼,你能不能看出她是如何成为红衣的?”

  陈歌对张雅一直很好奇,西城私立学院因为张雅不在,尖叫指数直接掉了一颗星。

  由此可见,张雅在吞掉老院长和怪谈协会那几个红衣之前,就已经能独自支撑起一个三星场景了。

  门楠盯着陈歌的影子看了很久,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我从你影子里的红衣厉鬼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很熟悉的气息,她应该和我一样,都是在活着的时候推开了一扇门。”

  “张雅也是推门人?”陈歌想张雅生前的种种经历,摇了摇头:“她生活的那个地方好像没有门。”

  听了陈歌的话,门楠的脸色更难看了,他的身体慢慢融入血雾当中:“我的感觉不会出错,如果她不是推门人,那她以前一定吞食过推门人!”

  身体缓缓消散,门楠发现自己越来越害怕陈歌了,这个活人简直就是个移动的怪物巢穴。

  “我警告你,不要对我产生什么想法,推门人在门后的世界能够发挥出百分之二百的实力。”门楠想了想,似乎是觉得就算自己实力翻倍依旧不是张雅的对手,很快又换上了另一种口吻:“第三病栋这扇门已经被那几个疯子弄得千疮百孔,如果我不在了,无人看护,那后果不堪设想。”

  陈歌一直对门后的世界感到好奇,他顺着门楠的话问了一句:“会出现什么后果?门内的怪物跑到现实当中?”

  “你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片血红色的世界充斥着各种负面情绪和被活人遗弃的记忆,如果门没有关严的话,这些东西会慢慢渗透入现实世界当中。随着缺口越来越大,会有极为恐怖的东西出现。”门楠领着陈歌进入旁边那个房间,他走到那扇无法闭合的窗户旁边,窗框上缠绕着一条条镌刻着人脸的血丝:“我不能在门内的世界提它们的名字,你只需要知道它们跟一般的厉鬼不太一样。”

  门楠从窗框上扯下一条血丝,那血丝上竟然传出活人的惨叫。

  他将血丝递给陈歌,似乎是想告诉陈歌一些东西。

  伸手接过血丝,在指尖触碰到血丝的时候,一段绝望痛苦的记忆涌入脑海,这段记忆的主人和血丝上的人脸很像,他被追赶,然后让残忍杀害。

  “每条血丝都是一段残忍的记忆。”门楠趴在窗台上看向窗外:“而这是一片完全血红的世界。”

  门楠很隐晦的想要告诉陈歌一些东西,他不敢细说,陈歌也听不太懂,只能先把门楠说的话记在心底。

  陈歌还有很多东西想要询问门楠,可惜对方并没有这个耐心,很快就将陈歌送出了血门。

  每次开门似乎都会对门楠产生影响,让他短时间内进入一个虚弱的状态,这一点陈歌也记了下来,他觉得这应该算是“推门人”的一个弱点。

  离开第三病栋,陈歌沿着公路走了很远,一直到后半夜才遇到了好心人。

  对方将他送到靠近市区的地方后,陈歌又拦下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暮阳中学而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