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00章 恐怖的丈夫

  陌生的表情,怪异的语气,黄玲的丈夫就好像在梦游一样,他站在床上,踮着脚尖,脖颈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住,居高临下看着黄玲。

  眼皮上翻,眼珠外凸,在被黑暗笼罩的卧室里,和黄玲一起生活了好几年的丈夫,就这样死死的盯着她。

  “我为你煲的汤在厨房,趁热喝了吧。”

  他们租住的房间不大,卧室狭窄,黄玲背靠墙壁,五指抓紧手机。

  她心里有一个很不好的预感,一旦她拨打电话,自己的丈夫很有可能会动手杀了自己。

  “我、我不是太饿。”黄玲朝着房门口移动,她抓住了卧室门把手,可还没等她将门打开,丈夫就从床上跳了过来。

  贾明的身体非常僵硬,各个关节都无法正常弯曲,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被人用丝线提着的木偶。

  苍白的手抓住了黄玲的胳膊,一阵冰凉传来,黄玲第一次发现自己丈夫的手掌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温热。

  她紧张的说不出话,身体轻轻颤抖,瞳孔不安的跳动着。

  丈夫的脸凑了过来,眼皮上翻,眼珠子大部分都被眼白占据:“我都做好了,你多少喝一点。”

  “好,我喝……”黄玲不敢反抗,她担心自己死在这个狭窄黑暗的小房间里。

  卧室门被丈夫打开,那个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踮着脚,用一种很怪异的姿势牵着黄玲的手走进厨房。

  门窗紧闭,这房子似乎完全和外界隔绝。

  黄玲不敢反抗,被自己丈夫拖进厨房。

  刚进去她就看见,燃气灶上放着一个煲汤的铁锅。

  “我煮了好久才把它炖烂,你快来尝尝。”

  贾明踮着脚,僵硬的抬起双手,把铁锅从燃气灶上取下,放在餐桌上。

  掀开锅盖,屋子里好像变得更加阴冷了。

  他找来两副碗筷放在锅边,然后直勾勾的看向黄玲:“快来尝尝,很好喝的。”

  “恩。”黄玲轻轻点头,她朝铁锅内看了一眼,里面是一个被切碎的布娃娃,各种残片漂浮在锅内的清汤上,最显眼的是一个塑料人脸。

  娃娃的脸被煮化了一部分,不过黄玲还是一眼认出,这个娃娃就是贾明给自己买的第一个娃娃。

  很便宜,那时候两人刚到九江,还没结婚,青涩单纯,对未来充满希望。

  看着锅内被切碎的娃娃,黄玲感觉自己心里那一段珍贵的记忆被人狠狠撕碎。

  “你怎么能用它来做汤?”黄玲没有忍住,还是说了出来。

  贾明没有回话黄玲的问题,他拿起锅内的汤勺,给黄玲盛了满满一碗:“尝一尝。”

  “这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记忆啊!”黄玲站在旁边,她感觉自己身体里的力气正在一点点被抽取出去。

  “记忆?”贾明看着锅内的娃娃,用一种很疑惑的语气,说出了一个更吓人的答案:“这不是我们两个的孩子吗?和记忆有什么关系?”

  他吞咽着口水,喉咙里发出难听的笑声:“好多孩子,扔掉了它们还会回来,干脆全部吃到肚子里去。”

  一个正常人绝对说不出这样的话,贾明踮着脚,脑袋斜搭在肩膀上:“快,都吃了,把这些都吃了!”

  黄玲手拿勺子,她看着碗里漂浮碎片和那个娃娃的脸,有点想吐。

  手指触摸手机屏幕,她想要拨打陈歌的电话,但是转念一想,打了电话又有什么用?陈歌不可能立刻赶过来,等他来到的时候,自己恐怕已经遭遇不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