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51章 清场(4000)

  同在荔湾镇,无头女鬼绝对知道饭店是暴食女鬼的地盘,但她应该没想到对方会在自己刚进入的时候,就直接从沉睡中苏醒过来。

  距离不太远的情况下,红衣只需要一秒钟,就能用数十种不同的方式杀死普通人,所以她才敢肆无忌惮的进入饭店。

  可能在她看来,等暴食女鬼苏醒,她早已杀完人退场,自己正面打不过暴食女鬼,但暴食女鬼想要在空旷的地方追上她也不容易。

  计划是完美的,只可惜她遇到了陈歌,在她把陈歌当做普通人的那一刻,她就已经输了。

  普通人在红衣眼中是可以提供怨念的食物,而普通红衣在陈歌眼里也只是可以增强员工能力的食物,众生平等,这就是陈歌眼中的公平。

  时间掐的刚刚好,无头女鬼被陈歌吸引,冲到了厨房和走廊连接的地方,暴食女鬼也在这个时候从厨房里出来。

  距离太近了,无头女鬼想要躲避已经没有机会,只能接下暴食女鬼的第一击,然后再想办法离开。

  暴食女鬼似乎看出了无头女鬼的想法,被仇恨和饥饿支配的庞大身躯如同巨象般向前碾压,血雾四散,整座建筑也仿佛在同一时间活了过来,密布的血管开始有规律的跳动,然后如同一条条锁链般从建筑内部脱离出来,重新关上了房饭店正门,封锁了无头女鬼的后路。

  眼中怨毒不加丝毫掩饰,无头女鬼断开的脖颈迸射出密密麻麻的血丝,她知道自己不占据优势,没有盲目去和暴食女鬼硬碰,而是集中力量,让血丝布满自己的身体。

  断掉的头颅重新缝合在了脖颈上,这应该是她临死前的模样,穿着一件睡裙,裙摆被鲜血染红。

  无数的血管朝她涌来,女鬼拼命躲闪,实在无法避开,就用血丝包裹住身体强行撞开那些血管。

  暴食女鬼本体没动,仅仅只是驱动那些粗大的血管就已经让无头女鬼很狼狈了。

  “实力相差有点大啊!”陈歌想看到的是那种势均力敌的局面,最好是两个红衣打完之后,全部重伤。可现在的情况是,暴食女鬼单方面的碾压,她完全可以慢慢磨死无头女鬼,无伤解决掉对方。

  小布游戏里,陈歌操控小布看到两个红衣打起来后,立刻操控小布离开了,后面发生了什么他并不知道。

  “我要不要出手帮助无头女鬼?”现在摆在陈歌面前有三个选项,第一是帮助无头女鬼制衡暴食女鬼,等把暴食女鬼重伤之后,再来对付无头女鬼,这么做变数太多,无头女鬼可能找到机会就直接离开,根本不和陈歌联手。

  第二个选择就是什么也不做,等暴食女鬼重伤无头女鬼后,再让张雅出来干掉暴食女鬼,这是最稳妥的计划,但关键在于张雅一点要出现的意思都没有,不管陈歌如何呼唤,对方都没有给他回应。

  第三个选择就是离开了,陈歌身上除去张雅之外,连一个完整的红衣都没有,普通红衣还能依靠群殴解决,遇到顶尖红衣只有逃的份。

  “时间太紧张了,如果再给我一个星期,等到许音能找到自己的心,白秋林彻底消化掉熊青的红衣之心,我就能坐拥两位红衣,可操作的余地也会大很多。”陈歌暗叹时间太紧张,事实上他已经把每天的所有时间都利用了起来,白天黑夜连轴转,换个人过来可能早就崩溃了。

  陈歌思考了一两分钟,饭店内局势已经发生大变,暴食女鬼庞大的身躯上裂开了一道道口子,里面隐约传出一个女人的声音。

  “饿……”

  这声音不知是从那一道口子里传出来的,最开始很微弱,但渐渐的,所有嘴巴都开始发出这个声音。

  无数嘴巴在同一个躯体上开合,那场景让人看了头皮发麻,无头女鬼也受到了影响,速度再次变快,她从一开始就不准备反抗,只想着能够逃离。

  “饿、饿、饿死我了!”

  暴食女鬼尖叫一声,躯体上的嘴巴向两边撕裂,无数血丝纠缠在一起,仿佛舌头一般从那一张张嘴里伸出。

  “这家伙好强。”陈歌拥有阴瞳,看的清清楚楚,暴食女鬼身上那些嘴巴存在细微不同,似乎属于不同的人:“难道她每吃一个‘食物’就会把‘食物’的嘴巴给保留下来?她身上那些嘴巴属于不同的人?”

  一条条血红色的舌头伸向无头女鬼,可供躲闪的空间越来越小,在被逼入大堂左侧之后,有一条舌头缠到了女鬼脚上。

  “不好!”陈歌站起身,两个红衣实力相差过大,战斗很可能会在某一瞬间结束,他必须要做出选择了:“帮助无头女鬼,她不一定领情,逃走的话,暴食女鬼吃掉无头女鬼实力可能会变得更强。”

  普通红衣吞食红衣之后会沉睡许久,但是陈歌觉得暴食女鬼可能会把这个时间缩减到最短,她一直在喊饿,这个怪物的身体就像一个填不满的黑洞,很有可能拥有远超其他红衣的消化能力。

  “暴食女鬼镇守饭店,饭店又是在荔湾镇中心,显然影子十分信任她,才会把如此重要的地方交给她。她吞食掉无头女鬼后肯定会变得更加恐怖,那对我后面和影子交手也很不利。”陈歌看的很远,没有局限于眼前:“如果张雅在就好了,根本不用那么麻烦。”

  陈歌回头看向自己的影子,他原本只是随便扫了一眼,结果很惊讶的发现自己影子正在用一种很慢的速度改变。

  “张雅一直躲在我的影子里,她在干什么?”

  没有更多的时间思考,大堂内传出无头女鬼的尖叫,陈歌扭头看去时,发现女鬼主动将自己被舌头缠住的左脚断开。

  离开躯体,那只脚化为血丝被舌头缠绕拖拽回暴食女鬼的身体当中。

  品尝到了鲜血,暴食女鬼变得更加疯狂了,全身兴奋的发抖,一张张嘴巴不断开合,更多的血色长舌伸向无头女鬼。

  被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