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06章 第三个

  小男孩说完后,车内温度仿佛降到了冰点,司机的脸刷一下变得煞白。

  “就差一只手?”

  司机一度以为是耳朵出了问题,他很难相信自己会从一个七八岁大的孩子嘴里听到这样的话。

  瞳孔跳动,他不由自主的看向手机,新闻上没有详细描述孩子的死因,只是简单提了一句凶犯手段残忍。

  因为孩子的一句话,车内气氛突然变得诡异起来。

  司机握着方向盘的手被汗水浸湿,副驾驶座上的女人沉默不语,后座的小孩紧紧攥着黑色塑料袋,脸上带着和他年龄不相符的笑容。

  车内几“人”,只有陈歌还算正常,仿佛一切尽在掌控之中。

  他又朝小孩那边挪了挪,声音平缓温暖,但是他所说的内容却让前面开车的司机又是一身冷汗。

  “还差一只手?那你已经找到的其他部分是不是就在这个黑色袋子里?”陈歌望着鼓鼓的塑料袋:“能让叔叔看看吗?下车以后,叔叔可以帮你一起找。”

  “不用了。”见陈歌把主意打在了黑色袋子上,小孩脸上的笑容慢慢收敛。

  “其实咱俩挺像,我也在找东西。”陈歌提起自己的背包,他的包要比小孩的袋子大许多。

  “你也在找?”小孩能闻到从陈歌背包里散发出的淡淡的血腥味,他感觉情况有些不对,这跟自己上车前设想的不太一样:“你在找什么?”

  “我要找的东西就在这车上,等会找个合适的时间,我就把他们统统装进包里带走。”陈歌就像是个吓唬小孩的坏叔叔,他语气搞怪,但是坐在他旁边的小孩却没有一丝笑意,这孩子能听得出来,陈歌是认真的。

  “他们?”不同于孩子,正在开车的司机听到陈歌的用词,差点把刹车当油门,一头撞进树林里。

  他觉得陈歌这句话的潜台词就是,要把车上所有人都杀了,然后装进背包里去。

  思维完全跟不上后排乘客的谈话节奏,车内现在唯一能让司机安心的就是坐在副驾驶的女人,在他看来,副驾驶的女人柔弱、可怜,真要出了意外,他就带着那个女人一起跑,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现在情况很复杂,我能做的就是在保全自己的同时,救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司机在心里暗下决心,他偷偷朝副驾驶看了一眼,那个可怜兮兮的女人似乎也意识到了问题,手指轻轻搭在司机膝盖上。

  陈歌并不知道他在司机的剧本里充当了什么样的角色,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旁边的孩子身上。

  既然遇见了,那就交个朋友,请他到自己家里坐坐好了。

  出租车又往前开了一段距离,来到一个丁字路口。

  继续往前走,就会离开九江东郊,进入县区,而朝另一条路走,就会到达白龙洞隧道。

  “你家在哪个方向?”司机很绅士的问了女人一句,一直低垂着头的女人慢慢仰起脸,伸手朝白龙洞的方向指去。

  “白龙洞隧道?”在九江干出租时间比较久的人都知道白龙洞,那地方简直就是一段被诅咒的公路,事故频发,关于它的传闻很多,甚至还衍生出了数个版本不同的怪谈故事。

  司机脸色变得很差,他强打精神,保持镇定,扭头又看向那个提着袋子的小孩:“小朋友,你还记得你家在哪个方向吗?”

  男孩跟陈歌坐在一起有些不开心,他面无表情的朝白龙洞那边努了努嘴。

  “你家也在那边?看来你们是一个村子的。”司机在给自己找理由,想方设法的安慰自己,他挤出一丝笑容又看向陈歌:“你呢?”

  “我也要去那个方向,不过我劝你最好不要继续往前开了,让他们两个下车,然后把我送回刚才女人上车的地方。”陈歌是想要保护司机,如果他跟着女人和小孩一起下车,司机一个人回去,路上很有可能会遇到意外,所以他才想着陪司机往回开一段路。

  他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司机却不这么认为,陈歌给他一种非常危险的感觉,现在人多还好说,等会自己落单,指不定陈歌会做出什么事情。

  司机越想越害怕,陈歌大晚上一个人乘坐出租车往荒郊野外开,还拿着一个散发有血腥味的背包,这个人想要做什么,其实已经很清楚了。

  “还是算了,你们顺路,那我正好把你们一起送到。”司机向他们的公司群里发送了自己的定位,但是网络很差,发送了半天都没有成功,他放慢车速,又手打了两条信息,可依旧显示发送失败。

  明明一车子的人,但是司机却丝毫没有安全感,他想要报警,可又担心触怒车上的乘客,让他们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情。

  就在司机苦恼的时候,丁字路口正前方走出一个老人,他背着药框,一瘸一拐。

  这好像是一个采药人,东郊被大江和群山环绕,经济不发达,不过也正因为如此,环境没有遭到破坏,山里动植物种类繁多,也有许多稀缺的药材。

  和人工种植的不同,野外采摘的药材价钱要更贵一点,所以附近村子里留守的老人,经常会进山采药。

  老爷子下山的时候好像摔了一跤,右腿轻微变形,衣服也被树枝划烂,裤脚还残留着一片血渍。

  他从出租车旁边走过,无意识的朝车里看了一眼,眼睛慢慢睁大,加快了速度,一瘸一拐的朝远处跑去。

  亲眼目睹老人面部表情改变,司机这下更慌了。

  他打开车窗,想要询问老人,可当他朝车窗外面看去时,那个瘸腿老人已经不见了。

  “瘸着腿,还能走那么快?”

  手背感到一阵凉意,司机被吓得一激灵,回头才看见,副驾驶的女人把自己的手放在了他的手背上。

  “怎么了?”

  女人指了指白龙洞那边,示意他赶快过去。

  在司机转弯的时候,陈歌也开了口:“刚才车外有人过去吗?你在跟谁说话?”

  “一个腿有问题的老人,背着个竹筐,你没看到?他还在我们车边停了一会啊!”司机声音变大。

  陈歌摇了摇头,车外只有晃动的树木阴影,根本没有什么老人经过。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