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599章 如果我说

  九点钟乐园开业,留给陈歌的时间不多,他决定现在就过去探探路。

  “李队,你们可千万不要大意,这个人很危险,他绝对不像自己表现出的那么无害,你们别把他当做普通的精神病患者来对待。”陈歌不知道贾明什么时候会醒,嘱托了李政几句话后,离开了病房。

  打车前往贾明最开始租住的地方,天刚亮,大街上人很少,偶尔能看见几辆车经过。

  陈歌一晚上没睡,先是去康复学校追逐水鬼,接着又进入水库捞尸,最后又回到医院配合警方调查贾明,整个晚上的时间被他充分利用了起来,没有休息一刻钟。

  头脑昏沉,困意袭来,陈歌在出租车上小睡了一会,到了地方后才被司机叫醒。

  只睡了几分钟,根本没什么用,陈歌感觉脑袋里好像灌了水一样。

  搓了搓脸,他进入小巷,一股阴寒的气息扑面而来,可能是建筑布局的问题,外面的光线很难照到巷子当中。

  “怪不得贾明从小楼里逃出来后不敢停留,一直跑到马路上才放松下来。”

  这里是老城区,周围的建筑都不高,大多是一些两三层的小楼,看着十分破旧,其中还有一些墙壁上写着红色的“拆”字。

  “贾明在医院里讲的那些事情应该是发生在几年前,希望老太太没有搬走,房子还在。”

  他根据李政提供的地址,在小巷里摸索了半天才找到老人的房子。

  左右两边的邻居都已经搬走,有一家窗户上还破了个大洞,应该很久都没有住人了。

  “这地方还挺难找的。”陈歌进入楼道,看见墙角摆着几盆花,可能是长久没有被阳光照射的原因,花朵大多凋零,枝叶枯黄。

  “有人吗?”陈歌敲了敲一楼的房门,轻声喊道。

  无人应答,楼道里只有他一个人的回音。

  扭头朝楼上看了一眼,陈歌总觉得这小楼里怪怪的。

  他试着拉动房门,一楼的防盗门直接被拉开。

  “没锁?”陈歌心里好奇,将防盗门彻底打开。

  一股浓浓的霉味从房间里传出,屋子里堆放着一些老物件,沙发还是二十几年前那种布包的沙发,墙上的挂钟和低矮的餐桌看起来都有些年头了。

  “门把手上没有灰尘,屋里钟表正常走动,这屋里应该住有人才对。”没有得到允许,陈歌也不会随便进别人家,他又在外面喊了一声,屋内仍没有回应,不过楼顶上却传来一种特殊的声响,像是一个快没气的皮球在地上滚动。

  “在三楼?”陈歌朝楼上走去,经过二楼的时候,他发现二楼的房门也是开着的,不过里面却没有异味,就好像每天都有人打扫一样。

  在二楼房门口停了一会,陈歌继续向上。

  楼道拐角的窗户被黑布遮盖,墙壁上没有装灯,外面天已经亮了,不过楼道里却依旧是漆黑一片。

  “有人吗?”

  古怪的声音钻入耳中,陈歌就仿佛恐怖片里那些拼命作死的主角一样,一步步朝着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

  踩在台阶上,身体朝着更黑暗的地方移动,他手扶栏杆,感受着从掌心传来的冰凉。

  老房子三楼那里没有任何光线,陈歌拿出自己手机,打开手电。

  他照向声音传来的地方,光亮扫过的时候,有什么东西窜了过去。

  肌肉绷紧,陈歌扫视三楼,这里房门被拆卸,屋子里堆满了各种各样的杂物,最显眼的是一架落满灰尘的钢琴。

  琴键少了很多,就仿佛一个牙齿快要掉光的老人张开了嘴。

  “他们家以前应该过得很不错,有一栋三层小楼,还能买得起钢琴。”陈歌走到钢琴旁边,手指按下琴键,想象中悦耳的声音并未出现。

  陈歌望向钢琴内部,一大堆头发被人塞在钢琴里,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陈歌发现那些头发似乎还在翻动,向钢琴内部收缩。

  手伸入钢琴内部,陈歌面色平静的抓出了一把头发:“有黑有白,断口边缘整齐,像是被人剪下来的,这些是房东老太太特意收集的?”

  房东的儿媳妇出事时还很年轻,头发不可能是白色的。

  “老太太为什么要在钢琴里塞这么多头发?”陈歌将手中的头发扔回钢琴,可就在他收回手臂的一瞬间,视线捕捉到头发堆里有一张灰色的脸闪过,它刚才好像一直趴在头发里看着陈歌。

  “什么东西?”三楼是亡魂的房间,出现些灵异现象在陈歌看来很正常。

  他没有惊慌,把手机摆在一边,灯光对准钢琴内部,然后双手伸进头发堆里:“你还在里面吗?”

  没人知道头发下面藏着什么,也没人知道等会儿会摸出什么东西,手指和头发触碰,那种感觉并不好受。

  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