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10章 明阳小区的怪事(4000)

  被田磊的目光逼视,陈歌沉默了一小会,然后说出了一件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事情。

  “昨晚我和我的一位员工将黄玲送回家时,她曾向我们倾诉,说她的丈夫是一位控制欲很强的精神病。”

  “疯的不是她?是她丈夫?”田磊放下手机:“你有什么证据?”

  “黄玲一直在外工作,养家糊口,她丈夫贾明将自己关在家中,不与人接触,自我封闭,从生活态度上来说贾明更可能是那个病人。”陈歌看向颜队:“之前我也请颜队调查过贾明,具体情况你可以询问颜队。”

  “你们没有见过真人,只是通过外围调查,怎么能轻易下结论?贾明和黄玲我都接触过了,连黄玲自己都觉得自己有病,你却说生病的是她丈夫,难道你比患者自己还了解本人?”田磊因为担心发生意外,接到司机报案后,大清早就亲自赶往黄玲家,并没有看到所谓的凶杀,也不存在家暴的情况,黄玲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我还是坚持自己的看法,我感觉你们都被黄玲的丈夫欺骗了,他曾经是个单纯善良的人,但人也是会变的,说不定经历了生活的摧残之后,他身体里现在正住着一只魔鬼。”事情的发展和自己想的完全不同,黄玲还没有探听出消息就已经被控制,这让陈歌产生了一种危机感:“这次的对手很狡猾,不能大意。”

  陈歌和田磊你一言我一语,旁边的出租车司机已经听傻了眼,谁是精神病,谁在撒谎这样的问题,他完全没有想过,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以后再也不敢深夜开车去东郊了。

  “你俩都安静一下。”颜队示意陈歌和田磊停止争吵:“黄玲和她丈夫的笔录你们有吗?”

  “只有黄玲丈夫的,黄玲昨晚刚犯过病,我们担心再刺激到她,就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些问题。”田磊所在的东城派出所,人情味要比西城派出所重,不过有些时候,有人情味反而会影响主观判断。

  “你们的方向出现了错误,昨晚和陈歌在一起的是黄玲,给司机留下电话号码,将车开走的仍旧是她,这个女人才是整起案件当中最关键的人。”颜队将东城派出所整理的笔录扔在桌上:“走,我们现在再去一趟黄玲家,正好我也想见见他们。”

  “你也要去吗?不用了吧,这事交给我们来就行。”田磊并没有意识到这案子背后隐藏的危险,觉得他们派出所完全可以胜任。

  “既然遇到了,那就去看看,不管不顾,这可不是一个警察该做的事情。”颜队直接打开办公室的门朝外面走去,李政和陈歌紧随其后,屋内很快就剩下田磊和司机两个人。

  “警察同志,现在是个什么情况?我能走了吗?”司机已经不指望可以索要到更多赔偿了。

  “一起过去吧,你是受害者,这时候你不在可不行。”田磊戴上警帽,也走出了办公室:“小青、阿文,你俩留下来看家,今晚辛苦一下,有事给我打电话。”

  “田队,你这是要去哪?”小青刚清理完地面,但是那个醉汉又吐了。

  “办案。”田磊摆了下手,领着司机走出派出所。

  晚上九点多,两辆警车开到了黄玲家楼下。

  “颜队,我们也不通知一下他们,这样直接过去不太好吧?”田磊下车后小跑过来。

  “你白天不是通知过他们了吗?”

  “这不合规则吧……”

  几人来到四楼,敲了半天门,才听见屋内有脚步声传来。

  “谁啊?”那人十分警觉,没有开门。

  “警察,请马上开门,配合调查。”

  “田警官?”防盗门被人打开,一个神色憔悴的中年男人探出了头:“您怎么来了?白天不是都问了一遍吗?”

  “进去说。”几人全部进入屋内,陈歌跟在最后面,非常低调。

  屋子不大,看着十分简陋,沙发破旧,应该是二手的,茶几上残留有污渍,上面还扔着一包水果糖。

  “随便坐。”中年男人看着要比实际年龄老很多,他跑到厨房倒了几杯水出来。

  “你妻子呢?她的病好些了吗?我们有几个问题想要问她。”颜队明面上是在询问黄玲的事情,实际上双眼一直盯着中年男人的脸,注视着他的表情变化。

  “好多了,我这就把她叫出来。”中年男人走到卧室门口,轻轻敲了敲门:“黄玲,警察想要问你一些东西。”

  片刻后,一个脸色蜡黄,看着没有什么精神的女人走了出来。

  “你就是黄玲?”颜队仔细打量了眼前的女人很久,她和资料上的照片差别很大:“昨晚你是在哪遇见的陈歌?为什么你会把他的手机设置成一键拨号?”

  “我不记得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全都不记得了。”女人坐在沙发上,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陈歌一眼。

  “一点印象都没有吗?”

  “没有,没有,没有!”黄玲声音突然变大,她双手用力砸着脑袋。

  距离她最近的贾明没有马上过去,反倒是稍远一点的陈歌和田磊同时过去抓住了黄玲的手臂:“冷静点!”

  “我没看到!我昨晚什么都没看到!”黄玲情绪异常激动。

  “跟我们上午来一样,只要问昨晚发生的事情就会犯病。”田磊控制住黄玲后朝着颜队说道:“她本身就有病,昨晚估计又受了惊吓,导致病情加重了。”

  “病情出现变化,肯定有一个诱因。”颜队看向站在一侧的贾明:“昨晚你在干什么?”

  “我一直在家啊,黄玲回来的时候就有些不正常了,好像是被什么人胁迫,跟刚才表现出的症状一样,我一问她看见了什么,她就疯狂捶打自己的头。”贾明说完后,偷偷扫了几人一眼:“昨晚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你应该问出租车司机和那个叫做陈歌的人,他们昨晚在一起。”

  贾明对自己妻子的病十分了解,他等黄玲停止挣扎后,从茶几上拿起一颗糖,放入黄玲嘴中。

  说也奇怪,糖放入嘴中后,黄玲很快冷静了下来。

  “喜欢吃糖?”颜队和陈歌都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