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89章 浓雾

  “你记住一句话,不管在水上遇到什么,只要船不翻就还有希望。”张大坡这人很不错,他见陈歌准备妥当,又进入管理室取出了一件救生衣:“整个水库就一件,是领导发给我的,平时也没用过,你凑合穿吧。”

  “多谢,你回屋里去吧,岸边不太安全。”陈歌也不客气,穿上救生衣,冲张大坡摆了摆手,然后朝远处划去。

  深更半夜,独自一人在水库划船,这是一种很奇妙的体验。

  天空和水面全是黑色的,周围没有任何光亮,完全被黑暗包裹,感觉自己的身体也正在慢慢融入黑暗当中。

  陈歌没有冒然去水库中心,划离河岸后,他开始和缸鬼沟通。

  这只从活棺村带出来的鬼物,没有保留生前的记忆,大多时候只会按照本能行事,交流起来非常困难。

  在外人看来,陈歌此时的举动就显的非常诡异,他对着水面不断挥动双手,仿佛在和水沟通。

  “小女孩的尸体,大概有这么长,你看见以后给我说下位置,然后我把绳子给你,你将绳子捆在她身上就行了。”陈歌说了好几遍,缸鬼还是无法理解这么复杂的指令,他缩在水面下,圆滚滚的脑袋吐着泡泡,眼巴巴的看着陈歌。

  “算了,是我对你要求太高了。”陈歌也不好责怪缸鬼,他拿出自己手机,翻到了一张有小孩子的照片:“你去水下看看有没有这样的孩子,千万不要弄出太大的动静,如果遇到无法应付的危险,立刻撤退,你的安全是第一位。”

  陈歌经常会要求员工去做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他心里有自己的准则,绝不会靠牺牲鬼怪,来达成自己的目的。

  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那些因为各种各样原因被迫留在恐怖屋里的鬼怪,最后都会慢慢成长,变为优秀的“员工”。

  简化命令之后,缸鬼似乎是明白了,他身体下沉,渐渐消失在陈歌的视线当中。

  “现在还不到凌晨十二点,希望一切顺利吧。”陈歌看向背包里的洗发水瓶,其实他还有一个更有效率的办法,那就是放出雯雯的姐姐,让她自己去寻找尸体:“如果缸鬼失败了,再考虑雯雯的姐姐。”

  足足在岸边等了十几分钟,缸鬼才回来,他表情惊恐,一副被吓坏的样子。

  身体躲在水下,缸鬼挥动和脑袋不成比例的双手,嘴里咿咿呀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陈歌只看到水面上冒出了无数的泡泡。

  “你慢点说,一会别再把什么东西给召过来。”陈歌翻动漫画册,将老周给叫了出来:“你能听懂他在说什么吗?”

  他觉得鬼和鬼之间应该能更加容易交流,老周盯着缸鬼的口型,看了很久才回道:“水下面有好多人,他很害怕。”

  “你问问他,有没有发现小女孩的尸体。”陈歌松了口气,他忽然老周还有当翻译的天赋,这绝对是个难得的人才。

  老周和缸鬼之间的交流是无声的,陈歌使用黑色手机赋予的鬼耳能力,才能隐约捕捉到一些模糊的话语。

  “他没看到女孩的尸体,不过他发现在水底某个位置,堆放着很多尸体,有可能女孩的尸体藏在其中。”老周和缸鬼交谈后,得出了结论:“水下尸体很多,应该有你要找的,不过需要时间。”

  “一个晚上的时间应该足够了,慢点没关系。”陈歌让缸鬼带路,正要把船往远处划,一道光突然照到了他身上。

  茫然扭头,陈歌这才看到张大坡在岸边挥动着手电。

  “怎么了?”

  “我刚好像看到你船上还有另外一个人!”张大坡握着手电的掌心满是冷汗:“你现在调头还来得及。”

  “你应该是看错了。”陈歌示意老周回到漫画册里,他没有得到任何回应,等他朝船头看时才发现,老周反应比他还要快,在手电照过来的时候,已经消失了:“手电筒关了吧,小心把鱼王给引过来。”

  陈歌感觉自己像极了市场上那些恐怖片里的主角,不听规劝,一意孤行,直到最后见鬼。

  摇了摇头,陈歌把这个奇怪的想法赶出脑海,朝着水库中心划去。

  东岗水库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划到水库中心以后,陈歌感觉自己仿佛成了这水库的一部分,身体被黑暗同化。

  没有光线,离岸很远,陈歌也不担心老周被人看到,再次将其放出:“给缸鬼说,抓着绳子一端,如果发现小女孩的尸体,就捆在绳子上,我会亲自把她捞出来。”

  老周转达了陈歌的话,将船上的麻绳放入水中,缸鬼抓着麻绳又一次潜入水底。

  水面重新恢复平静,陈歌和老周抓着麻绳一端,仿佛钓鱼一样,保持着同一个姿势,默默等待。

  时间分秒流逝,直到午夜零点,缸鬼仍旧没有回来。

  “会不会是出事了?”陈歌虽说对缸鬼要求很严,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员工,在陈歌心里属于自己人。

  夜色浓郁,零点一过,水面上升腾起了淡淡的雾气,将水库和周边完全隔离开了。

  “怎么这时候起雾了?”背包里的洗发水瓶子在轻轻颤动,一缕缕黑发从瓶口探出,好像在提醒陈歌。

  复读机也在这时候发出了沙沙声,陈歌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他没有呼唤但是许音却主动出现在船尾。

  “有些不对劲啊,这个二星试炼任务似乎出现了一些变化。”按照正常二星任务的难度,能有一个半身红衣就不错了,根本威胁不到许音,可奇怪的是,许音却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大雾越来越浓,陈歌隐约能看到岸边闪耀的灯光,可仅仅只过了几分钟,他连岸边的光线都看不到了。

  陈歌现在是在水库中心,随着水流飘动,船在原地打转,渐渐的他有些分不清楚方向,感觉自己已经和外界隔绝。

  “注意水面。”陈歌把白秋林也唤了出来,让他和老周守着船头,许音守着船尾,自己则坐在船中间。

  雾气还在变浓,更让陈歌觉得意外的是,浓雾里好像有声音传出,也不知道是从水面上传来的,还是从水底传来的,那人在叫他的名字,声音还非常的熟悉。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