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496章 不是他打的电话

  陈歌点了点头,没有拒绝:“开车吧。”

  “谢谢。”黄玲浑身湿透,坐在主驾驶位上:“我家离这里不算远,十几分钟就能到。”

  车灯亮起,黄玲载着其他几人穿过雨幕,沿着公路朝远处开去。

  一路上都没有人开口说话,大家都在想着各自的事情。

  凌晨一点,汽车开到了黄玲租住的小区,这里位置很偏,距离荔湾镇非常近。

  “以前市里面准备大力开发东郊,后来也不知道为什么不了了之,结果就留下了这一大片修建到一半的建筑,原本住在这里的人也因为交通、生活等各种原因陆续搬走。”黄玲将出租车直接开进小区,偌大的小区里竟然没有一盏灯是亮着的,感觉就跟进入了鬼城一样:“几年前九江东郊准备建新区的时候,房价高的吓人,现在只剩下一地鸡毛,还有像我们这些被坑的住户。”

  通过交谈,陈歌才清楚了这个女人的过往,她和自己丈夫在几年前拿出全部积蓄在九江东郊买了房子。

  最开始的时候,两人还因为在东郊抢到一套房欣喜若狂,坐等东郊新区建立,房子升值。

  可谁知道没多久,开发商就因资金断裂、债务纠纷等问题延期交房。

  为了买房小夫妻花光了家里积蓄,还欠了不少外债,他们和其他业主联合起来想要找开发商一个说法,但是对方却一拖再拖,一直到了现在。

  项目被莫名其妙喊停,花光积蓄买的房子成了无法入住的烂尾楼,夫妻两个只能靠租房度日。

  生活不易,在这期间,丈夫还出了一次车祸,现在基本上就靠黄玲一个人撑着。

  “到了,就是这。”黄玲停下车,拿着包急匆匆往楼上跑,陈歌和小顾跟在后面。

  居民楼内只有一楼的灯可以正常使用,墙壁泛黑,似乎是受潮的原因,楼道里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霉味。

  “贾明!”黄玲来到四楼,一边用钥匙开门,一边冲着屋内大喊,她心里害怕极了,很担心自己害怕的事情成为现实。

  看着慌乱不安的黄玲,陈歌和小顾都没有开口,在他们看来黄玲的丈夫既然会在那个时候打电话,并且知道车上都是鬼,这说明他自己很可能已经死了,他也变成了鬼。

  钥匙半天塞不进锁孔,黄玲急的手发抖,可就在这时候屋子里响起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怎么才回来?大晚上跑哪去了?我给你们公司领导打电话……”房门从里面打开,一个神色憔悴、瘸着一条腿的男人出现在黄玲眼前。

  “贾明?!”

  黄玲看到中年男人非常激动,她直接伸手想要抱住对方,但是却被那中年男人不着痕迹的躲开:“衣服都湿透了,你这到底干什么去了?”

  “我等会再给你说,你没出事就行,今天真把我给吓坏了。”黄玲声音哽咽:“我先去换衣服了,这两个都是我的救命恩人,等会我会开车送他们回家。”

  黄玲进入屋内,瘸腿男人堵在门口,丝毫没有让陈歌和小顾进屋坐坐的意思。

  门外的陈歌和小顾看着瘸腿男人也觉得奇怪,这男人活得好好的,当时他怎么可能会跟黄玲打电话?他又是怎么预知到104路公交车上全是鬼的呢?

  “你妻子遇见了坏人,是我们两个见义勇为救了她。”陈歌朝屋内看了一眼,房间收拾的很整齐,这男的就是一个标准的家庭妇男,也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喂!你往哪看呢?”男人对陈歌十分警惕。

  “没事,能借我用一下你的手机吗?我手机没电了,想要跟家里人报个平安。”陈歌淡淡开口。

  “那你在这等着。”瘸腿男人进屋将自己手机递给陈歌。

  “多谢。”陈歌随手翻了一下通讯记录,男人确实在今晚给女人打了好几个电话,但是所有电话都没有打通。

  不是他打的电话?

  陈歌装模作样的发了几条信息,然后扇出记录,将手机还给了中年男人。

  屋子里黄玲已经换好了衣服,穿着休闲装的她散发出一种成熟知性美:“老公,你在家呆着,我去把他们两个送回去,这是我之前答应人家的。”

  “不行!”瘸腿男人想都没想直接拒绝:“凌晨一点多了,你跟着他们出去我不放心,让他们自己打车走吧,大不了车钱我们来出。”

  “外面下这么大的雨,你让我们上哪找出租车?”陈歌板着一张脸,看向黄玲:“你觉得呢?”

  黄玲稍有犹豫,最后还是走出了房门:“老公,情况比较复杂,等我回来再详细给你说。”

  “你今晚哪也不能去!凌晨一两点还要往外跑?你疯了吧?”瘸腿男人伸手想要去抓黄玲的胳膊,但是被陈歌拦住。

  那人明显有点害怕陈歌,说话底气不是太足:“你想干什么?”

  单手提着背包,陈歌双瞳慢慢缩小,紧盯着瘸腿男人的脸:“我是一个很讲道理的人,我完成了她的要求,如果她没有做到和我的约定,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气氛有些紧张,最后小顾和黄玲同时劝说,瘸腿男人才冷哼一声,勉强同意下来。

  “你们别介意,我老公有点小心眼,平时就是这样。”黄玲将手中的伞和毛巾递给小顾:“之前在车上还没好好谢谢你。”

  “没事,我理解。”小顾傻笑着接过毛巾,擦了擦脸。

  “你俩别磨蹭,先下楼再说。”陈歌面无表情朝楼下走去,整个过程中没有说一句话。

  走出楼道,陈歌坐在出租车副驾驶上,他拉开背包拉锁,手伸进包中抓住了什么东西。

  黄玲看到自己丈夫没有出事后,悬着的心终于放下。只有失去后才懂得珍惜,她决定以后再也不和丈夫争吵,好好过日子。

  出租车发动,驶入雨幕当中,一直保持着沉默的陈歌终于开了口。

  “黄玲,你有没有发现,自己的丈夫从某个时间段开始,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雨水击打在车窗上,黄玲听到陈歌的话,认真思考了一会:“没有什么不一样啊?怎么了?”

  陈歌停顿片刻,缓缓开口:“我怀疑那个男人不是你丈夫。”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