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23章 童言无忌

  范聪居住的小区此时很危险,陈歌过去很可能会落入影子的陷阱当中,所以他把主意打在了其他乘客身上。

  驱狼吞虎,当初在玩小布游戏时,陈歌就做过这样的事情。

  “别人也不是傻子,想要影响他们的判断,让他们心甘情愿为我探路也很难,需要好好计划一番才行。”

  在陈歌看来,不管是笑脸男,还是红色高跟鞋,他们都可以成为自己的助力。

  他不在乎对方有没有对他产生杀意,他只在乎对方的实力,如果太弱的话,恐怕连成为探路石的资格都没有。

  陈歌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要是让医生听到,他肯定会被当做疯子。

  “今夜,越来越有意思了。”

  人还没到荔湾镇,意外已经发生了好多次,局势早已不在陈歌掌控之中,下一刻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新世纪乐园回不去了,李政手里有枪,如果他真的被影子控制,那我现在回新世纪乐园会非常危险。”

  影子非常的狡猾,他能控制李政,就也有可能控制其他的警察,甚至熟悉的看门大爷都可能成为他的帮凶。

  这是陈歌迄今为止遇到的最难缠的对手,从入局开始,他就再也不能相信身边的任何一个人了。

  想要一劳永逸解决影子,最好的方法就是主动出击,与其被他迷惑,不如杀进他老巢,将他的本体揪出来干掉。

  对付这种手段多,智商又高的敌人,陈歌已经总结出了一套完整的对抗体系。

  扬长避短,在保证自己存活的前提下,尽可能快的平推过去。

  任他手段再多,智力再高,不给他布局的时间,一切也是白搭。

  “影子现在不知藏在什么地方,他可能埋伏在新世纪乐园,也可能躲在范聪家门后,甚至有可能就在这辆车上,我必须要保持高度警戒才行,他露出真面目的那一刻,应该也就是他自认为能够百分百杀死我的时候。”

  陈歌对局势的判断十分准确,东郊是影子的地盘,荔湾镇更是影子经营了几年的老巢,他和影子之间本来就不是一场公平的对决。

  “车辆进站,请坐稳扶好!”

  等陈歌想清楚这些后,104路灵车已经开到了下一站。

  车门打开,暴雨被狂风吹入车内,车窗玻璃发出砰砰的声响,就像是随时会裂开一样。

  “爸爸,我害怕……”稚嫩的声音从车门外传来。

  “很快就到了,没事的,爸爸妈妈都会陪着你。”一个脸色苍白的中年人将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抱上了车,父子二人身后还跟着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

  这是一家三口,从大人到小孩脸色都白的吓人。

  “爸爸,我怕……”孩子抱着父亲的手臂就是不肯松开,但是那位中年人显然没有娇惯男孩的意思,一上车就将他放了下来。

  阴森压抑的公交车,坐着各种各样奇怪的乘客,小男孩无助的站在车内,两只手不知道该放在哪里,感觉就好像要哭出来了一样。

  “别怕,很快就到了。”男人似乎只会重复这一句,他按住了孩子脑袋,强迫小孩不要看其他乘客的脸。

  妻子跟在后面一句话也没有说,这怪异的三口之家就这样上了车,坐在公交车中间第四排。

  “带着孩子去荔湾镇?”陈歌盯着一家三口看了一会,在他印象中荔湾镇是很多孩子失踪的地方,影子为了帮助冥胎,也在不断的寻找孩子,这种情况下这一家人竟然会带着孩子去荔湾镇,太反常了。

  陈歌使用阴瞳,并没有在他们身上看出什么问题,这一家人三口除了脸色苍白一些外,跟活人无异。

  “车里的乘客越来越多了,影子也可能混入其中。”

  车内多了一个小孩子,一直以来的平静被打破。

  “爸爸,我们还是回家吧。”小男孩不断哀求,他声音里带着哭腔:“那边的叔叔在看我,他长得好吓人。”

  孩子伸手指着笑脸男,他父亲看到后赶紧抓住孩子的手,将他按在座位上:“不要乱用手指别人,很不礼貌。”

  “可他一直在看我。”男孩还想跟自己父亲说话,但是那个男人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孩子的胳膊已经被抓的有些变形。

  感觉到胳膊上传来的疼痛,男孩终于没忍住,豆大的眼泪滑落出来,情绪有些失控。

  “不要吵,再吵就把你送下车,我和你妈妈自己走。”父亲的威胁起了作用,男孩把眼泪憋了回去,十分委屈,坐在椅子边角。

  “这才对嘛,你是家里的男子汉,怎么能动不动就哭?”中年男人松开了手,小孩手臂上刚才被他抓过的地方留下几道指痕:“你不是一直吵着要去见姐姐吗?等到了地方,我们就能见到姐姐了。”

  “姐姐?真的吗?”男孩的眼睛明亮了起来,着孩子的眼睛很好看,像是一片明净的湖泊,里面沉落着天上的星星。

  “当然,我骗过你吗?”中年男人勉强挤出一个笑容,他揉了揉男孩的头发。

  “可是……”小男孩慢慢抬起了头,眼神是那样的单纯:“姐姐给我说她已经被妈妈杀死了,妈妈来的时候说姐姐失踪了,现在爸爸又带我去见姐姐,我都不知道该相信你们谁……”

  男孩话没说完就被生生打断,他父亲抓起他的头发,将他生生从座位上拔起。

  “疼!我不说了,我再也不说了!”

  “给我安静点!”中年男人抓着小孩的头发,将他重新按在座位上,脸色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

  童言无忌,所以有时候一个孩子会说出非常恐怖的话。

  坐在公交车末尾的医生和陈歌都听到了小孩说的那句话,不过两人谁都没有去深究。

  车内又安静了下来,只能听见孩子在低声啜泣。

  大雨依旧,104路公交车再次启动,此时他们距离荔湾镇已经很近了,只剩下三四站路。

  “应该不会再有其他乘客了吧?”陈歌站起身,他决定开始自己的计划了。

  按下复读机开关,陈歌走向公交车车头,在笑脸男和医生的注视下,将那双红色高跟鞋捡了起来。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