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62章 特殊的红衣

  “通话录音被人公开,第一个找到我的人,是我的老师。”

  “凌晨五点多,我盖着自己的外套在休息室里补觉,后来我隐约听到了开门声,可那时候我太困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直到中午,我睁开双眼的时候才发现老师就坐在休息室的书桌前,正在翻看门林格尔的《人对抗自己》,那是一本研究自杀心理学的书。”

  “阳光照进屋内,当时我还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只是觉得老师今天有些奇怪。”

  “他是我们那里资历最老的心理咨询师,我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我都会叫他一声老师。”

  能从男人的语气中听出,他很尊重自己的老师。

  “你老师把这件事告诉了你?他的态度是什么?”陈歌有些好奇,想要和红衣打好关系,一定要摸清楚他的性格和生前的执念,对症下药,才能让其心甘情愿为自己打工。

  “他没有跟我说任何一句和那件事有关的话,只是问了我一个问题。”男人望着漆黑的夜空:“如果有一天,当他站在大楼边缘的时候,我该如何去劝解他?”

  “我从没想过这个问题,在我眼中老师是心理非常强大的人,这种情况在我看来几乎不会发生,我把自己的想法如实告诉了他。真有那么一天的话,我会把自己学到的所有东西全部用在他的身上,拼尽全力去救助他,如果这些仍旧无法说服,那我会尊重他的决定。”

  “我从没觉得自己的工作有多么神圣,我只是觉得自己的工作非常重要,和那些急诊室的医生一样。我会用自己最认真的态度去救助,但同样我也会去尊重病人。”

  男人说着说着声音慢慢变低:“老师听了我的话以后,很满意的笑了一下,他就像是多年的老朋友一样,坐在我旁边,对我说了一句话。”

  “他觉得我是一个很好的人,是他最骄傲的学生,但并不是一个完全合格的自杀干预接线员。”

  “老师已经看出了我情绪不是太对,他让我多出去走走,放空一下心灵。”

  “自杀干预接线员是一个很特殊的工作,除去那些骚扰电话外,每个人平均每晚会接到二十个左右的中度危险电话,一到五个紧急危险电话。在连续不断的情绪冲击下,接线员自己有时候也会受到影响,郁郁寡欢,和对方一起失声痛哭,每当这个时候你还必须要告诉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去说服对方。”

  “人的身体就像是一个灌了水的气球,好的、坏的、各种各样的情感都会注入其中,如果无法做到自己调节,当气球炸开的时候,就是一个人彻底崩溃的时候。”

  “作为自杀干预接线员,大脑每晚都浸泡在哭诉和哀痛之中,很多人工作一段时间后都会离开,所以我刚开始并没有真正理解老师的意思。”

  “等我准备再去询问的时候,老师拍了拍我的肩膀离开了,不过他刚才翻阅的那本书却留了下来。”

  “再后来我知道自己的那段电话录音被传到了网上,我成了第一个把人劝死的自杀干预接线员。”

  “无数的人在谩骂,那个时候我其实很平静。”

  “别人说什么和我无关,我只认对错。”

  “从这一方面来说,我确实是个很蠢的人,会因为求助者的故事而流泪,会和这些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聊到天亮,会陪着他们一起哭,会带入他们的角色,会感受他们的苦痛。”

  “我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救助者,而是把自己当成了他们的朋友。”

  男人在说这些话的时候,表情有些迷茫。

  不过很快他眼中的迷茫被血色替代,猩红的血从皮肤下渗出:“这件事还没有出现结果,新的事情又出现了。”

  “在危机干预时,对抱有必死决心的人强行阻拦,就算这次成功了,但他们下次很可能会采用更加决绝的方式自杀。”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出现,所以我们有时会允许他们在可控范围内进行尝试,比如在有救生气垫和救护车、消防队在的情况下,如果楼层较低的话,我们不会去强行阻止对方跳楼。”

  “我知道这听起来很难让人接受,但是换一个角度来思考,这世界上很少有人能感同身受,就连亲生父母都很难做到,生硬的劝阻大多时候都会起反效果,这是一种不理解对方痛苦的表现。”

  “而允许他们尝试,则是一种尊重,能让他们感受到的、切实的尊重。”

  听到这里,陈歌已经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你该不会真的这么做过吧?”

  “在现场危机干预的时候,我做过这样的事情。其实这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我们是在危机可控范围之内尝试。再给你举个例子,曾经有位求助者想要吞服安眠药自杀,他情绪极不稳定,根本无法交流,当时我和警方沟通过后,找来了低浓度的安眠药,让他做了尝试。”

  “体验了一次死亡后,他有了很大的改变,重新开始了生活。”

  “我有很多成功的例子,只是这方法听起来像是违背了我们的职责。在后续录音公开后,这种方法引来了舆论的强烈攻击。”

  “我明明是在救人,人人却都觉得我在杀人。”

  “我开始思考,老师也曾过来找过我,很多朋友都安慰过我,可问题的关键不在于我自己,而是对,还是错。”

  男人看起来和陈歌差不多大,但声音听着却要比陈歌沧桑许多,他望着无边的黑夜,静静的看了许久。

  脸上的表情慢慢变得狰狞,然后又渐渐恢复正常,最后嘴角勾勒出了一个无所谓的弧度。

  “也许我确实不是一个合格的自杀干预接线员,不过我帮助的那些人他们也确实把我当做了人生中最后一个可以相信的朋友。”男人的外衣彻底被染红,那半边血红色的脸在不断变化:“这一点我是在死后才明白的,原来自己身上寄托了如此多的希望。”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