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一座恐怖屋|第668章 高医生!(4000)

  血液从窗框当中渗出,在手绘的风景画上流淌,非常显眼。

  “就算要面临死亡,我也不会剥夺你的自由,再说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影子,不也活的好好的吗?车到山前必有路,总会有解决办法的。”陈歌性格乐观,他虽然长相普通,但是身上却有种说不出来的感染力,总能带给人希望。

  小布依旧面无表情,墙壁上血液一遍遍书写着那句话,她似乎是想要陈歌考虑清楚。

  对于受过很多伤的人来说,他们宁愿承受身体上的痛苦,也不愿去轻易相信别人,因为他们心里清楚,那种付出了信任,然后发现一切只是谎言的感觉,要比刀割在身上疼的多。

  “咱们先不谈这个,你见过我父母,他们有没有跟你说过什么?比如他们准备去干什么?接下来会去哪些地方?”

  陈歌当初往里搭钱也要维持鬼屋,就是想要给自己留个念想,这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一件东西,他想要好好守护。

  寻找父母已经成了他的执念,所以现在一有线索,他就会紧紧抓着不放。

  小布似乎知道陈歌会问这些,窗框渗出更多的血迹,又有一行血字浮现出来他们没有告诉我接下来会去哪里,但是他们在谈话中提到了新海中心医院。

  “那所被诅咒的医院?黑色手机上新出现的两个四星任务之一?”

  陈歌靠在墙壁上,陷入沉思:“影子和冥胎有关,我父母失踪又和新海中心医院有关,这两个场景都是四星,但我暂时并不准备去碰它们。另外那个在西郊的四星任务通灵鬼校快到期限了,等离开荔湾镇后,首先要去完成它才行。”

  黑色手机里的试炼任务,每升一星,难度就会暴增数倍,陈歌其实自己心里也没底。

  “算了,不想那么多,先把眼前这关过了再说。”陈歌朝小布那边挪动了一下身体,他已经靠的很近了,小布并没有躲闪,或者不耐烦,这一幕看的范聪也捏了一把汗,毕竟那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红衣厉鬼。

  “我父母有没有给你说什么关于影子的事情?像他有什么弱点之类的?”陈歌还想要从小布身上获得更多有用的信息,可是小布的反应让他略有些失望。

  墙壁上的血迹融合变化,最后又开始重复一开始的那句话没有影子的人,活不长的。

  “这孩子应该知道些什么,但是她不愿意说。”陈歌站起身,听到他称呼小布为孩子,旁边的范聪又是一惊,但仔细想想这个红衣确实只是个孩子。

  “现在该怎么办?”

  陈歌扭头看向范聪,范聪满脸苦笑:“别问我,你刚才说的那句话,平时都是我对你说的。”

  游戏里的东西范聪都已经告诉了陈歌,现在还需要他来拿主意。

  “那些人形污渍是个大难题,相比较鬼怪,它们更像是被人故意提取出来的恶念,由纯粹的恶意组成,不保留一点人性。”

  这种东西没有任何吸收的价值,鬼怪触碰到自己也会被同化,所以陈歌才不愿意让自己的员工来冒险。

  “厉鬼可以容纳、消化它们,越是强大的厉鬼就能消化越多的诅咒,如果你是在担心这个,我可以为你们开路。”墙壁上的血迹组成了一行字,小布提出了一个解决的方法:“少量诅咒可以被压制,过量的诅咒才会被它们同化。”

  “你管它们叫诅咒?”陈歌没来由的想起了黑色手机里那个四星场景被诅咒的医院。

  “人死后会留下的念想,会变成几种不同的东西执念、诅咒、诡异等,那些污渍就是诅咒,一个个由厄运和恶意组成的诅咒。”

  “如果吸取诅咒过多,被同化后会发生什么?”陈歌询问道。

  “成为新的诅咒,越恐怖的厉鬼,形成的诅咒就会越无解。”墙壁上的血迹不断变化,小布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和陈歌沟通。

  “诅咒这东西可以控制吗?照你所说,这些诅咒会毁掉看到的所有东西,它们根本没有办法控制,那影子又是如何操控他们的呢?”

  “我不知道,可能影子有自己的方法,也可能影子本身就是一个诅咒。”墙壁上的血字再次带给陈歌惊讶。

  “影子本身有可能是一个诅咒?”陈歌想想也觉得有可能,自己的父母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把自己影子给弄丢,估计是小时候自己中了什么诅咒,然后父母将诅咒弄进了自己的影子当中。

  不过这些东西他没有说出来,只是自己心里明白就好。

  “如果影子本身是一个诅咒,那他挑选荔湾镇就很容易理解了,他想要利用这座小镇下面埋藏的深深的恶意和诅咒。”诅咒是影子的底牌,这是摆在陈歌面前的问题。

  “你也不用过于担心,就算是诅咒本身都无法控制自己,所以影子的操控更多只是一个开关,他没办法具体到去控制个体的行动。我刚才说过,诅咒满怀恶意,它们会攻击看到的所有东西,直到将他们全部变成诅咒为止,荔湾镇里有很多西稀奇古怪的东西,他们可以帮我们分担一部分压力,在他们全部成为诅咒之前,我们逃离出去就可以了。”

  陈歌看着墙壁上的血字,眼神竟然慢慢变得柔和了,小布能给自己说这么多,这说明自己和她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近了很多。

  “好的,我们先离开这里,去外面看看情况再做下一步决定。”

  屋子里,范聪望着陈歌和小布,身上的肥肉止不住的颤抖。

  他心里清楚陈歌是自己人,但就是控制不住的害怕,眼前这一幕实在是太过诡异。

  一个提着凶器的男人,身边站着一个没有四肢的红衣厉鬼,厉鬼在沉默,男人望着墙壁上不断出现的血字,一脸的温柔。

  “哎,好想回家……”

  在陈歌的带领下,几人走到电梯旁边:“地下房间这么多,你们有没有遗漏什么东西?”

  朝那些闭合的房间看了看,陈歌脸上带着笑容:“小布,你在这里呆了那么久,有没有邻居啊?我们可以带他们一起走。”

  
本章有错误,我要提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