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45章 狂奔

  小布邻居家的红衣远比陈歌想象中厉害,其实这也和他自己有关,经常和红衣以下的鬼怪打交道,他已经忘记了当初被红衣支配的恐怖了。

  那极致的红色代表着危险和不可招惹,在女鬼出现的瞬间,烙印在陈歌骨子里的求生欲就被激发了出来。

  杀人狂都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窜出去很远。

  “小布刚推开门的时候,应该只是一个普通的孩子,她是怎么在门后世界活下来的?”

  杀人狂、厉鬼、灰皮怪物,在这宛如人间噩梦一般小镇里,大人都没有生还的可能,一个小女孩竟然活了下来,这让陈歌感到不可思议。

  拖着碎颅锤,陈歌玩命狂奔,他不敢回头,只能听到身后不断传来咚咚的声音,还有宛如水流一般的声音。

  他知道,那个红衣厉鬼就在自己身后。

  几名乘客原本都站在小区中间,他们看着血雾弥漫的小镇,身体挤在一起,生怕眨眼的功夫,就被怪物拖进大雾当中。

  离开了陈歌后,他们仿佛失去了依靠,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跑啊!”小区家属院里传出陈歌的声音,几名乘客还是第一次听见陈歌声嘶力竭的叫喊,他们印象当中,那个男人不管遇到什么事情,都很淡定,似乎从来都不会感到害怕一样。

  事实证明,他们想错了,那个男人并不是不会害怕,只是还没有遇到真正恐怖的东西!

  几名乘客听见陈歌的声音后,慢悠悠的扭头朝陈歌所在的方向看去。

  左手提着旅行袋和背包,右手拖着一把狰狞“道具锤”,肩膀被一只炸毛的白猫紧紧抓着,陈歌面目表情几乎扭曲,甩开双腿,朝着他们狂奔:“往左边跑!去饭店!饭店啊!”

  几人一开始还不理解陈歌为何会如此失态,大概只过了零点几秒,他们的目光略过陈歌,看到了陈歌身后。

  个具无头女尸从漆黑的走廊中走出,她脖颈处散落出无数血丝,交织成一张红色的大网,而在大网的尽头是一颗恐怖邪恶的人头!

  “卧槽!”

  “你都招惹了些什么啊!”

  “跑啊!”

  红衣的气势远远超过普通鬼怪,几名乘客在看到女鬼的瞬间做出了和陈歌一样的反应,朝着远处狂奔。

  他们几乎不敢想自己被抓住后的画面,大脑里一片空白,只剩下一个声音跑!赶紧跑!

  女鬼速度要比游戏里快太多了,陈歌玩了命的狂奔,双方之间的距离仍旧在不断拉近。

  “幸好我让一个杀人狂进去试探了一下,如果我自己去看门,没有那几秒钟的缓冲时间,现在恐怕已经被拖进房间里了。”

  不惊扰张雅的情况下,陈歌这边也就许音能和无头女鬼纠缠一会。

  “等完成荔湾镇试炼任务,说什么也要帮许音找到自己的心!”

  全力狂奔,小布游戏里的场景再次出现。

  血雾弥漫的街道上,几人怪叫着朝街道尽头的某一个地方逃窜。

  “我不行了!跑不动了!”醉汉捂着心口:“感觉心脏要跳出来了!”

  “如果你停下脚步,等会那家伙会亲手把你的心挖出来!别停下!”陈歌大声叫喊。

  可能是他的鼓励起了作用,醉汉咬着牙埋头继续往前跑。

  “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让我们在小区门口等你了!你要是早说一句会有鬼怪出现,我们直接在饭店等你多好!”剪刀哇哇乱叫,再凶残的杀人狂在看到红衣厉鬼的时候也会被吓尿,更何况他一个冒牌货。

  对待剪刀,陈歌态度很好,他是准备把剪刀当做自己员工来培养的:“没事,问题不大!只要你跑得够快,厉鬼就不一定能追的上你!听我的!到了饭店就安全了!”

  在遭遇灵异事件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被困在空间狭窄的建筑当中,只要能跑的动,那就还有希望,这也是陈歌多次经历灵异事件后总结出的经验。

  已经被厉鬼追赶,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埋着头往前跑了。

  血雾笼罩,两边的建筑当中会传出奇怪的声音,半开的窗户里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往外面伸出什么东西。

  “往路中间走!不要靠近两边的建筑!”

  陈歌现在还记得小布游戏当中的场景,夜晚的荔湾镇危机四伏,那些隐藏在各个建筑当中的怪物和厉鬼都会借着黑暗的掩护,对路过的“羊羔”下手。

  “大部分建筑当中的怪物和厉鬼都不会离开自己的房间,但是红衣却不同。”陈歌微微扭头朝身后看了一眼,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招惹到对方了,那女鬼死追着他不放:“看来就算是在荔湾镇,红衣也绝对属于食物链顶层的存在,这可能就是门后世界的真实写照。”

  陈歌还是很够意思的,他独自断后,承担了最大的风险。

  沿着街道狂奔了几分钟,跑在最前面的医生和剪刀终于看到了陈歌说的饭店。

  这是一个集旅馆和饭店为一体的建筑,位于荔湾镇中心位置,看起来有些破旧,估计修建有十几年了。

  “就这!进去!往里面走!”陈歌和女鬼的距离已经很近了,最直接的表现就是,原本趴在他后背上的白猫,现在挂在了他胸口,爪子紧紧抓着陈歌,不断发出尖锐的叫声。

  跑在前面的乘客陆续进入饭店,陈歌终于松了口气,他对准房门,直接将碎颅锤甩了出去。

  减负之后,陈歌速度再次提升,险之又险的进入饭店里。

  “关门!”

  房门闭合,身后传来嘭一声巨响,几位乘客全部赶来帮忙,将桌椅堆放在门口。

  几分钟后,房门停止震动,只不过还有咚咚的声音,不断从门外传进来。

  “没事了,可以休息一会了。”陈歌捡起碎颅锤,装进背包,他又提起已经被吓虚脱的白猫,这猫就好像没有骨头一样,一整条瘫在袋子上。

  “大哥,你确定没事?外面那个女的可正拿头在撞门啊!”醉汉顺着门缝往外看:“她真的是拿着自己的头在撞门啊!”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