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04章 不速之客

  “午夜凌晨之前进入隧道深处,这个深处指的是隧道最里面吗?”任务要求十分笼统,陈歌有些拿不定主意了。

  试炼任务如果失败,任务对应的场景将永远无法解锁,所以陈歌不敢冒险:“只能尽量往隧道里面走了,能走多远就走多远。”

  关于白龙洞隧道的资料陈歌之前已经找过,网络上能搜到的信息,大多和车祸女鬼有关。

  也就是说人们只知道白龙洞里有一个会搭乘过往车辆的女鬼,其他的像蜘蛛阴影,古怪的呼吸声,和它们有关的东西网上根本找不到。

  “趁着天还没完全黑,先过去看看吧。”白龙洞隧道因为出现过多次车祸,市里的专家也研究过,多次封停改建,可奇怪的是无论专家们作出怎样的修改,只要一通车,事故仍会出现,最后也是没办法了只好将整条隧道封停。

  网上说隧道前后大改过三次,小的改动不计其数,还有人建议在墙壁里混黑狗血,墙角埋黑驴蹄子,可惜都没有用处。

  隧道内部情况比较复杂,陈歌也不敢大意。

  背上包,锁好鬼屋门,陈歌匆匆离开新世纪乐园,打车前往东郊白龙洞隧道。

  有过之前的经验,陈歌这回都没敢和司机直说要去白龙洞,而是很委婉的让他开到白龙洞附近的一个叉路口。

  白龙洞修建最初的目的是连通九江和新海市,成为新的交通枢纽。

  东郊被大江和群山包裹,想要带活东郊经济,必须要打开一条路,可这条路却经常出问题。

  有九江当地的老人说,九江人杰地灵,九条大江呈现九龙戏珠风水局,在东郊的群山里凿开一条路,可能会泄了九江的灵气,所以那条路上怪事不断。

  这个说法一开始没人信,后来发生了太多奇奇怪怪的事情,上面这才改变想法,封停白龙洞。

  夜色笼罩九江,越往东郊开,马路上的车辆就越少,周围的高层建筑也少了许多,房屋显得有些破旧。

  横穿老城区,司机很是热情,一路上跟陈歌东拉西扯、说个不停。

  白龙洞隧道在郊区边缘,司机还没开到地方,路上已经一辆车都看不到了。

  窄了许多的马路上,每隔很远才能看见一个路灯,可能是因为这条路人烟稀少的缘故,道路维护很不到位,路面上经常会看到一些杂物,路边上的路灯也有很多是损坏的。

  “我就讨厌往东郊这边开,当地人十分排外,经常把一些东西扔到马路上,遇到像我这样的老司机还好说,换个小年轻过来,很容易出现事故。”司机随口抱怨。

  “那些东西可不一定是当地人扔的。”陈歌来东郊边缘很多次,这地方给他一种奇特的感觉拒绝活人靠近。

  出租车距离白龙洞隧道越来越近,两边也越来越荒凉,建筑被一望无际的树木替代,偶尔才能一两栋民房。

  “就在这里停吧。”陈歌也不想为难出租车司机,他决定自己多花些时间走过去,反正现在还早。

  “你确定?这地方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连个人影都没有。”司机嘴里在劝说,手却把微信扫码的牌子递给了陈歌。

  陈歌也知道对方可能只是客套,扫码付款,可就在他准备下车的时候,坐在主驾驶位上的司机突然说了句话:“那怎么有个女的?”

  顺着司机的目光看去,陈歌发现马路左侧一栋破旧的民房前面蹲着一个女人。

  她只有一只脚穿着鞋子,裙边被扯破,蹲在民房前面,低垂着头,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

  司机打开车窗,把头伸出车外。

  那女的身体瘦弱,手臂纤细,黄白相间的裙子皱皱巴巴,似乎被人用力揉搓过。

  “喂!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司机没有征求陈歌的意见,直接开口。

  路边的女人听到司机的话,慢慢抬起头,黑发滑落,露出了一张苍白的脸。

  她长相一般,但俗话说一白遮百丑,她给人一种特殊的美感。

  女人没有说话,慢慢站起身,一言不发,径直朝出租车走来。

  裙子底部被扯破,满是灰尘和枯萎的树叶,鞋子只有一只,小腿上还有伤口,不过有些奇怪的是,她身上所有的伤口都没有鲜血渗出。

  “这姑娘是不是精神有问题。”正常人在路边遇到这样的情况,很少会往鬼怪身上联想,司机也不例外。

  “啪!”

  车窗被拍动,就是一愣神的功夫,女人已经走到了出租车旁边,她面无表情盯着司机,手掌连续不停的拍击车窗。

  如果一个人走夜路被人这样拍车窗肯定会心里犯怵,但司机的表现却有些反常,他冲着车窗外的女人笑了笑,仿佛自言自语一般说道:“没事,不要害怕,我送你回家。”

  说着他就打开了车门,女人顺势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

  “什么情况?”陈歌自己坐在后排,看向出租车前面。

  女人上车后就低下了头,一句话也没说,但是司机却一个人说个不停,仿佛在跟空气对话,看着非常诡异。

  “你结过婚了啊?”

  “家暴这种事我是零容忍的,有一次就有第二次,绝对不能姑息。”

  “我能理解你离家出走,太可怜了。”

  “你要去你父母家吗?好的,没问题。”

  最后陈歌实在看不下去,他拿出背包里的圆珠笔,在印有二维码的纸牌背面下了一句话那个女人有问题。

  写完后,他将牌子递给司机:“师傅,这二维码扫不出来!你看看是不是牌子上有缺损?”

  “没问题啊?”司机拿着牌子瞅了半天,就是不往纸牌背后看:“要不用支付宝吧?”

  说完他又摸出一张牌子,递给陈歌。

  没有去接牌子,陈歌朝副驾驶看了一眼:“你准备送这姑娘回家吗?她家在哪?说不定我们顺路,你送她一个人是白送,搭上我一起,我还给你车钱。”

  司机一想是这么个道理:“她住在附近的村子里,还要往前走,那边更荒凉了,你们应该不顺路吧?”

  “巧了,我也正好要往那边走,你只管开,到时候让我和她一起下车就行了。”陈歌拉开背包拉锁,把手伸了进去。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