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492章 你把手机给她,让我跟她谈

  女人的脸在小顾眼中不断放大,他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畸形的五官,大脑一片空白。

  “下车!”关键时刻,耳机里陈歌的声音提醒了小顾,大脑重新支配身体,在鬼屋锻炼出的反应能力,让小顾侧身避开了中年女人的手,他来不及抓住那已经失去了生机的孩子,指尖只是勾住了自己的外套。

  “跑!什么都别管了!”

  抓住外套,用力抽出,小顾在向后的时候,看到那个叫做黄玲的女人还傻坐在原位。

  那女人掌心的手机里发出她丈夫的叫喊,但是黄玲本人好像是被吓傻了一样,她甚至连尖叫都喊不出来。

  “这个应该也是人。”

  车身摇晃,封闭的车厢里不知从什么地方开始渗水,三个低着头的怪人从座位上站起,他们嘴里往外吐着头发,眼睛上翻,手臂好像痉挛般剧烈抖动着抓向小顾。

  再从后车门走已经来不及了,小顾破釜沉舟,他果断改变了逃生路线,一个箭步冲向汽车前门,在经过黄玲时没有任何犹豫,抓住了那女人的手腕。

  “跟我走!”

  汽车前后门开始闭合,满脸惊恐的司机双眼看路,脚挪到了油门上。

  他仿佛看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东西,一脚踩了下去。

  公交车摇晃的更加剧烈,在车门闭合的前一刻,小顾拽着黄玲从104路公交车前门挤出。

  两人摔倒在泥泞当中,暴雨在瞬间打湿了两人的身体。

  在他们身边,车门已经完全闭合的104路公交车突然加速。

  这一段路只有一个路灯还亮着,暴雨之中很难看清楚路,那辆公交车朝着正前方开去,很快消失在了黑夜当中。

  “它没有拐弯,我记得正前方好像有一条河啊。”

  小顾来不及去扶旁边的黄玲,耳机里就传出了陈歌的声音:“小顾!你没事吧!”

  听到陈歌着急的声音,小顾心里有一丝暖流涌过:“蹭破了一点皮,我已经从车上下来了。”

  说完这句话,小顾正要爬起来,他忽然感觉脖子有些痒,回头看去时才发现,一缕缕被雨水打湿的黑发垂落下来,正好落在他后颈上。

  慢慢仰头,小顾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红雨衣,眼角抽搐:“老板,我接下来该怎么办?”

  “你见过我的孩子吗?”

  一双女人的手抓住了小顾的肩膀,身体强壮的小顾竟被那双枯瘦的手提起。

  发丝垂落,雨衣女满是血丝的眼睛,透过黑发的缝隙看向小顾。

  她似乎是在小顾身上感受到了自己孩子的气息,愈发癫狂起来。

  “你见过我的孩子?”

  “你一定见过我的孩子!”

  她嘴巴张大,黑发散开,这时候小顾才看到,女人的嘴巴被人用丝线封住了!

  她大声叫喊,唇角撕裂,那些丝线一根根崩断开!

  双肩传来剧痛,小顾已经看傻了,眼前的画面对一个普通人来说超出了承受范围,如果不是他受过陈歌的培训,此时恐怕会被直接吓晕过去。

  女人的身体还在不断发生异变,关节碎裂的声音从她身体当中传出,她的个子在不断变高,雨衣的颜色也变得更加鲜艳,就像是被血染红的一样。

  “小顾?顾飞宇?!稳住!尝试着跟她沟通!她想要找自己的孩子!你不是在车上看到了她的孩子了吗?告诉她!把这些都告诉她!”陈歌大声喊道。

  听到耳机里的声音,小顾涣散的瞳孔总算是有了一丝聚焦,他嘴唇颤抖,开口说道:“我、我见过你孩子,就在那辆公交车上,他被一个中年女人抱着……”

  “说重点啊!”陈歌在电话那边听着着急:“你这么说鬼知道你都做了些什么?你要强调自己拼尽全力想要救下她孩子!为此差点搭上自己的命!”

  小顾连连点着头,可他根本不敢看眼前的女人,目光看向其他地方,咬着牙说道:“我很想去救你孩子,但差了一点。”

  肩膀越来越疼,小顾感觉自己双肩快要被洞穿,他痛苦呻吟,双手无力下垂,那件曾借给小孩用过的外套从指缝间滑落。

  在外衣快要落入脚下的泥水当中时,雨衣女人忽然松开了手,她接住了小顾的外套。

  雨衣女突然松手,小顾摔落在地。

  劫后余生,他赶紧往后爬,想要离那个女人远一点。

  “神了!老板教的方法还真管用。”身体颤抖,一直退到黄玲身边,小顾才停了下来。

  双手抓着小顾的外套,红雨衣好像抱孩子那样将他的衣服搂在怀里,这一幕看的顾飞宇汗毛都倒立了起来。

  “小顾?还活着吗?”

  “老板,她好像放过我了!”小顾从泥水中爬起,双腿打颤:“我现在要不要直接往家跑?”

  “你想让她一辈子都缠上你吗?”陈歌一句话就让小顾脸绿了。

  “那怎么办?老板,我现在真的好害怕。”小顾看着红雨衣轻轻抚摸着自己穿过的外套,头皮发麻。

  “别怕,你先保持冷静。”耳机那边陈歌似乎在思考,过了一会他又对小顾说道:“这样吧,你把手机给她,让我跟她谈。”

  “给她?”小顾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照我说的做。”

  在黄玲和雨衣鬼诧异的注视下,小顾哆哆嗦嗦拔掉耳机线,拿着手机走到雨衣女身前,抬了抬手。

  “我老板有话跟你说。”

  眼皮狂跳,小顾拿着手机的胳膊抖得很厉害。

  雨衣女停下手中的动作,歪头看着小顾,她崩裂的嘴唇还没有合上,丝线和头发混杂在一起。

  “我老板说了,他、他想和你谈谈。”

  雨衣女双手抱着衣服,站在原地无动于衷。

  小顾深吸一口气,又往前走了一步,鼓足勇气将手机放在雨衣女耳边:“老板,我开公放了,你说吧。”

  他的手机里传出一个孩童的哭声,不过很快恢复正常,紧接着就传出了陈歌的声音。

  “我是怪谈协会会长陈歌。”

  “你丢失的孩子,我来帮你找到!如果一星期之内,我没有做到,你随时可以过来取走我的性命。”

  “相对应的,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放了我的员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