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71章 东岗水库

  老太太从屋内走出,她手里提着一个黑布包裹。

  “我没用的符就剩下这么多了,你要去找那女鬼的麻烦,这东西自然是多多益善……”老人家把包裹往前一推:“都送给你好了。”

  看着一包裹的符纸,陈歌嘴角轻轻抽搐了一下:“阿婆,你买了这么多符纸,一共花了多少钱啊?”

  “价钱倒次要,关键是灵验才行。”

  陈歌觉得老人对自己不错,他不想让老人再继续被骗,准备帮一下老人:“阿婆,能不能给我也介绍一下卖给你符纸的人?”

  “行,回来我领你去找他,那是个高人,看着很邋遢,其实有真才实学的人都是那样,这叫大隐隐于市。”

  越听陈歌越觉得老人是被骗了,要了那个人的住址后,他就提着一包裹的符纸离开了。

  从小区走出,陈歌看了一下手机里刚才拍的照片,黄纸上那些字迹非常潦草,与其说是汉字,不如说是某种具有特殊含义的符号。

  “这谁能看的懂?”陈歌关掉页面,又给乐园打了个电话,询问了一下情况。

  他送雯雯回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路上又耽误了一些时间,鬼屋那边因为他不在,徐婉按照他之前的交代,在太阳落山前就关门了。

  老周和段月表现的很好,也没有出现什么意外,陈歌也放下了心。

  “要给老周和段月一些奖励才行,他们两个无欲无求,不过我能看得出来老周是喜欢的段月,我可以帮助他去追求段月,至于段月……女孩子应该无法拒绝成为大明星的诱惑吧?我可以给她许下一个承诺,以后在实现作家遗愿、筹备拍电影时,让她来当女一号。”

  奖惩分明,陈歌对待员工一向很好。

  挂断电话,陈歌将老太太送的东西塞进背包里,叫了辆出租车赶往东岗水库。

  “特殊游客雯雯身上的任务还是没有被触发,问题出在了哪里?难道非要让女孩接触到水上娱乐设施才行?”女孩的姑姑曾告诉过陈歌,千万不要让孩子去水边,为了保证雯雯的安全,陈歌不会为了任务让女孩身处险境,这可能也是黑色手机至今没有发送来信息的原因。

  等陈歌来到东岗水库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去。

  打开车窗,他能明显感觉到这里温度要比市区底很多。

  “一共二十五。”司机看着陈歌,随口说道。

  “二十五?这么贵?你以为我之前没来过这里吗?”陈歌本来在观看四周的环境,没想到司机竟然问他要这么多钱。

  “按照计价器上算确实不需要这么多,但是现在东岗水库这边很少有人愿意来,一个月内连续出了几起事故,所以大家晚上往东郊边缘开都会加价,再说我拉你一个人过来,回去肯定是空车,又赚不着什么钱。”司机的年龄不大,他双手搭在方向盘上,有些不耐烦:“你赶紧的,一会天就黑了,路更不好走,这地方晚上可不太平。”

  “你还知道不太平?”陈歌打量着那个司机:“看来你们公司对员工的安全教育还是没有做到位,你竟然连我都不认识。”

  司机皱着眉回头看向陈歌:“你谁啊?”

  “不想发生意外,就老老实实按照原价算,想宰客,你今天可是找错人了。”陈歌往座位上一躺:“我反正也没什么事,可以跟你在这荒郊野外耗一整天,不过你可要小心点,东郊现在真的很乱,到了晚上发生什么事情都有可能。”

  出租车司机算是对这座城市比较了解的人,他们每天在城市中穿行,知道很多普通人不太清楚的事情。

  被陈歌这么一说,司机脸色变得不是太好看,他遇到了一个比他还无耻的混蛋,更让他冒冷汗的是,他发现陈歌说的很有道理。

  一个男人背着包,大晚上跑到荒郊野外的水库干什么?

  他越看陈歌越觉得陈歌不像是好人,不过他也没有退让:“大家都加价,我给你算二十好了。”

  “该给多少就给你多少,我也是为你好,因为昧良心挣到的钱,花的时候会撞鬼的。”

  双方又耗了一段时间,天色快黑,陈歌不仅没有下车,还从背包里取出了一大堆符纸和写着古怪文字的黄纸研究了起来。

  司机跟他说话,他也没搭理。

  在宰客司机眼中,陈歌已经从坏人变成了疯子,这不是个正常人,哪个正常人会在自己包里装一大堆符。

  “行,算我今天点背。”陈歌硬是把司机耗到服软。

  “你还是太年轻,以后服务态度好点,说不定下次你开夜班车的时候还会遇到我。”付了车钱,陈歌从出租车里走出,司机看着陈歌的脸,耳边回响着陈歌的最后那句话,他莫名的感觉脊背发寒,就好像中了诅咒一样。

  小声骂了一句,似乎是害怕被陈歌听见,他赶紧开着车跑走了。

  “年轻气盛,一看就还没挨过社会的毒打,幸好是遇见我这样脾气比较温和的人了,这对他来说也算是件好事吧。”陈歌提着背包朝水库走去。

  东岗水库只是个小型水库,距离东郊很近,所以很早以前经常会有人来这里游泳、钓鱼,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来这里的人忽然就减少了。

  站在水库旁边,陈歌拿出手机照明,他发现在距离自己不远的地方,有一抹亮光。

  瞳孔缩小,陈歌使用阴瞳之后才看清,岸边似乎有两个人在钓鱼。

  一个坐在马扎上,另一个坐在他身后观看。

  看了一会,可能是觉得没意思,他身后那个人悄悄离开了。

  “刚说过这地方没人,就跑出来两个。”陈歌想要打探水库的情况,这些钓鱼爱好者应该知道一些东西。

  他快步走到钓鱼那人身边,对方神情专注,头也不回,盯着水面上的夜光漂。

  天空慢慢被黑暗笼罩,那一点亮光在漆黑的水面上十分显眼。

  片刻之后,夜光漂突然下沉,原本一动不动的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笑容:“终于上钩了。”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