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47章 撕下伪装(4000)

  善良不是一味的忍让,也不是那种自欺欺人式的觉得做了好事就一定会有好报,真正的善良是有力量的,是一种由内而外贯彻一生的品德。

  陈歌是一个善良的人,只不过他善良的方式很特别。

  在场几人看到陈歌一本正经的样子,本来想说些什么,但是仔细回味陈歌的话以后都沉默了。

  这里是被血雾笼罩的荔湾镇,厉鬼横行,到处都是杀人狂,一不小心就可能会丢掉性命,在这种地方善良显得尤为可贵,但同时善良在这里也是最廉价的东西。

  “我听你的。”医生第一个改口,他看人很准,在他心里早已把陈歌当成自己逃脱唯一的希望了。

  “照你说的做吧。”剪刀也表示赞同,三名乘客里只有醉汉稍微有些不情愿。

  “少数服从多数,就这么决定了。”陈歌将四把钥匙分给四个人:“等会你们尽量别说话,一切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胖老板从后厨走出:“你们都选好房间了吗?在这登记一下,另外我还有几点注意事项要告诉你们。”

  胖老板从柜台下面取出一个泛黄的笔记本,上面落满了灰尘,似乎很久没有用过了。

  他将本子翻开,上面是一个个房间号,每个房间号下面都有一个人名,比较奇怪的是有些人名被红笔划掉,还有的用红笔圈起来,上面打了个叉。

  陈歌不知道这些符号有什么意思,他感觉所有被划掉的名字都代表了一条逝去的生命。

  “接下来我要说的话你们最好记在心里。”店老板双手举过头顶,做了个很奇怪的姿势:“大厅是吃饭的地方,开饭的时候我会亲自去每个房间叫你们,其余时间你们最好不要在外面乱跑。走廊拐角是住宿区,在一楼住满之前,二楼是不开放的,希望你们不要因为好奇跑到二楼去,如果出了事情,本店概不负责。”

  “二楼不能去?店不大,你这规矩倒不少。”剪刀砸了咂嘴,脸上狰狞的伤口轻轻抖动。

  胖老板似乎早已习惯了那些长相恐怖的变态和鬼怪,表情没有发生任何变化,耐心给剪刀解释:“我是为你们好,因为等夜深以后,我这店里还可能会有其他顾客,我不能保证那些人会不会对你们出手。”

  “有道理,我们会小心的。”陈歌是几名乘客里态度最好的,从他脸上完全看不出来一丝准备夺店的样子。

  “只要你们老老实实呆在自己房间里,就不会出事,另外我希望你们记住,等你们入住以后,不要给任何人开门,就算是最亲近的朋友也不行。”胖老板那双小眼睛被肥肉遮住,他表情出现细微变化:“我不是故意吓唬你们,有时候朋友不一定是朋友,也可能是其他东西。”

  陈歌并没有把胖老板说的话放在心上,对方很显然是在挑拨离间,将怀疑的种子种在几人心中。

  “好了,要交代的暂时就这么多,等会开饭我会去叫你们,现在你们先去看看房间吧,第一个晚上是免费居住的。”胖老板说完就又离开了,他步伐轻快,和肥胖的身体极不相符:“又增加了四个人,要多处理一些食物了。”

  陈歌盯着胖老板的后背,他不知道老板最后那句话的含义,是要为他们四个多准备一些食物?还是把他们四个当成了食物?

  “先去看房吧,放轻松,身体别那么僵硬。”陈歌率先进入走廊,用钥匙将配套的房间打开。

  建筑的内部布局和小布游戏里不太一样,要比游戏中大许多。

  “老人、高中生、女人、警察,不知道这几位乘客会不会出现。”游戏里警察是第一个被老板杀害的,如果游戏和现实对应,那老板手里应该会有一把警用配枪,这也是陈歌没有直接将老板锤翻的原因之一。

  “这里的房间要比我想象中干净的多。”医生拿着钥匙第一个进入屋内,翻看床铺地下面和衣柜。

  “你在找什么?”醉汉很是不解。

  “我看有没有血迹,或者尸体残肢一类的东西。”

  “别这样,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安全的地方,你说的我都不敢进去看了。”醉汉跟在医生后面:“要不今晚咱俩住一起吧。”

  醉汉是真的害怕,不止害怕别人,他连其他几位乘客都害怕,剪刀明显不是正常人,一举一动就差把杀人狂三个字写在脸上了,另一个拿着锤头的男人虽说看着人很不错,但是他说的话和做的事绝对不是正常人能干出来的,相比较来说,还是医生正常一些。

  看完自己的房间之后,陈歌就提着背包开始在其他房间门外徘徊。

  “老人住在一号房,能呼唤出红衣的牙齿在一号房抽屉里,饭店的备用钥匙也在这房间里。”玩小布游戏时,进入老人房间后会给出几个选项,让小布从几样东西里挑选一样带走,可游戏是游戏,现实是现实,陈歌准备将能用的道具全部塞进背包里,彻底掌控这饭店。

  “开在荔湾镇正中心,这栋建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玩小布游戏时,陈歌想的只是活下去,现在自己亲自过来,他肯定要将所有秘密全部挖掘出来。

  双眼眯起,陈歌将手中的钥匙插进锁孔,用力晃动起来。

  他的钥匙自然无法打开一号房的门,他这么做是想要引老人出来,然后展开下一步计划。

  整个的饭店里唯一让陈歌忌惮的就是冰箱里的红衣,而老人抽屉里的牙齿是唤醒红衣的关键道具,只有抢先弄到牙齿,他才会没有后顾之忧。

  晃了半天,一号房内也没有任何声音,这就像是一间空房子一样。

  “你在干什么呢?咱们住的房间在那边,这不都挂有门牌号吗?”醉汉跑过来好心提醒,陈歌淡淡一笑,将钥匙收回口袋,盯着一号房看了一会。

  他握紧背包里的锤柄,想了一下觉得还是不要冲动比较好,万一他破门而入后没有找到牙齿,老人已经将牙齿提前转移走,那局面可就失控了。

  “拖得越久就越麻烦,等店老板意识到我们几个人的危险性后,到时候再想下手就难了。”陈歌是一个非常果断的人,他在寻找机会,一旦饭店里的服务人员露出破绽,他会立刻行动起来。

  “哥,我们几个的危险性全在你一个人身上,拜托你稍微冷静一下啊!”醉汉知道自己说话陈歌是不会听的,他跑去找医生,想要让医生一起来劝劝陈歌。

  可就在他转身的时候,一号房的门打开了一条缝隙。

  “你们走错房间了。”屋子里传出一个老人的声音,陈歌瞳孔缩小,使用阴瞳朝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