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26章 下一站,荔湾镇!

  “往我这走干什么?”陈歌有点看不懂对方的意图了:“他该不会是想要把全车的人都得罪一遍吧?一视同仁用在这灵车上可不太合适。”

  新乘客自然听不到陈歌的心里话,他鞋子落下的瞬间,车内会出现两个脚步声,一前一后,非常诡异。

  眼看着那人走到公交车末尾,陈歌也不淡定了,这个愣头青身上可是带着红色高跟鞋的诅咒。

  他往旁边挪了一下,这倒不是说他害怕了,他只是不想被牵连,白白浪费力气。

  陈歌挪动身体的动作被新乘客看在眼中,他目光扫视医生和陈歌,最后带着那病态到夸张的笑容停在陈歌身上。

  “你在害怕。”肯定的语气,冷漠的双眸,新乘客嘴角上扬,他就仿佛已经掌控了一切,这车内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住他。

  “是有点。”陈歌毫无节操承认了。

  “你越害怕,不好的事情就越会发生。”新乘客似乎终于选好了位置,他单手提着包裹和剪刀,腾出一只手抓向陈歌的背包和旅行袋。

  没有对陈歌下手,而是直奔背包而去,陈歌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人,他眉头微微一皱,猜测新乘客是不是看出来背包当中藏有鬼怪?

  大概只过了两秒钟,陈歌就打消了自己的疑虑。

  新乘客怪笑着去拿背包,他抓紧背包带子,往上提了一下,结果出乎车内所有人的预料,背包纹丝不动,这个看起来很凶残的新乘客竟然没办法单手提起陈歌的背包。

  “呵呵。”低声冷笑,新乘客又尝试了一次,他胳膊上肌肉绷紧,看起来是使用了全力,这才把陈歌的背包提起扔在了地上。

  “嘭!”

  袋子里的东西很沉,掉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里面装着什么?”新乘客下巴扬起,将剪刀尖锐的一段对准陈歌的眼睛。

  “我是游乐园里干道具的,袋子里是我平时工作需要用到的工具,都是些很常见的东西。”陈歌十分老实的举起手,他在命案现场看到警察的时候也会这样,防止引发不必要的冲突。

  熟练的动作,诚恳的语气,陈歌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了。

  陈歌的“懦弱”让新乘客很满意,他扫视了整辆车,就眼前这个年轻人看起来最好欺负。

  伸出舌尖,费力的舔了一下伤口,新乘客最终坐在了陈歌旁边。

  缓缓放下双手,陈歌扭头朝旁边看了一眼,听新乘客刚才的语气,他都以为对方要动手了,至少也会打开背包检查一下,谁知道那家伙是雷声大雨点小,连“台阶”都不给自己找了,直接坐下。

  “那个……请问你也要去荔湾镇吗?”陈歌觉得这位新乘客有点意思,一上车就开始挑衅,动作表情有些浮夸,就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是个变态杀人狂一样。

  “如果不是为了去荔湾镇,谁会在深夜乘坐这辆给死人准备的末班车?”新乘客近距离打量起陈歌,他感觉整辆公交车,也就陈歌看起来正常一点,像个好人。

  “给死人准备的末班车……”陈歌吸了口凉气,他就好像是在竭力掩饰心中的害怕,但还是不小心表露出了真实想法一样,那种情绪是从内而外表现出来的,面部表情没有大的改变,只是眼角轻颤,瞳孔剧烈的跳动了一下。

  新乘客对陈歌越来越满意了,他很喜欢那些比他“弱小”的人:“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陈歌,在一家游乐园里工作,你呢?”陈歌往旁边缩了缩身体,似乎是觉得这么问很容易触怒对方,他又赶紧补充了一句:“不想说也没关系,我就是随便问问。”

  “你可以叫我剪刀,我要去荔湾找一个人,一个死人。”

  陈歌根本没问后面的东西,新乘客却自己说了出来。

  “我也是去找人的,我一个朋友失踪了,他最后给我留下的信息就是这辆车。我最开始还不相信,直到后来亲眼看到这辆车出现,上车的时候我纠结了很久……”陈歌描述的十分详细,不过坐在前面的医生却听着有些耳熟,他发现陈歌好像只是把刚才高中生的故事改编了一下,然后放在了自己身上。

  “看来有类似经历的,不止我一个。”新乘客剪刀脸上病态的笑容慢慢收敛,他陷入沉思,在他无意识思考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恢复正常,这应该才是他平时生活当中的样子。

  “我们都差不多。”陈歌低头装作去系鞋带,手指悄悄蹭过新乘客挥舞剪刀时,不小心滴落在他鞋面上的鲜血。

  指尖揉搓,陈歌在鼻下闻了闻,他五感敏锐,远超常人,可就算这样也只能闻不到血腥味。

  “不是血液。”陈歌这下更肯定的,正常来说提着一大包“尸体”,除非用保鲜膜、活性炭等东西处理过,否则肯定会闻到异味的。

  “这个男人应该和医生一样,都是去荔湾镇寻找的‘寄托’的普通人。”

  陈歌能理解这位新乘客的异常举动,他知道灵车上很危险,也知道自己去的那个地方到处都是鬼怪和杀人狂,所以他这只羊披上了狼皮,想要混在其中。

  “羊羔再怎么伪装也只是羊。”陈歌看着男人白净的手,微微摇头,在心里嘀咕:“这么拿剪刀一旦发生冲突,很可能会伤到自己,激烈的打斗中根本没有机会去剪自己的敌人,还不如握紧剪刀中部靠后的位置,把剪刀当尖锥用更方便一些。”

  这个自称剪刀的家伙身上有太多破绽,普通人可能会被他恐怖的造型和病态的语气吓到,但陈歌完全不会,他自己就是开鬼屋,从专业的角度去看,剪刀身上有太多破绽了。

  剪刀威胁不大,陈歌又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乘客身上,马上就到荔湾镇了,他不能任由这些乘客乱来。

  还没想出什么计划,变故出现了,陈歌口袋里的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陈歌戴上耳机接听后,手机那边传来范大德的声音。

  “陈老板!我发现了一个问题!客厅门是开着的,刚才我出去看了一下,楼道里只有向上的鞋印,没有往下的鞋印,那个东西可能还在屋子里!我要不要赶紧离开这栋楼?”

  “只有向上的脚印?”

  “没错,总感觉今天有点不太一样,看什么都感觉怪怪的!陈老板,你现在到哪了?我真要崩溃了!”

  “你再坚持一段时间,我很快就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