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497章 陌生的丈夫

  “你在开什么玩笑?他是不是我丈夫,我肯定比你要清楚啊!”黄玲开着车,不以为然。

  “我看了他的手机,今晚他给你打了七个电话。”陈歌低着头,手伸在背包当中。

  “这不是正好说明他爱我吗?”黄玲觉得陈歌这人很奇怪,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是如此。

  “可是,这七个电话没有一个打通,你在104路公交车上接到的电话是另外一个人打来的。”

  “另外一个人?”黄玲因为太过惊讶,直接扭头看向陈歌:“不可能!”

  “好好开车。”陈歌指了指前面的路,语气平静:“我没有欺骗你的必要,提醒你仅仅只是出于好意,信不信由你。”

  陈歌说完后,出租车内安静了下来,谁也没有开口。

  黄玲抿着嘴,认真开车,不过她抓着方向盘的手却越来越用力,大约过了几分钟后,黄玲毫无征兆的踩下了刹车。

  出租车停在暴雨当中,车内气氛有些诡异。

  黄玲盯着方向盘看了好长时间,然后慢慢看向陈歌:“贾明确实和以前不太一样了,自从出了车祸以后,他就变得沉默自闭,很少和我交流,成宿失眠,医生说他应该是得了抑郁症。”

  “也就是说你丈夫前后改变的时间点,是那场车祸对吗?”陈歌没有去看黄玲,依旧低着头。

  “你到底有没有注意我说话的重点?贾明因为那场车祸得了抑郁症,他生病了。”黄玲抓着方向盘,很努力的笑了笑:“他考虑到我们家情况比较困难,主动放弃了心理疏导,药物维持一段时间后也停止了,因为一个月四、五百的医药费对我们来说是一笔不小的负担,那个时候家里就靠我一个人,我知道他心里很不好受,所以他身上发生的这些改变我都可以理解。”

  “你再仔细回想一下,他除了心情低落之外,有没有什么异常的举动?我是指那种和病症无关特殊行为。”陈歌随口举了几个例子:“比如说你深夜醒来发现他睁开双眼站在床边看着你;突然间嘴里冒出另外一个人的声音;背着你杀死一些小动物,还将尸体藏在房间里等等。”

  黄玲听完陈歌的话,艰难的扭头看了一眼坐在后排的小顾,她心里对陈歌已经有些害怕了:“没有,你说的这些情况全都没有发生过。”

  “你可以看看自己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再仔细考虑一下,这件事可能会关系到你自己的生命。”陈歌对黄玲家里的那个男人没什么兴趣,真正引起他注意的是在车上给黄玲打电话的那个人。

  “通话记录?”黄玲拿出手机看了看,通话记录上只有七个未接来电,并没有显示自己在灵车上和丈夫之间的那几次通话。

  “你可以怀疑我撒谎,但你自己的手机不会。”陈歌望着窗外的暴雨:“我劝你最好不要有所隐瞒,你家里那位可能也已经有所察觉,等你下次和他独处的时候,说不定他就会对你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

  黄玲抓着手机,过了好久才开口:“贾明出车祸后,变得特别讨厌小孩子,还有布偶之类的东西。”

  “详细说说。”陈歌眼中闪过一丝明亮。

  “很早以前他送过我一些布偶,虽说我年龄大了,但那些东西好歹也是我和他之间的记忆,所以就一直没有扔,我把它们装进了柜子里,偶尔会拿出来看看。”

  “也忘了是从哪一天开始,我发现柜子里的布偶少了一个。”

  “刚开始我也没在意,谁知道过了几天又少了一个。”

  “我询问贾明,他说没有看见。”

  “大概过了一个月,有次我因为发烧提前下班,回家时发现房门没关。”

  “我心说会不会是家里遭了贼,轻手轻脚进去后,看见厨房的火是打开的,上面还放着一个用来煲汤的铁锅。”

  “小偷可不会在别人家里煲汤,我喊了几声贾明的名字,没人应答,就自己跑到厨房想要看看贾明在做什么汤。”

  “可等我打开锅盖的时候,脑子完全懵了。”

  “锅里放着一个被切碎的布娃娃,当时娃娃那张塑料脸就在清汤里上下漂浮。”

  “我赶紧关掉了火,这时候房门被人推动,我看见贾明一手拿着菜刀,一手提着个黑色大袋子从屋外走了进来。”

  “那场景我到现在都忘不了。”

  “我记得自己当时还问过他,为什么要把布娃娃全部切碎放锅里煮?他神神叨叨的告诉我说,布娃娃里住着一个人,只有这样才能把它赶走。”

  “类似和小孩、布偶有关的事情还有很多。”

  “几个月前,邻居家小孩刚出生的时候,每到夜里就会哭,好像屋里有什么吓人的东西一样,一哭就是一晚上。”

  “贾明一听到孩子的哭声,病情就会加重,经常为此和邻居家争吵,最后还是邻居家先受不了,搬到西郊去了。”

  黄玲说完后,将手机收了起来:“以前我和他在一起没有要孩子是因为负担不起,现在纯粹是因为他厌恶小孩,甚至到了害怕的地步。”

  “车祸以后,你丈夫就突然变得害怕布偶和小孩了,这可不是抑郁症的表现。”陈歌示意黄玲继续开车:“你把贾明出车祸那天的场景给我说一说。”

  “我和贾明工作的地方离得很近,平时都是贾明骑着电动车来接我,那天我被客户刁难加班到了很晚,快九点才从公司出来。”

  “外面下了大雨,就跟今晚的情况差不多,我等了好久没见贾明,后来是交警给我打的电话,说贾明出车祸了。”

  “监控显示,他在横穿马路的时候和104路末班车相撞,当时他就好像完全没有看到那辆车一样,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某个方向,开了过去。”

  黄玲想起当时的场景就感到一阵后怕:“我接到这个电话被吓坏了,直接跑到医院,贾明腿部被碾压,人也不知为何陷入深度昏迷当中,第二天才醒过来。”

  “你说贾明当初就是被104路公交车撞的?”陈歌打断了黄玲的话,他已经弄清楚了自己想知道的东西:“也就是说这个占据了你老公身体的家伙,很可能是从104路末班车上下来的。”

  黄玲和小顾听了陈歌的话都没反应过来,好半天后才感觉脊背发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